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醉酒撒泼大闹警队连伤15人(图)

http://gd.news.sina.com.cn 2009年08月24日10:53 深圳晚报

数据加载中……

  

三女醉酒撒泼大闹警队连伤15人
黑衣女子“以一当十”暴力袭警。

  本报记者 邵东升/图 田语壮/文

  手袋,水壶,拳头,指甲,甚至牙齿,样样是“武器”,见人就打,见镜头就砸。

  被打伤、抓伤的交警、派出所民警和辅助警力多达15人,砸坏执法摄像机1部。

  她们不是“烈女”,而是3名在酒精和毒品催动下难以自持的“豪放女”。

  被她们搅闹的,不是歌舞升平的娱乐场所,而是严肃的执法机关。

  8月21日上午,罗湖交警大队民警在处置一起醉酒驾车、路面殴斗事件时,遭遇3名女性暴力袭击,并殃及随后出警的东门派出所民警等十余人。

  最终,两女因涉嫌妨害公务罪被刑事拘留,一女取保候审。

  1、路面上,三女子大打出手

  “有3个女人正在深南路上撒酒疯!”8月21日上午8时前后,本报记者接获读者报料称,在深南东路人民桥附近有3个女人将车停在路中间,下车互相撕扯殴打,民警正在处理。

  记者赶到现场时,3名女子已被民警带回罗湖交警大队,停在路中间的轿车也被拖离路面。

  追到罗湖交警大队,刚好遇到民警带3名醉酒女子经过大院。只见一白衣女子连哭带嚎,后面的黑衣女子见人就打,走在最后的绿衣女子则喜怒无常。3人身上的酒气随风飘散。见记者手中拿着照相机,黑衣女子突然抬脚踢来,脚还没落地,手中的皮手袋就抡起来砸向记者。

  据介绍,当日早7时30分前后,罗湖交警大队指挥中心接到路面民警报来信息,称在深南东路东行人民桥至人民南路口路段第一车道停着一辆白色新款丰田小轿车,车上人员正在路上扭打。由于这段路人车分离设施齐备,经过该路段的汽车车速普遍较高,逗留路面本就十分危险,况且还有打斗行为,更增加了出现交通意外的风险。为防止事故发生,同时移开违停车辆迎接早高峰的到来,该大队立即派出一辆警车进行现场处置。

  民警驾车抵达距人民桥铁路桥以东约100米处,看见迎面路面第一车道停着一辆丰田卡罗拉小轿车,车门敞开,旁边还有一名身着绿色上衣的女子正对着民警大喊大叫。警车到前面路口调头返回时,在铁路桥的桥墩旁发现警情中所说的另两名女子。两女子浑身酒气,穿白衣的女子正骑坐在黑衣女子的身上,两人撕扯着头发相互殴打。白衣女子脸上、口中都是血,衣服上也滚得到处是灰土,黑衣女子的左眼眶到上眼睑有一道明显的血痕。民警立即上前拉开两人,准备将她们带回警队问话。但白衣女子根本不听,自顾走到丰田轿车前,跨上车,坐在驾驶位上准备开车。民警制止了她的酒后驾驶行为,却无法将其带回队里,只好通过对讲机寻求增援。

  2、警队内,水壶与拳头齐飞

  数分钟后,两车增援民警到场,才将行为异常的3名女子带回交警大队。依照有关法律规定,民警对涉嫌醉酒驾驶的白衣女子进行酒精检测,并对酒后失控继续闹事的黑衣、绿衣女子进行约束,强制醒酒。仅呼吸检测,白衣女子的血液酒精浓度就高达324毫克/百毫升,数小时后再抽血检测,其血液酒精浓度仍高达275.5毫克/百毫升,是法定醉酒临界值80毫克/百毫升的数倍。

  被带进办公室,还没等坐下,黑衣女子突然抄起办公桌上的不锈钢水壶砸向民警。鉴于黑衣女子暴力倾向严重,民警不得不再次用约束绳将其控制起来。手被绑起来,她的脚还不断乱踢,并且两次挣脱绑缚,起身袭击民警和巡防员。每当警务人员试图再次对黑衣女子进行控制,原本相互打得头破血流的白衣女子就会搂住她,抬起脚对民警、巡防员进行威胁。而旁边装作老实巴交的绿衣女子则边哭边跪下求情。巡防员不忍看她下跪,用双手扶着她的左臂让她起身,她突然放出右手勾拳直奔巡防员裆部,将巡防员打得连连后退,直不起腰来。而她却还继续跪在地上装可怜:“求求你们啦,放过她吧!”

  在场民警称,民警、巡防员之所以无法迅速强行控制3名闹事者,一是女警少,且体能明显比不了3名醉酒女子;另一方面,黑衣女子不断声称自己怀孕两三个月,在没有掌握确切情况下,民警为保证其安全不得不一再退让。

  趁黑衣女子相对平静时,老民警上前劝她:“既然怀孕,还喝这么多干啥?要为孩子着想啊!”

  “我生孩子关你什么事?我生怪胎我愿意!”对方的顶撞把民警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白衣女子称要小便,一名女警和一名男性执法记录员跟随其到厕所门口。执法记录员守在门外,女警则随女子进入厕所防其自残。按要求,隔间不能关门上锁,嫌疑人上厕所须由警务人员监督。白衣女子进入隔间,突然对女警提出:“我不要你看着,我要门外那个靓仔来。”弄得民警哭笑不得。

  两个多小时里,3女子以各种理由无理取闹,打伤在场民警、协管员、巡防员10余人,砸坏执法摄像机1部。不得已,罗湖交警大队向属地派出所报案。

  市公安局交警局督察支队民警接报赶到现场,查看执法摄像资料,见证3名女子在交警队的搅闹,认定民警在执法过程中没有不当之处。

  3、瞄准巡防员裆部

  一口咬去

  上午10时前后,罗湖公安分局东门派出所民警带着两名巡防员赶到交警大队,处置这起妨害公务案,没想到他们也成了暴力袭击的受害者。

  派出所民警向交警队了解基本情况后,来到黑衣女子身边,向其表明身份,准备带她回派出所。黑衣女子突然起身,对着民警腹部就是一脚,将民警踹得退后两步。在被戴上手铐后,她还俯身蹿出来,瞄准前方巡防员的裆部一口咬去。幸好巡防员反应快,撤了半步,即便如此,巡防员大腿内侧还是被咬得紫黑一片。

  由于受害人涉及派出所民警,罗湖公安分局治安科民警到场接手处置该案。

  被带回派出所后,3名醉酒女子均拒绝提供真实身份,其中绿衣女子躁动不安,不时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两小时后,3人在不同的羁押区域分别戴着手铐进入昏睡状态。

  下午3时,记者再次随民警进入派出所候问室,被关在里间的白衣女子听到响动醒了过来,再也没有上午的跋扈,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敲击着玻璃窗,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外面的人。

  4、15位执法人员

  先后受伤

  据警方不完全统计,执法中被三人伤害的仅21日当天去法医鉴定中心验伤的交警队和派出所两方执法人员就多达15人。警方调查掌握,三名女子分别来自西安、上海和哈尔滨,相互为朋友关系,由于酒精和毒品作用发生相互撕扯打斗,以至于后来发生暴力袭警事件。经检测证实,绿衣女子曾在事发前吸毒和饮酒,其他两人也曾酗酒。

  由于3人涉嫌妨害公务犯罪,其中白衣女子和绿衣女子被警方刑事拘留,黑衣女子因确实有孕在身,被警方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

  话外音

  她“挟持”了

  自己的孩子

  我很幸运没挨打,却被现场的火爆“雷”倒了。之所以被“雷”倒,是因为眼见一个准妈妈以腹中胎儿为“人质”要挟警察,以达到对抗法律、逃脱罪责的目的。

  一个怀有身孕的女子纵情声色场所喝个烂醉,这对还未出世的孩子来说本就出格,却还对着一再忍让的民警拳脚相加,更让人难以想象。对于记者来说,当事人脏话连篇、咒骂不断的情况并不稀奇,拳脚翻飞的场面也不稀罕,但一个孕妇如此放肆、暴力,让以文字为职业的记者无以形容。

  施暴者,本是个可以用“标致”来形容的女子,但在酒精作用下变成了悍妇,连警察都无法阻止其狂野。两名帮凶外表本也不似蛮人,但对警察出起手来稳、准、狠,目标基本是裆部。

  3女伤15名执法人员,平均下来1人伤5人。是警察不堪一击吗?不是!民警是怕伤到还未出世的孩子。而这,成了三女的“武器”——每当警察准备对其约束,三人便抱作一团,仰仗中间有人怀孕,警察不好出手。警察一停手,她们便出手袭击,拳脚、提包、水壶飞舞,警察、巡防员连连受伤。

  还有一个受害者,就是作为“人质”的胎儿。

  胎儿在母体内,理应享受到人世间最大的安全、最多的舒适、最温暖的爱。然而,当宿醉冲淡了呵护新生命的责任,当“怀孕”成为对抗执法的挡箭牌,她,还配做母亲吗?

  (愚桩)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