专题摘要:一年半前,广州公布了城市治水的时间表和任务目标,更以一天一亿元重金投入,甚至有治不好让区长游河涌的说法。“6·30”大限过后,广州治涌的成绩单如何?岭南水乡的美景是否又能重现市民眼前?

广州治水 完工97.94%

“6·30”是广州全市治水工程的第一个时间节点,经过一年半的努力,广州治水究竟交出一份怎样的“成绩单”?昨日,广州召开新闻发布会,截至6月30日最新统计,全市污水治理和河涌综合整治项目581项,已完成569项,占97.94%。 [详细]

广州治水历史回顾

●1988年,制定《污水治理总体规划》,大规模建设污水处理设施。
●从2003年起,编制实施了河涌综合整治计划。
●2005年,基本实现目标任务,珠江水质初步好转。
●2006年起,连续三年组织市民横渡珠江。
●2007年,市委、市政府提出把污水治理和河涌综合整治作为“一号工程”。
●2009年,广州用一年半的时间投资486.15亿元,一揽子整治水环境。

视频新闻

不支持flash

调查

广州投486亿治臭涌,效果你满意吗?
满意,改变很大
还行,有所改变
不满意,没什么变化
不太清楚
你觉得广州治水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偷排严重,处罚力度不够
补水不足,一潭死水
管网建设不足,老化严重
淤泥难于清理,臭味难除

雨污合流 截污工程不到位
    广州市中心城区有65条河涌没有截污,水质基本为劣Ⅴ类水,水体发黑发臭,每天约有124万吨生活污水经上述65条河涌直排珠江。比如石井河流域就有内81个居住小区、44个城中村、268个村工贸发展区全部没有实现雨污分流,“黑龙”不可避免地进入了珠江。遇到雨水天气,雨污混杂,排水不畅,还易引发水浸街。 >>详细
    污水治理系统建设严重滞后
    目前,广州市中心城区实际污水处理能力只有159万吨/日,而全市的污水排水量至少有240万吨/日。中心城区污水处理设计处理能力还没有达到城市污水处理率85%的要求。而郊区的大部分中心镇还没有配套建成污水处理系统。 >>详细

拆迁征地 补水等“瓶颈”的制约
    在污水治理具体工程建设中还存在一些“瓶颈”问题,阻碍了整治进度,影响了整治效果,使一些河涌的黑臭问题仍未根本解决。其中,难度最大的问题是征地拆迁,使工程推进十分艰难。而多年的城市化建设,使得河涌补充水源减少,大部分河涌都变成了“死水”,河涌对污水的自我调节能力大幅下降,补水成为河涌整治的一大瓶颈。 >>详细
    河涌底泥处理困难
    广州河涌的底泥中含重金属等污染物,现在还没有很好的处理办法。“底泥往哪里摆呢?一方面我们不能够深度处理,另一方面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直接排海。”因此,这一大难题便决定了广州要根治水污染问题未来还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探索截污后的底泥清除方法。 >>详细

污水处理

黑河涌“洗白白”

  广州开发区永和水质净化厂是开发区、萝岗区政府,共同出资1.325亿元建设和运营的重点环保项目。其处理规模5.5万吨/天,占地22432平方米。永和水质净化厂排出的处理后的水无色无味,将瑶田河原本黑色的河涌水道冲出了一条清亮的支流,与原来的河涌水色形成鲜明对比。<详细>

“三涌补水”洗白白

备受关注的广州“三涌补水”工程日前已经低调试运行,珠江前航道水经东圃泵站抽调,补充到猎德涌、车陂涌、沙河涌三条流经广州市主城区的河涌里。昨日在猎德涌珠江新城段看到,猎德涌黑臭的问题有了较大改观。河水呈现出带黄的颜色,与枯水期珠江水的颜色近似。河涌已经不再露出河床淤泥,不过水位并不高。【详细

每日60万吨珠江水入沙河涌

“三涌补水”工程是改善猎德、车陂、沙河3条重要河涌水质的关键,在沙河涌进水口,从珠江航道抽取的江水形成10多米宽的瀑布倾泻而下,涌内水质清澈。市水投集团负责人介绍,将出水口设计为瀑布形式,可兼具补氧和景观效果,每天可以补水60万吨。“到明年6月30日,沙河涌一定行!”【详细

排污整治:

工地偷排污水最高罚3万元

  在中心城区推进全面截污的同时,市相关部门将对在建工地偷排乱排污水的违法行为展开清理整顿。从12月2日起,市水务局将对仍不达标、不整改的违法排水单位进行处罚,最高可处3万元罚款,并停止其排水行为。相关部门也将每月展开一次打击违法排水的专项执法行动。<详细>

洗衣机放阳台易污染环境

专家:建阳台污水收集系统

“摆放在阳台的洗衣机所产生的生活污水,已在不经意间成为城市河道、湖泊的重要污染源之一。”余安仁表示,现在大多数居民家庭有将洗衣机摆放在朝南阳台的习惯。而一般住宅都有两套下水系统,一个是污水管,另一个则是雨水管,厕所、厨房产生的污水由污水管道直接流入城市污水处理厂处理。经阳台雨水管道流出的污水,恰恰成了许多城市污水治理的“漏网之鱼”。这个疏漏的环节,使得洗衣机内的生活污水,由阳台连接的雨水管直接排放进城市河道或者湖泊,成为一个不小的污染源。

 余安仁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重视这一问题,制定相关的规定进行监管,如阳台污水收集系统的设置……<详细>

千年文溪东濠涌:广州“水城”活历史 更多>>

整治后:东濠涌蝶变惠及四邻
整治后:东濠涌蝶变惠及四邻

中午11时,市民麦章成推开卧室的窗,把枕头抱到窗沿上晒太阳。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里,他几乎没有这个举动,因为他家卧室的窗正对着东濠涌———一条闻名羊城的臭水沟。

整治前:东濠涌霉变
整治前:东濠涌霉变

“没下大雨,似乎每天都这样,好臭啊。”他对记者说,“虽然每天河涌放水都会把这些油污冲走,但一天下来这里又会变成这样。” 记者发现许多小饭店的污水直接排进东河涌。

杨箕涌:曾经水香入豆腐 臭涌何日复清波 更多>>

整治后:杨箕龙舟珠江会亲 热闹胜似过年
整治后:杨箕龙舟珠江会亲 热闹胜似过年

杨箕村在珠江上与来自兄弟村龙舟进行“会亲”,近至天河棠下、石牌,远至增城南安村,几十条船前赴后继划来,热闹场景胜似过年,吸引了珠江岸边千余名市民驻足观看。

整治前:杨箕涌成了一潭死水
整治前:杨箕涌成了一潭死水

这条500米长、25米宽的河涌被两面的居民楼紧紧包裹着:西面共和小区,东面杨箕村和一系列90年代开发的新型住宅楼盘,加上数万外来人口,这些居民生活污水一度直排杨箕涌。

猎德涌整治:14年摸索前行 更多>>

整治后:猎德之水清兮 端午濯龙舟
整治后:猎德之水清兮 端午濯龙舟

“水还是比以前好咗好多。”猎德村7条龙船的“掌门人”———58岁的李世樑说。他是土生土长的猎德村民,村第二片生产队的队长,村民都亲切地称他为樑叔。

整治前:河水污浊 河道干涸
整治前:河水污浊 河道干涸

就在十多年前,猎水河还是人们戏水解暑的好地方,在村民的记忆中,猎水河的水质就是从十多年前开始变差的,“从那时候开始,各种污水直接排放到猎水河中,河就自然变脏了。”

微观广州河涌整治

专题内搜索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