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官方称药价高在流通环节医院背了黑锅

http://news.gd.sina.com.cn 2010年01月18日04:52 南方网

  

市二医院主楼旁边的新特药房。 深城记者高贵彬 摄

  深圳的三年医改实施方案本报上周连续报道后,有市民反馈,认为医改也有无能为力的区域,看病贵主要是药价贵,可是现在的药进医院就很贵了,光取消医院的药品15%加价,根本没用,他的观点也得到了深圳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江捍平的认可,江捍平表示,医院在药品流通领域国家只允许加价15%,现在比出厂价翻了10倍的药实际上出现在流通环节,市民埋怨高药价,其实医院背了黑锅,他呼吁,药品生产企业可以公布药品出厂价,让百姓消费得明明白白。

  出厂价5元 零售价23元

  医药代表揭秘药价上涨链条,称医生不收回扣很难

  一件出厂价只需几元钱的药品,经过多次转手到了病人手里却要数十元乃至上百元,大幅推高药价的中间链条是如何形成的?阳光采购、医疗改革能否根治药价虚高?日前广东某大型药厂的医药代表向本报讲述了药价的“增长”过程和他对深圳医改方案的看法。

  中间流通链条推高药价

  这名不愿具名的医药代表介绍,其药厂生产的药物,由销售人员到全国各地开拓市场,他们一般跟当地的医药代表接触。这些医药代表往往挂靠在医药公司之下,负责将产品打入医院,中间还有商业公司负责配送、开发票等。

  他以出厂价5元的一种药为例,“为了让这只药中标,医药代表要先给医院、科室一些好处。药品中标后,还要给医生回扣,让他们多开这种药。”据其介绍,医生的回扣大约要5块钱。这样价格已经翻了一番。

  另外,药品还要由商业公司负责配送,在配送的过程中还要填补差价,“比如这只药在医院的中标价达到20元,而我们的出厂价只要5元,商业公司要高开发票,并收取一定的税点。”商业公司收取的配送费和“税点”,大约要5元。剩下的5元由医药代表获得。而中标价20元的药品,医院还要加成15%,最终到销售者手里就要23元。

  有些媒体曝光的药品流程更为复杂,药品从药厂卖给全国代理商,全国代理商又转卖给二级代理商,二级代理商又卖给医药公司,医药公司卖给医院,医院加成后再卖给消费者。经过这一系列的“折腾”,药价很容易就涨数倍乃至十多倍。有媒体曝光某些药的出厂价3 .8元,医院里卖98元。也有医药代表指出,药价在50元以上的新药最赚钱。而这些所谓的“新药”,也有很多是普通药加上“合资”、“专利”等名号后身价百倍。

  对于这些说法,上述医药代表说,其产品在北方一些比较偏远的省份,反而可以卖到更高的价格,“比较好的可以做到5倍(中标价是出厂价的5倍)。也有7倍乃至10倍的,那主要是一些专利产品。”

  改变“以药养医”是根本

  该医药代表说,现在广东推行药品的阳光采购,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在外省卖20块钱的药,在广东能买15块钱就很不错了。他还强调,抬高药价的“罪魁祸首”是中间环节,药厂是无辜的。他说其所在的药厂去年销售额五六亿元,净利润才3000万左右。

  他还提到医药界一个奇怪的“贵药驱逐便宜药”的现象。“比如青霉素,那是又好又便宜的药,但就是价格太低,利润空间小,医药代表都不愿意做,医生也不愿意开,最终导致好药卖不出去。”

  该医药代表说,一般要有三倍(中标价和出厂价之比)以上空间的药,医药代表才愿意做。比如以前青霉素价格曾低至几毛钱,卖不出去,现在慢慢涨到了两块多钱才好一点。

  同样的道理,针对国家制定的“基本药物目录”,药厂的反应也不同。有些厂家忙不迭地活动将自己的产品争取进去,因为他们产品定位在低端市场,看中的是社康、基层医院等强制性的使用,量大,薄利多销。但有些药厂主攻大医院等高端市场,就去游说着不让其产品进入目录,因为他们不重数量,而重价格。

  对于深圳市提出的医改方案,他评价道,要杜绝药价虚高的问题,最根本的办法还是改变医院“以药养医”的体制。他说,现在医院靠药价加成和医药代表的进贡来取得经费,医生靠开药拿回扣赚外快已经非常普遍,“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取消了药价加成,但要求医生不收回扣,就像要求官员不要贪污一样,很难。”

  医生处方指定新特药房

  自称直属于市二医院的新特药房,药品价格高于其他药店

  医改的另一个无能为力体现在医生处方上,市民孙先生说:“国家是规定了常见病使用基本药物,但是医生有多种理由建议你买好点的药,病人敢不买吗?”任女士则向本报反映,市第二人民医院除了医院内药房外,还存在一个新特药房,药房的药价高于市场其他药店,去该药店买药的病人基本都是医生处方“驱使”去的。

  银华大厦坐落在市二医院主楼的东侧,与主楼相隔咫尺。而新特药房便设置在银华大厦的一楼。昨日上午,市二医院主楼的药房内人潮涌动,新特药房也没闲着,不少患者从医院的主楼跑出前往新特药房买药,然后再回家或再次返回医院看病。

  医生给病人指定药房

  上午11时20分许,一名男子匆匆走入新特药房,几分钟后便用塑料袋包裹一种名为“刘医生”的药走出。据这名男子反映,此药是医生以开处方的形式前往买的,至于医院内部是否有这种药不是很清楚,“反正是医生让来这里买的,一百多元。”男子随即开车离去。

  11时35分,一对夫妻带着孩子提着一大袋药从新特药房走出,“好几百块钱,上次也是在这里买的。”据女子称,这种孩子补钙的药也是医生告知前往购买的,医生说新特药房是医院的指定药房。女子称银华大厦内也有儿科的门诊,医生嘱咐在此买药他们并不感到奇怪。到11时50分,再次有2名女子从新特药房买出大把钙片,据介绍,医生开的处方单子上直接注明去“新特药房”取药。

  11时45分,从新特药房走出三口之家,男子拿出市二医院医生开的处方单,单上注明药物为泰利比妥(氧氟沙星滴眼液)等药物,医生特意在药物名称下划了波浪线,但整个处方单上没有医生的签名。据介绍,孩子要做手术,医生嘱咐先用这些药,但这种药在哪里都能买到,医生没有说在医院内卖,而是嘱咐就在新特药房买,虽然新特药房可能贵一些,但这里就近比较方便。

  药价偏高于医院和他店

  记者粗略统计,前往新特药房买药的患者90%是医院的医生通过开处方的方式或医生不开单直接指定患者前往的。

  不少前往该药房买药的人士均认为药价要比医院内部或外面的其他药店药价要高,但患者基本上图着就近买药的方便,且遵从医生的吩咐就顺便买了药。

  以新特药房的泰利比妥(氧氟沙星滴眼液)为例,该药比较普遍,新特药房售价31.5元,而福田福虹路上的永安堂大药房售价为26.5元,足足贵了5元,据了解,该药在市二医院主楼内药房的价格介于两者之间。

  以专治湿疹和神经性皮炎的糠酸莫米松乳膏(艾洛松)(5克)为例,新特药房的售价为17.5元,而永安堂大药房只售13元,价格相差也保持在5元左右。

  在新特药房内,即使是一个普通的医用口罩也卖到1元钱,有患者听到价格后调头而走。

  药房称是直属市二医院

  在新特药房的宣传板内写着:处方药、非处方药、化学药品、抗生素、中成药品、保健补品、医疗器械、糖尿病食品,各种医用品,可谓种类繁多。

  关于该药房与医院的关系,新特药房的售药员表示,新特药房直属医院管辖。医院的主楼内部也有药房,为什么医生偏偏要指定在新特药房买药,该人士表示,有时候医生开的药在医院主楼内的药房不一定有,而作为医生在不确定医院内药房是否有患者需要的药物的情况下,便指定在新特药房买药。

  记者在现场看到,新特药房与水果鲜花店并排,二者的总标牌写明是商场。

  药品中间链条个案

  5元(出厂价)+5元(商业公司)+5元(医药代表)+5元(医生回扣)+3元 (医院加成)=23元(零售价)

  统筹:深城记者刘勇

  采写:深城记者 庄树雄 肖友若 刘勇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