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租公”的痛与变

http://gd.news.sina.com.cn 2009年03月26日08:08 南方日报

  

昔日熙熙攘攘的出租屋如今已难觅租客。这也让长期以此为生的“包租公”陷入困境。而一些“二手房东”则表示,现在的经营处在亏本阶段,已经难以维系。如何避免产业结构的调整“压垮”出租屋市场?如何把这些出租屋重新利用起来?这不但关系到“包租公”的生活,也关系到整个东莞的产业转型。苏仕日摄

  前天,东莞市长李毓全在一会议上不无忧心地透露:“目前,全市出租屋空置率达到40%。”

  出租屋被外界称为东莞人的“幸福之源”———有一栋自建的房屋,当一个不用为薪水而奔波的“包租公”。通过这一独特的“房东经济”,很多人搭上了东莞发展的快车发家致富。如今,随着这列快车突然微微减速,出租屋收入随之缩水,“幸福之源”开始干涸。

  “幸福的人总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我们找了几名“包租公”,听听他们具体并且实在的烦恼。同时,我们也采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看看他们有什么办法和建议。

  东莞出租屋市场的问题可谓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由于东莞农村宅基地分配方式存在多年,以地生财观念比较突出,拥有土地的本地农民,往往会在利益的驱使下盲目建设房屋,由于没有及时的政策引导,导致出租屋数量不断增加。而金融危机的到来,造成不少企业或停产或减员,一大批租户的离开,使得原有的供求关系不得不重新调整。而出租屋不具备很强的可调节性。于是,过去悠闲的“包租公”不得不面对严酷的现实。

  本地村民

  过去跑银行为存钱如今只为交水电费

  樟木头银洋工业二街的村民陈先生,7年前辞去企业司机职位,经营一间日常用品及公用电话小店,每月的收入是1500元。他更大部分的收入来自自家5层出租楼的租金,那是在他辞职之前就筹资30多万元盖起的,每月的租金超过5000元,因此陈先生的日子过得很是宽裕。

  但去年年底,陈先生的出租生意开始变得艰难,往年入住率达80%的16间房,只能租出一半,并且租金跟随整个行情下调三成以上,电话亭、商铺也几乎没有生意。“现在每个月收入只有2500元。”他告诉记者,如果生意再这样冷清下去,只有重操旧业,再去打工当司机。

  陈先生在原合俊玩具厂附近还有一间商铺出租,合俊厂的倒闭完全摧毁了商铺老板的生意。该商铺的老板从原来每天进账3000多元到后来只有区区100多元,实在是支持不下去了,今年干脆就提出解除租约。

  “金融危机太厉害了,感觉我的生活完全被改变了!”陈先生苦笑说:“以前有钱时花起来大手大脚,现在什么都不敢买。以前经常往银行跑,去存钱,如今去银行就是为了交水电费。今年看看情况再不好的话,我只能做回老本行。”

  “二手房东”

  投资出租屋被“深套”只盼能尽快转手

  甲有一栋私宅,因为不愿自己打理,于是把房屋整体包租给乙,乙再将房屋分租给多个人,乙就成了俗称的“二手房东”,如果乙再把部分房屋分包给其他人分租,下面就继续产生“三手房东”乃至“四手房东”。据有关部门介绍,东莞30万栋(套)出租屋中有2/3都是由“二手房东”(包括“三手”、“四手”房东)管理。他们往往与本地房东签了几年合同,每月按合同定期向本地房东交纳租金,如今生意惨淡,一些“二手房东”已经无法支撑,他们受到的冲击往往比本地房东更大。

  来自湖南衡阳的陈先生就是“二手房东”中的一员,他在厚街三屯转租了两栋出租屋。收入原本足够一家四口开支,也能够供应一对儿女读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可如今,因为附近接连倒了三家小鞋厂,人流量比以前少了,生意也没以前那么好做了。昔日的“香饽饽”现在却成了“烫手山芋”。“以往能租满的出租楼,现在每月有10多间空置着;价格也跳水了,以前可以租到250—280元的房子,现在130元还不一定能找到租客。”陈先生说,“赚不到什么钱,只想快点出手,再不转出去,以后就供不起孩子们读书了。”

  甚至有一些“二手房东”的生意出现了“入不敷出”的情况,撇下押金“走佬”。厚街镇赤岭工业区的南先生有几个老乡原来都是“二手房东”,今年好几个人丢下押金跑了,其中他侄子107间房只有40多个房客,严重亏损,只好丢下4万元押金和监控设备、睡床等设施投入,返乡另谋出路。

  “一间房赚几十元差价,本来生意好的时候赚的是挺多,现在虽然大房东给我的租金也降了,可是租客砍价更厉害,一开口就是五六十元地往下砍,往年租200多元的房子现在100多元租,每个月还是要亏损两三万元,就像投资股票一样被‘深套’了。”他无奈地说:“如果到下个月生意还不见好转,只有‘斩仓’不做了,10万元押金也不要了,不然时间越长亏损租金反而超过押金。”

  市新莞人服务管理局副局长王国雄告诉记者,其实在正常年份,东莞的整个租凭市场就已经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早在2003年至2005年东莞一些镇的出租屋空置率就高达五成,到了2007年空置率达到了顶峰,“很多刚建好的出租屋只能养老鼠”。

  由于去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同时东莞本身的产业结构和人口结构调整也在深化,如何避免这些因素成为“压死”出租屋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呢?

  政府引导规范出租屋

  “出租屋是市场行为,我们政府能做的是想办法引导出租屋的规范建设和管理。”王国雄表示,东莞市今年将对全市的出租屋进行检查,对不符合居住条件,消防和建筑安全不符合出租条件的出租屋进行清理。另外还将整合资源,把环境、治安这些都搞好再租给新莞人住。

  “重点是对占市场比例达2/3的经营性出租屋的管理,一些‘二手房东’不配合政府工作,我们对他们的管理又无法可依。如果今年东莞能争取到较大市立法权,就可以制定相关的条例,像深圳对‘二手房东’管理比较到位,就是因为他们拥有立法权,有专门的出租房管理条例。”王国雄认为:“如果把这些方面都做好以后,租金会往上升,空置率也会下降。”

  改变传统租赁模式

  有关人士认为,改变传统的、单一的租赁经济形式,才能适合东莞房屋租赁市场发展需要。

  副市长江凌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正在考虑调整市、镇、村三级之间的分配比例,逐步减轻村一级公共支出的负担,提高对村一级的公共开支,包括一些村民的基本的保障资助水平,使得村民对产业结构调整的承受能力得到提升。有关人士分析,这也是对出租屋空置率高所带来的经济损失的一种弥补。

  同时,东莞的各个镇也在探讨,对一些具有增资扩产能力的企业,如原有的企业由于土地的限制,不可能获得新的土地来增资扩产,政府引导工厂把原来的宿舍改建成厂房,然后再把村民的一些出租屋统筹起来,改造后再出租给工厂。

  本报记者郭文君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图话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