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傻”劲撑起京九第一镇

http://gd.news.sina.com.cn 2009年10月30日04:38 南方都市报

  摘要:不久的将来,地处常平的东莞火车站,又要恢复原来的名字“常平火车站”。当年提议并一手促成第一次改名的陈润松有些无奈地说,历史就是如此,反反复复。但不能改变的是,常平的不平常就是从铁路、从两个火车站的兴建开始的。

  

1997年12月18日,位于常平的东莞铁路货运口岸正式开通。 市志办供图

  

1994年10月28日,常平铁路客运口岸开通。

  

1997年4月1日,常平东站开出首趟始发列车。

  

2001年,新落成的东莞东站投入使用。

  

图说60年1972年的可园风光。 何裕 供图

  

上世纪70年代末,东莞乡村篮球赛。

  

上世纪70-80年代的东莞人民游泳场。

  

  不久的将来,地处常平的东莞火车站,又要恢复原来的名字“常平火车站”。当年提议并一手促成第一次改名的陈润松有些无奈地说,历史就是如此,反反复复。但不能改变的是,常平的不平常就是从铁路、从两个火车站的兴建开始的。

  火车站的建设并非一帆风顺。当时有人说时任常平镇委书记陈润松太傻。别人用每亩6万元的高价卖地建厂房,他却用每亩2万的低价换来冷冰冰的铁轨。但陈润松顶着“傻子”的帽子不到一年,常平就有60多个楼盘开盘,10多家星级酒店开张“满天星”成了常平的代名词。

  1997年,同京九沿线54个县(市)相比,常平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均收入、人均储蓄余额、人均财政收入均列首位“京九第一镇”的美誉从此唱响全国。

  四级小站迎来机会

  常平建火车站有先天的优势。

  在清朝末年就有铁路从常平经过。1907年(清光绪33年),满清政府筹建从广州到九龙的铁路,途中就设有石龙、横沥、常平以及樟木头等几个火车站。常平最老的火车站就设在如今的常盛货场。1911年广九铁路建成通车。

  常平站长期为四级小站,受樟木头站管辖。这样的局面直到广梅汕铁路的筹建才得到改变。

  上世纪80年代,广东省先后两次向国家计委提报了广梅汕铁路项目建议书,1989年9月国家计委报请国务院审查同意后于1989年10月批复同意立项建设。

  广梅汕铁路是广州至漳州铁路的组成部分,也是外地进入广东的第二条南北通道(北京-九江-赣州-广州、九龙)的经由地段。与京广(北京至广州)、广深(广州至深圳)、广茂(广州至茂名)三条铁路相连,北可与内地各省铁路干线相通,南可直达黄埔、湛江、汕头三个港口和深圳、九龙口岸。

  争取广梅汕铁路经过常平并设置火车站,提上了陈润松的工作日程。

  凑巧的是,广梅汕筹建办公室的主任是陈润松的老朋友。他向陈润松透露,广梅汕铁路筹建办公室设置了四个与广深线接轨的方案,到时会从四个地点中挑选最佳者,并在接轨点附近设置一个火车站。

  朋友归朋友,这名主任并没有将具体的四个地点告诉陈润松。陈润松担心四个方案中没有常平的份,他为此挂心好久。

  最后得知四个方案分别是增城仙村站、常平站、土塘站以及樟木头站时,陈润松久悬的心总算落了下来,“其他地方只有2 5 %的成功率,而常平的成功率有50%.”

  学石家庄说服干群

  常平,面积108平方公里,常住人口5万。1978年常平的人均年收入127元,在全东莞县倒数第三。即便到了改革开放时期,因为交通不发达,到常平来投资的外资企业也相对较少。而隔壁邻居樟木头镇,因四通八达的道路,招来了世界各地的客商。这让常平人羡慕不已。

  那时全国都在学习高埗“要致富先修路”,这条经验后来渐渐演变成“大路大发、小路小发、无路不发”。铁路是交通大动脉,常平选择了铁路,渴求大发。

  当陈润松在全镇干部会议上提出要力争广梅汕铁路落点常平时,干部中首先掀起轩然大波,他们不理解为何不好好建厂房招商引资,却去建吃力不讨好的火车站,有的干部甚至当场反对。

  此时石家庄成了陈润松的好教材。石家庄从原先的村庄发展到省会大城市,关键就是通了铁路,建了火车站。陈润松四处托人在图书馆、档案馆找寻石家庄的资料。陈润松说,只可惜当时没有实地考察,要不他就带着全镇干部直接去石家庄了,这会比找来的枯燥资料有趣得多。

  每次开会前,陈润松都会向干部们宣传石家庄经验。不到半个月,修建火车站在干部中形成了共识。干部好做工作,但更让陈润松头疼的是还没有洗脚上田的农民。

  广梅汕铁路经过常平十多个村,几乎每个村都反对。在当地人眼里,修铁路会破坏村子的风水。常平霞坑村村民反应最强烈,广梅汕铁路几乎横穿整个霞坑村,将村子一分为二,铁轨甚至铺到了村内祠堂大门前。

  陈润松采取一对一的方式,将所有的镇、村干部派到村民家里,点对点地劝说。“大家都知道建火车站对常平有利。”陈润松最终啃下了这块“骨头”。

  没有了后顾之忧,陈润松全力争取接轨点选在常平。

  地价优惠打动专家

  广梅汕铁路为地方集资,不是国家投资。投资方当时从银行贷款80多个亿。为节省开支,投资方向四个地方的政府询问征地价格有无优惠。给出答复的只有常平镇政府。

  常平镇政府给出的优惠价是每亩2万元,在当时,招外资建工厂的征地价格是每亩五六万元。当常平提出优惠征地价后,外界包括竞争对手都说“常平太傻,陈润松太傻”。顶着“傻子”的帽子,陈润松毅然前行。

  为了吸引接轨点设在常平,陈润松还主动提出为将来的火车站修建临时的停靠点以及铁路员工的宿舍大楼。常平政府无私的支援建设,让筹建方倍感温馨。

  作出最后决策还要靠一帮人。广梅汕铁路筹建办公室向增城、常平和樟木头各派了一组现场勘察的技术专家。“无论怎么说,最后的决策肯定还是要听技术专家的”,陈润松说,谁能打动专家,谁就能获胜。

  在专家组到常平之前,陈润松就召开会议指派专人负责接待工作。“我那时要求接待人员必须在生活上做好服务工作,让专家在常平感受到不一样。”

  无论是用餐,还是带路勘察,常平为专家们提供了细致的服务。在专家驻扎常平的半年间,陈润松自己带着专家实地考察常平和土塘村,不下十次。

  相较增城仙村和樟木头,常平面积比较大,地势开阔,地形也不复杂,经济发展潜力巨大,专家组对常平作出极高的评价。尽管如此,陈润松依旧放心不下。他就偷偷地带着在常平勘察的专家组去到增城和樟木头。

  增城河流太多了,接轨点设在这,要建大桥,成本猛涨,而樟木头山太多了,接轨点要落地,就要挖山洞,成本也会飙升。

  正是因为前往常平勘察的专家组带回了多方的地形条件比较,广梅汕铁路筹建办公室最终将广梅汕铁路与广深铁路的接轨点定在常平的土塘。但这又意味着要将整个土塘村拆掉,出于经济的考虑,最终接轨点设在常平。

  铺设完广梅汕铁轨后,筹建方在常平火车站东约两公里处兴建了一个火车站,名曰常平东火车站。1991年广梅汕铁路建成通车。随后一年,常平东火车站落成使用。

  至此,常平有了两个火车站,成为全国唯一设有两个大型客运站的镇。

  三线交会终成大器

  常平并不满足于广梅汕铁路的开通。毕竟广梅汕铁路并不是直通外省。常平向往连通外省铁路的心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更加强烈了。

  广梅汕铁路开通之后,1992年,国家开始兴建大京九铁路。水到渠成般,大京九铁路在龙川至常平段与广梅汕铁路共线,这也就意味着常平是大京九、广梅汕以及广深线三线的交会处。

  为配合大京九铁路的开通,1993年广州铁路集团公司决定在常平汽车站对面兴建新常平火车站并升格为二级站,建大型货运场,常平的南方铁路枢纽地位确立。

  此时已有上百万的外商聚集在东莞投资,没有进出口岸,外商们感觉异常不便。那时外商们都需要在深圳转车才能外出香港。

  得知国家准备开通北京、上海到香港的直通车后,常平觉得时机成熟了,镇里找到当时主管铁路口岸的副省长,让他出面协调在常平设立个客运口岸。

  经过多番努力,1994年10月28日,常平铁路客运口岸正式开通,每日由广州至九龙的火车预留2号车厢供常平停靠站出入境旅客乘坐,东莞老百姓第一次在家门口坐上火车去香港。这也使得常平成为国家唯一设有国家一类铁路口岸的镇。

  1996年大京九铁路开通。“大京九”随即在常平遍地开花。大京九人才市场、大京九批发市场、京九饭店、京九学校等等,走在常平的街头,随处可见“京九”的字样。铁路已经渗透进了这个小镇的血脉当中。

  真正让常平声名鹊起的是1997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编纂的《中国京九发展年鉴》。书中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记载常平作为一个镇级行政单位,同京九沿线54个县(市)相比,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均收入、人均储蓄余额、人均财政收入均列首位,因此被誉为“京九第一镇”。

  12年过去了,常平靠着稳扎稳打的经济,至今仍紧紧地拽着“京九第一镇”的名号。

  谋求改名扩大影响

  1994年,陈润松调任东莞市财委副主任,第二年调任东莞粮食局局长。他依旧关心常平的发展,尤其是铁路发展。

  陈润松说,常平的两个火车站没有始发车,即便是过年前后,火车站的人也不是太多。铁道部有人告诉陈润松,以东莞数百万的外来工规模,按道理早就该设始发车了。但铁道部没有安排,就因为常平太小了,在全国地图上都比较难找。

  此后,陈润松一直在思考该如何提高常平两个火车站的知名度。“我想东莞的知名度肯定比常平大,恰好东莞还没有以城市命名的火车站”。陈润松在1997年的市政协会议上,提交了为常平两个火车站改名的提案。

  在火车站旁开了十年快餐店的陈根芽说,1997年他乘火车在常平下车时,误以为常平就是市区,于是在火车站旁安了家。后来才知道东莞市区还在几十公里外。“那时火车站旁只有我们这排小店,进站队伍就排在店门口,一天光方便面就可以卖到1万块。”

  在提案中,陈润松举了江西井冈山和四川乐山的例子。这两个城市与东莞相似,火车站都建在离市区几十公里的地方。为了提高火车站的知名度,它们火车站的名字都选择了城市的名字。

  提案上交后,陈润松一直没有得到回音。其实,东莞市的领导看到这份提案后,已经悄悄地通过各种渠道联系了铁道部。

  让陈润松感到意外的是,在随后的两会上,他的有关常平两个火车站改名的提案获评优秀提案。这时,陈润松知道火车站的名字肯定改成了。

  1997年的最后一天,常平火车站改成东莞火车站,常平东火车站改成东莞东火车站。

  事后陈润松才得知,与改名的工作同时进行的还有,东莞市政府联系到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请总理为新取名的火车站题词。1998年1月20日,李鹏总理的题名“东莞站”送达常平。第二天,题名就挂上火车站的大楼。

  陈润松说,李鹏任职期间多次来东莞考察,对东莞印象不错。一个城市两个火车站的题名出自总理之手,这在全国都绝无仅有。

  改名之后,继先前已经开通的首发至安徽阜阳的列车外,东莞东火车站又相继增开了前往成都、合肥、郑州的始发列车。目前除了这四趟始发列车外,每天还有四五十趟列车途经东莞东火车站,仅是东莞东火车站一年的运力就超千万人次。

  在不声不响中,东莞东火车站从原先没有始发列车的火车站,悄然进入了全国为数不多的大站行列。

  常平铁路大事记

  1911年,广九铁路通车,第一条铁路途经常平。

  1989年10月,广梅汕铁路建设工程立项,第二条铁路通过常平。

  1994年10月28日,常平铁路客运口岸开通,老百姓第一次在家门口坐火车去香港。

  1996年,大京九铁路开通,这是第三条路过常平的铁路。

  1997年4月1日,常平东火车站至江西九江直快列车开行,这是常平东站首趟始发车。

  1997年5月19日、20日,首趟北京至九龙、上海至九龙列车抵达常平火车站。

  1997年12月31日,常平火车站、常平东火车站改名为东莞火车站、东莞东火车站。

  口述60年

  讲述者:陈润松,1984年至1994年任常平镇镇委书记

  我不是傻子,我是敢于负责

  当修建广梅汕铁路时,对于2万元/亩的征地价格有很多反对声音,很多人说我是傻子。但我的心态是敢于负责,为地方人民造福不冒风险是做不成大事的。刘少奇曾经说过“吃小亏占大便宜”。不吃点亏的话钓不上大鱼。

  如果常平没有铁路,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好的发展。1982年我做常平人民公社干部时,财政年收入只有13万多,还不够公社干部发工资。但去年常平的经济收入达到8个亿,绝对不可能出现发不出工资的情况了。

  铁路给常平带来的经济效益之一就是带动了常平物流业的发展。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外来人口多,东莞每年要从湖南、湖北、安徽等地把粮食运过来。粮库就建在东莞东火车站货运场。后来又建了一个粮食批发市场,提供交易平台,这样大京九沿线的农副产品很顺利地来到东莞,诞生了每年在常平举行的大京九农交会,如今农交会已成了全国性的盛会。

  ■有奖征集

  回眸60年,迈步从头越。您的一张照片、一次变迁、一个故事或将感动莞邑。

  本报现向全社会征集:60年来,东莞人衣食住行、城乡建设、历史变迁、民俗风情、不同时期精神风貌、社会生活等方面的老照片或旧物品。

  您还可以向本报提供文字故事或者有精彩故事的人物线索。一经采用,本报将付予稿酬。您提供的老照片和资料将复制一份送往市档案馆,永久保存。

  征集热线:22883366

  电子邮箱:41416063@ qq.com

  ■下篇预告

  1988年,广东最大的彩色显像管厂在东莞电子工业加工开发区篁村周溪村兴建。从此,“福地彩管”声名远扬。那个时代的江湖,是“福地彩管”的江湖,其地位扶摇直上,升级为全国8大彩管生产企业之一。

  在上世纪80年代末突然出现“福地彩管”背后藏有什么秘密使命?它是如何成为明星企业,而后又因何逐渐衰退?

  “莞忆六十年”由本报与市档案局及市志办联合推出。感谢东莞市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图书馆的大力支持。

  统筹:本报记者 李卫国 薛冰妮 采写:本报记者 何永华 实习生 陈晶 摄影及翻拍:本报记者 陈奕启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