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主要水源地均面临严峻污染(图)

http://gd.news.sina.com.cn 2009年05月22日14:27 金羊网-羊城晚报

数据加载中……

  

北滘工业园的排污渠,有一部分是直接通到污水处理厂

  

附近有大型的制衣织染厂,小溪汇入永汉河的水变得有黑有黄

  文/本报记者 杨桂荣

  图/本报记者 林桂炎

  实 习 生 聂一方

  “如果说龙门的污染企业是扣在广州东部人们头顶上一个脏盆子的话,那么顺德西海这里的情况就像是有一条污水管直接排放到广州人的嘴边!”

  资深专业人士报料:广州当前各大主要水源地均面临严峻污染威胁!

  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增江河上游清澈难再,沿河水厂净水成本逐年递增;顺德西海南洲水厂取水口不明污染物时有出现,2008年曾经有三个月该厂原水突然从二类水源降至四类水源,水厂不得不紧急增投大量活性碳!

  从家门口的流溪河,到27公里外的北江顺德水道,再到70公里外的西江引水,水资源专家认为,如果我们不采取更进一步的积极环保措施,广州的下一个取水口可能将延伸到珠三角区域之外———也就是说,珠三角自身范围内届时将无水可取!广州人“守着珠江没水喝”将不再是危言耸听。

  东部水源调查:

  上游污染企业大发展

  下游水厂叫苦直摇头

  在河流下游被“赶尽杀绝”的重污染行业,居然在河流的上游“咸鱼翻生”,这是记者在对广州东部水源地进行调查时发现的一个令人震惊的怪象———

  在增江上游龙门县的龙华镇,某某大型水泥厂门外面,来自各地的大型水泥运输车排成了长龙。龙门县统计局的公开报告则直接表明:龙门县积极实施“工业富县”的战略方针,充分利用现有的资源优势,大力发展水泥业。2008年水泥产量再次刷新历史纪录,突破600万吨,达到638万吨,比上年增加89万吨,增长16.2%。……2009年,龙门县将必须继续紧紧围绕 “打造粤东最大的水泥生产基地”的目标…… 对于上游水泥厂行业的高速发展,广州东部某区的负责人感到啼笑皆非,“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让区内全部的水泥厂关门大吉,却没想到它们反而骑到我们头上去了。”

  然后让人震惊的还不仅仅是水泥行业。就连纺织印染企业,也像幽灵一样出现在增江上游流域。在离增城最近的龙门县永汉镇附近的永汉河(增江上游支流)边上,一家占地数千平方米的制衣织染企业堂而皇之就在马路边开门作业,附近的一条水利灌溉渠河水浑浊泛着恶臭,在流经官田排涝站进入永汉河时,黑黑的渠水与暴雨后黄黄的河水看起来泾渭分明。

  河流上游有污染,沿河水厂最为敏感。在增城正果镇水厂,这是增江流域进入广州区域后的第一家水厂,一位制水工人告诉记者,“源水中的杂质越来越多,2006年以来净水成本越来越高,2000年前我们每吨水的成本是0.15元/吨,如今至少已涨到了0.25元/吨!”而在该水厂的取水点正果大桥附近的泵房里,在这里值班近20年工人老李一谈到水质就不断摇头,“以前站在正果大桥上,可以看到桥下两米多深的桥底,如今,就是站在桥底下的取水口附近,连1米深的水也看不透。”

  南部水源调查:

  污水直排广州人嘴边

  南洲水厂治污压力大

  “如果说龙门的污染企业是扣在广州东部人们头顶上一个脏盆子的话,那么顺德西海这里的情况就像是有一条污水管直接排放到广州人的嘴边!” 南洲取水口的困境是明显的因跨地区取水而导致的相关行政监控不能及时到位的表现。

  在相关知情人士的指引下,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顺德西海南洲水厂取水口上游,一条长达6米多宽的通过林广水闸来调控的污臭河涌,居然直接排入顺德水道,离南洲水厂的取水口只有大约不到一公里!再稍稍远一点,就是整个顺德北滘镇的污水处理厂,该厂处理后的废水排放口离南洲水厂的取水口也不过两公里多———在涨潮的时候,这些废水完全可以上溯到南洲取水口。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在整个顺德北滘工业园,当全镇几乎全部污水都已通过截污管道进入污水处理厂时,西海南洲取水点附近几平方公里的地方,却没有实现截污,而这里周边却恰恰厂房林立废水横流。为什么唯独这一片区至今仍未实现截污?知情人士透露,广州每年为南洲水厂取水向佛山方面支付的水资源费有将近千万元之巨,从2005年到如今,至少总费用已达到4000万元,光是用这个费用完全可以解决西海取水点附近的截污问题。

  由于以上种种原因,广州最好水源地的南洲取水口其源水水质开始变得不太稳定并且时时面临新的污染威胁。据知情人士透露,“去年年中,进厂源水突然出现异味,南洲水厂不得不应急投加了260多吨活性炭!”而随着源水中越来越多的杂质与藻类在近27公里长的源水管道中附着并繁殖,原水管道的运营成本与维护成本也在急剧攀升———而南洲取水点周边地区究竟何时能够得到彻底改善,至今仍无明确答复。

  把脉西江引水:

  取水点优越利于监管

  上游产业发展存隐忧

  按照广州市委市政府的安排,目前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的西江引水工程将在明年十月前完工,届时广州老城西部的数百万人口将喝上优质的西江水。

  根据业内人士分析,伸出长达70公里的源水管道到佛山三水下陈村的西江口取水,西江引水工程在一定程度上吸取了南洲取水的跨地区取水监管不力的教训。据介绍,西江引水的取水口正好与佛山第二水厂的取水口相邻,双方地盘甚至相互交织在一起,这就确保西江引水的取水口至少可以得到与佛水第二水厂的取水口的同样的保护优待,这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跨区域取水在行政监管方面存在的先天性缺陷。

  但西江引水同样不无隐忧。有资深水资源专家担心:东部水源地的污染企业居然转移到流域上游的怪像会不会在这里重演?肇庆作为广东“双转移”政策一个最重要的承接基地,能否为下游的兄弟城市把好这个关守住这道槛?从这一角度来看,2005年12月广东北江镉污染事故绝对不是一场虚惊,而是一记值得回味的警钟。

  资深专家提醒:

  产业转移防放虎归山

  城际合作重环保优先

  在记者近日的采访中,面对日益严重的水资源危机,多位资深专家献计献策。

  “广州自身首先要吸取教训,注意环境保护特别是水资源环境保护。”有业内专家透露,今年2-3月期间,广州花都的巴江河因为污染严重,上下游均完全无法取水,一度导致数十万人饮水困难。而当前的广州北部还要防止这样一种现象:几乎北部所有的中小型水库均已成为各大房地产发展商的私家观景湖区了,如何保证这些大小水库的水质的安全,政府部门要早做考虑。

  有专家特别提醒,当前广东双转移正开展得风生水起,有关执行部门要谨记双转移的前提是升级换代。如是没有技术上的突出升级,那些污染严重的企业一旦转移出去,也可能起到放虎归山的作用。“大多数污染严重的企业原来都设在河流的下游,大家相对经济发达承受能力较强,监控污水排放也有一套较成熟的手段和经验。如果我们现在只顾着去捅‘马蜂窝’,结果可能会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马蜂会跑得到处都是,特别是跑到河涌的上游去,这样就会出现全流域被污染的危险。”

  更有资深人士从珠三角一体化的角度提出建议:珠三角城市一体化应该率先从水资源保护方面展开深度合作。广佛肇尤其要从这个方面达成高度共识,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更为积极的应对措施,广州的取水口最终将不得不延伸到整个珠三角之外!———也就是说,珠三角自身范围内届时将无水可取!广州人“守着珠江没水喝”将不再是危言耸听。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