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酒店遇“特殊事件” 女大学生实习期离奇坠亡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02月07日09:44 南方都市报

数据加载中……
 张建辉/漫画
张建辉/漫画

  一个花季女大学生,离实习期还有最后不到一个月,却莫名其妙出现精神异常,去年6月的一天深夜,她全身赤裸跳下宿舍楼。

  当警方鉴定女大学生为自杀之后,女大学生所在学校与实习酒店为其家属提供了人道补偿,而女大学生则在尸检后被火化。但是,当家属拿到女大学生的遗物时,愕然发现她在出事前的日记中,有一篇题为《特殊事件》,隐晦地记载了自己在“特殊房”的经历,而这篇日记的内容发生日期就在事发前一周,也就是从那时起,女大学生的精神才开始出现异常。

  看到日记的父母开始怀疑自己的女儿的死与酒店的“特殊房”有直接关系,甚至猜测女儿是被迷奸,失去了处女之身,才会接受不了导致精神崩溃……

  经过近半年的四处上访,以及给各方面领导写请求信,女大学生的父母终于在最近向法院递交了诉状,起诉女儿所在学校与实习酒店,索赔62万余元。

  [第一回]

  五星级酒店实习,女大学生精神突异常

  女大学生姓欧阳,小名佩佩,外貌称不上多么美貌,却也清秀文静,在父母和同学眼里,她是个漂亮、懂事、稳重的女孩。

  这样一个小家碧玉样的女孩,年仅22岁,已是北华大学旅游管理专业大三的学生,根据学校的惯例,他们将在大三这一年实习一个学期,因此,在学校的安排下,2009年1月,佩佩与其他11名同学一起,来到深圳罗湖区一家五星级酒店实习。

  从1月到5月,佩佩一直在酒店的中餐部实习,做的是最普通的服务员工作,与正式的工作人员一样,每天上班下班,但每月得到的报酬却只有四五百元。

  5月下旬,根据轮流体验的原则,佩佩被安排到客房部做服务员,十多天后,同事和同学们发现,一向沉稳的佩佩不知为何情绪变得很容易失控,从偶尔的反常,逐渐演变成经常莫名其妙哭闹起来,身边人的劝解,也不起作用。

  6月初,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的酒店负责人感觉,这个女实习生的状况已经有点严重,便不再让她上班,同时也通知了学校老师,请老师前往处理。6月7日,老师到达酒店。11日,佩佩的父亲欧阳兆星也到达。

  学校、酒店及家长三方带着佩佩到康宁医院精神康复中心诊治,医生建议,最好能住院观察,但是,因为学校与酒店都不愿垫付住院费,最终大家还是带着佩佩回了酒店。

  6月12日,又有3名老师抵达酒店。当晚,4名老师和佩佩的父亲一同陪她聊天到13日晨1时多,但是谁也无法从她嘴里得知,她情绪起伏的原因究竟为何,晨3时,欧阳兆星被人从梦中叫醒:女儿出事了。

  [第二回]

  受同事跳楼刺激,同地点离奇裸死?

  当时,大家的第一反应是:佩佩是被3天前跳楼身亡的女同事勾了去。因为就在6月10日晚上10点左右,这家酒店的另外一名女员工阿丽一路哭喊着“活着真累”,一边冲上8楼宿舍楼顶,跳楼而死。当时佩佩趁着混乱偷偷溜出房间,远远望了一下阿丽的尸体。返回宿舍后,佩佩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默默流泪,还自言自语“她解脱了!”

  住在同一栋宿舍的实习生们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既好奇又害怕,同时也感到深深的悲伤,当时,佩佩的父亲和老师都已经赶到,陪在身边。而酒店一边处理阿丽的后事,还一边关注的佩佩的动静,生怕她也出事。

  但最终,佩佩还是出事了。6月11日,欧阳兆星到达酒店后得知,佩佩前几天根本没有合过眼,精神很恍惚,但他觉得,女儿的状况比描述中要好,他被安排与女儿住在同一宿舍,晚上冲完凉后,佩佩还要帮爸爸洗衣服。后来听女儿同学描述,为了考验佩佩精神是否迷糊,同学问佩佩认不认得他们,佩佩没回答,而酒店一位经理问同样的话时,佩佩则骂道:“怎么不认识你,你是一个王八蛋、大混蛋!”

  而父亲想与女儿深入谈谈,也不敢直接问她为什么精神有问题,只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女儿: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不顺心的?但佩佩的回答却是:没什么事。面对“那你最近精神怎么不好”之类的问题,她则否认说:哪个讲的,我没有什么问题!

  欧阳兆星看问不出什么,便与老师一起和酒店协商,看能否送院治疗,但最终不欢而散。当时已经是13日1时40分,佩佩的3位同学对佩佩的父亲说:叔叔你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觉了,你先睡觉吧,我们三个看着就好了。实在熬不住的欧阳兆星很快在佩佩身边睡着了。

  大约早晨3时30分,在隔壁房休息的3名同学发现佩佩不见了,他们没有叫醒欧阳兆星,赶紧跑下一楼找人,发现没人又跑到顶楼去找,还未到达顶楼,已经听到一声闷响,等他们看到佩佩时,她已经躺在宿舍的楼下,全身赤裸。

  让人感觉诡异的是,佩佩坠楼的位置,也是阿丽当初跳楼的地方。

  [第三回]

  一本日记再掀波澜,“特殊事件”引人猜想

  事件发生后,警方也对现场进行了勘验,同时对佩佩进行了尸检。但是,欧阳兆星未能看到尸检报告,只拿到一纸死亡证明书,上书死亡原因为:自杀身亡。

  沉浸在丧女悲痛的欧阳兆星精神几近崩溃,随后赶到的佩佩母亲唐陆梅也是整日以泪洗面,甚至无法说出完整的语句。由于事出离奇,且发生在五星级酒店,佩佩死亡事件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对事件进行了连续报道,不少媒体都将落脚点放在女大学生“实习综合症”上。

  经过协商,学校与酒店向佩佩的父母支付了一共11万元的“人道主义补偿金”,算是对他们的安慰,对欧阳一家来说,这11万元算是买断了女儿一条命,从此不可再提旧事。

  虽然女儿死得不明不白,但欧阳家还是同意火化了尸体。而佩佩的奶奶则因为碍于民俗,不让儿子带着孙女的骨灰回家埋葬,最后,佩佩终于还是留在了她又爱又恨的深圳,骨灰飘进了夏天翻滚的大海。

  女儿火化后,欧阳兆星夫妇拿到女儿的遗物,他们在其中找到一本日记,这本日记让夫妇俩大呼后悔不该同意火化。日记中有一篇题为《特殊事件》的文章,里面的字字句句都让人浮想联翩:

  在客房部来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独立面对特殊房,今天却在没有一点心理防备的情况下,把特殊的情况领略了一遍。

  肉体上累一点,倒没什么,最致命的是冷不防给你心灵上的震撼。说实话,心里在做的过程中是有怨气的,感觉被任意摆布,一个人在演舞台剧,但理性又压制了这股怨气……

  为什么要掉眼泪。感觉被欺骗了;眼见的物体的确让人难以忍受,在此之前,是没有亲眼见过这些现实中丑陋的东西的,想想心里都后怕;在最脆弱的时候,还有外在的激将,于是就在那一刻闸门被冲开了。

  发泄之后,又会审视自己,是否太过矫情,你现在经历的,别人都经历过,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第四回]

  求真相,年迈父母上访半年终起诉

  看完女儿的日记,唐陆梅断定,自己的女儿一定是遭遇了侮辱,不是被迷奸就是轮奸。她眼里的佩佩从未牵过男生的手,对贞操看得很重。

  而这篇日记正好就是6月4日晚上写的,就是佩佩出现精神异常的开始,自那天后她三天三夜没合眼,精神极度衰弱,然后被同事阿丽的跳楼一刺激,精神临近崩溃,而家长和老师的轮番上阵,以及康宁医院的诊断,给她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佩佩的弟弟也不相信姐姐是在有意识的状况下自杀,如果说佩佩在其他人面前表现不那么活跃,在他面前却完全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人。每隔几天,姐姐就会给他打电话,姐弟俩什么都说,从学习到生活,从学校到实习,几乎无话不谈。在出事之前,他们还探讨过毕业之后的计划,希望给父母减轻负担。

  而从小,姐姐在他眼里,一直都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对事物也很有自己的想法。欧阳夫妇与其他农民工一样,靠务农很难维持两个孩子读大学,唐陆梅常年在外打工,给东莞一家工厂做饭,而欧阳兆星则主要在家种地。

  面对女儿的日记,夫妇俩决定找出真相,为女儿讨回一个公道。自2009年9月份,媒体停止关注之后,夫妇俩一直在四处奔波,请求相关部门能查出真相。但是,给省市领导的特快专递回执单已经厚达半尺,依然没有半点回音。想找女儿的同学问情况,到了学校也找不到,想找法医尸检报告,没结果……

  在此期间,他们找了多位律师,也曾申请过法律援助,直到2009年12月份,他们终于在罗湖法院递交了起诉书,并已立案,预计春节后开庭。

  ■律师手记

  精神失常跳楼不属于自杀

  古毅先广东鹏正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佩佩死因的定性是个焦点问题。是跳楼自杀、他杀或是因精神病监护不力造成死亡?根据她的生活经历和短暂的人生轨迹以及裸体坠楼死亡的事实,我认为可以排除自杀的可能,一个对生活充满自信、追求和向往的当代大学生不会去自杀的。如果公安机关通过侦查确认不是他杀,那么精神失常的人是不属于自杀的。是什么原因导致她精神失常,是不是她的日记中记载的“特殊房”所经历的特殊事件后。

  在这一法律关系中,实习生与学校和用人单位三方同时发生了法律关系。用人单位作为实习生进行劳动的劳动条件提供人、劳动工作的安排指挥者和某种程度劳动成果的获得者,当实习生在劳动中受到伤害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学校在实习期间疏于管理,在发现她患有精神病期间学校和酒店未尽教育、管理、保护监护之责,致使惨剧发生,学校应与酒店共同承担侵权责任。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