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林:人均GDP比国外低就该比人家少休假?

http://gd.news.sina.com.cn 2008年09月10日17:14 大洋网-信息时报

  休假本身就是一种创富,因为休假的价值积累到了人的身上,享受到较多休假福利的人们更健康、更有幸福感、更有创富活力,这种财富并不会直接体现在GDP中。

  这是假日制度改革后的第一个国庆黄金周,没了五一长假的公众似乎未能享受国庆长假的期待,而是陷入“国庆长假也可能取消”的焦虑之中——假日改革的倡导者、清华大学假日改革课题组负责人蔡继明教授近来又发出“若条件成熟可取消‘十一’长假”的声音。

  经过近一年的心理调适和实践尝试之后,公众已没有去年假日改革之初那种对“取消长假”强烈的抵触情绪。许多人之所以反感蔡继明的建议,主要不在于留恋长假,而在于其取消的理由。他说:节假日毕竟是奢侈品,多放一天假,少干一天活,创造的财富也会相应减少。西方国家法定假日不会多过我们10天,但我国人均GDP只相当于人家的1/20。法定假日总量和国民经济发展息息相关,不可能随意增加。

  这种把物化的财富置于人的生存福利之上的资本逻辑很让人反感。这种逻辑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其实不然,放假与创富不是一种互为消长的关系。首先,人不是机器。作为一种生命体,人的创富能力和工作效率都受到身体和精神的限制,体力需要恢复,精神需要放松,有了充分的休假才能保障更高效率地工作,也才能创造出更多的价值和财富。可见,休假不是对工作时间的挤占,而是一种必要的投入。

  从另一个角度看,即使“多放一天假”减少了创富,也不能成为减少假期的理由。也许从宏观上看“多放一天假”会减少GDP,会减少一个国家在某段时间内的创富总量,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从什么角度看待财富。如果从人的角度看待财富,把人的健康和幸福感当作最大的财富,那么休假本身就是一种创富,因为休假的价值积累到了人的身上,享受到较多休假福利的人们更健康、更有幸福感、更有创富活力,这种财富并不会直接体现在GDP中。GDP总量也许可以装点一个国家的总体性虚荣,可对一个具体的人来说,有多少直接意义呢?

  蔡教授说“西方国家法定假日不会多过我们10天,但我国人均GDP只相当于人家的1/20”。言下之意是:我们人均GDP比人家低那么多,还想跟人家休同样多的假吗?这种以GDP衡量休假的逻辑非常荒诞:人家发达国家GDP高是不休假、少休假的结果吗?我们即使半天假都不休,日夜兼程、废寝忘食,就能赶上人家的人均GDP吗?人均GDP高低是体制、发展和国情的综合结果,与休假没有必然联系。休假是一种现代文明和普世权利,低GDP与高GDP国家的国民,都应平等拥有。GDP比较低,并不意味着这个国家的公民就没有休假的道德资格。靠压缩公民休假时间创GDP,对现代国家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这是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在资本原始积累和工业化初期盛行的口号,是资本家对“时间政治”的掌控,强化着分秒必争的工作伦理。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和理念的进步,“时间就是金钱”已经日益显出其将人当作工具和机器的历史局限性。休假成为一种文明共识,休假已脱离创富,获得了独立的价值。在这种语境下重提“多放天假会减少财富”就显得相当落伍了。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图话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