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博士寻母16年未果 悬赏百万征集线索(图)

http://gd.news.sina.com.cn 2009年04月21日11:05 大洋网-广州日报

留美博士寻母16年未果悬赏百万征集线索(图)


  章方良母亲资料:

  尧菊梅,现年70岁,湖北省崇阳县人,身高1.55米,圆脸,脸上有少量白麻斑,右眼靠近眼角处有块结疤痕印,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1993年在广州火车站走失。

  联系人:章小姐

  手机:15927322561

  16年前,母亲在广州火车站失踪。

  16年里,5次从美国到广州寻母。

  每次梦见母亲,醒后都泪流满面。母亲失踪16年,生死未卜,不找到母亲,永远无法消除我心中的伤痛!

  ——章方良

  本报讯(记者海国摄影报道) 16年前,章方良的母亲到广州探亲,不幸在广州火车站走失。16年中,章方良先后五次专程从美国赶到广州寻母。如今,章方良在美国已有自己的公司,家境殷实。昨日,他找到本报记者,想通过本报读者查找母亲的音讯,如能提供可靠消息,他愿意支付一百万元的酬金。

  “1993年5月,是母亲第一次出远门,从湖北来到广州,去看望在广州打工的最小的弟弟后,和一位老乡结伴到广州火车站买返程票。当时站外人流涌动,老乡告诉她站在原地别动,等自己进售票厅买票后再到这里来找她,不料,当老乡买完票从站内出来时,母亲已不见踪影。失踪时,母亲身上只有300元现金。”章方良说。

  “母亲当年55岁,身体健康。不识字,只会讲我们当地的方言。”在章方良的钱夹里,一直放着母亲失踪前照的登记照。

  今年45岁的章方良,出生在湖北省崇阳县农村,1989年到美国杜克大学读博士。母亲失踪时,他正在写博士论文。寻母未果后,他含泪在博士论文扉页上写道:“本文献给我的母亲——她生活在社会最底层,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却倾其所有,把我培养成了博士。”

  “母亲失踪后,家里人在广州找了多日都没找到,才打电话给我。当时我心急如焚,立刻跟学校请假,第二天就赶回广州,”章方良说,“当时的广州火车站广场前主要有两条大马路,一条是向东往黄埔方向,一条是向西往佛山方向。根据判断:母亲如果是自己走失,有可能是沿着站前两条大马路向东或西走,也有可能是失踪在广州城区。”

  章方良到了广州后,和哥哥一起住在火车站附近一个简陋的小旅馆里,租了两辆自行车,每天分头在广州大街小巷寻人。沿路看见捡垃圾或乞讨的人,都要去打听,遇到涵洞、天桥下等流浪人员住的地方,也会去看看。此外,四处张贴寻人启事,找各地收容所、派出所,想尽了一切方法,却没有一丝音讯。兄弟俩骑着自行车在广州找了一个半月,几乎寻遍了广州每条街道,最远还到了佛山、黄埔,却都毫无结果。

  此后的16年里,章方良发动了一切能发动的关系找母亲。身边的亲戚、朋友、学生、热心网友都帮忙寻找过。虽然也有人打电话来说找到其母亲,可当家人从千里之外赶到当地去辨认后,都失望而归。只要听到可能找到其母亲的消息,章方良就从美国赶回广州。然而,每次收获的都是失望。

  今年4月19日,章方良第5次专程来到广州寻母。如今在美国从商的他,在国内已有自己的分公司。“现在我每年差不多有一半时间待在国内,更方便寻母,我会一直寻找下去,不管母亲是生还是死。若有人找到,愿拿100万元来酬谢。”他说。

  妈妈 您在哪里?

  谈起母亲,章方良眼含热泪。“母亲虽然不识字,但她教我勤劳、善良,让我一生受益无穷。”章方良提到,上世纪60年代买布要布票,他们家有六个兄弟姐妹,为了让孩子们在冬天能穿上保暖的棉裤,母亲每年把布票都用在孩子身上,而她自己在冬天里从来就没穿过棉裤。

  “妈妈,您在哪里?16年了,我无时无刻不在牵挂您,寻找您的音讯。”章方良说,“每次梦见母亲,醒后都泪流满面。母亲失踪16年,生死未卜,作为儿子,我愧对先辈,作为父亲,我无法向子女交代,不找到母亲,永远无法消除我心中的伤痛!”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图话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