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政协会议开幕前19部门摆摊咨询答疑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04月12日03:35 信息时报

数据加载中……

  

广州市政协委员罗科昨日在知情问政咨询活动上向市交委咨询年票制扩大问题

  信息时报讯(记者 成小珍 梁健敏 童丹 夏令)知情问政咨询,政府部门摆摊摆进了广州市委。昨日上午,广州市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首次安排的这个环节,给了众委员一个惊喜:委员们和广州市19个政府部门的负责人,有了一次无界限、全开放的“面对面”。

  19部门参加摆摊咨询

  上午8时,距离市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开幕还有90分,广州市委5号楼2楼会议室已人头涌涌。不少政协委员选择“心水”摊点就坐,咨询关心的问题。

  这场由政府有关部门集中为政协委员提供的咨询服务活动,共有广州市发改委、经贸委、教育局、公安局、民政局等19个部门参加。各相关部门派出的“咨询服务小组”均由一位熟悉部门全面工作的副职领导和3~5名相关处室负责人组成,争取能在短时间内做到“有问必答”、“有惑必解”。

  不少摊位前摆放着各种相关资料,免费供委员们取用,为委员们参政议政提供参考。如市交委准备了BRT的导乘手册、市规划局提供了一些热点项目的规划方案。

  记者在市体育局摊位前询问得知,咨询活动只举办两场,一场在政协开幕前,一场在市人大开幕后。据称,次日举行的咨询规模更大,市政府各工作部门(市政府办公厅和市府研究室除外)和市国税局、地税局等41个部门都要参加。

  咨询内容专门记录

  记者看到,一有委员走到各摊点咨询,工作人员即热情招呼、耐心作答。问答期间,还有工作人员现场记录下咨询委员的姓名、联系方式、所问问题、交谈要点等。

  上午近9时,涌进会场的委员越来越多,各摊位前座无虚席,场面“火爆”。政协会议开幕前10分钟,市政协工作人员开始逐个提醒众委员,准备进会场。市政协委员韩志鹏被催促了好几次,才从建委摊位前起身,边起身还边在谈话。最终,市建委留下其联系方式,表示一有确切消息将主动联络给答复。

  众委员离开后,各摊位也开始收拾、走人,有摊位的工作人员感叹,“没想到这么多问题,挺有压力。”

  有委员乘机托私事

  “参政议政、咨询答疑”,是咨询活动的宗旨和出发点,在各摊位流动采访时,记者发现,有不少委员事先做了准备,带着社会热点话题以及一些居民的意见到了现场。但也有些委员,忙着询问私事,处理个人问题,这让备受委员、记者们好评的咨询活动,也传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镜头一:

  加急办证找人通融

  公安局的摊位,人流不断。一委员来到该摊位前询问个人港澳通行证问题。该委员申办了港澳通行证,按正常程序月底才能办好,但该委员临时有急事,需要提前几天出境。在听说委员的“苦处”后,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当场表态,会与办证部门沟通,“过两天就可以拿到证”。

  镜头二:

  驾照取消委员诉苦

  一名委员的驾驶证超期未年审,被取消,要想恢复驾驶证必须重新参加考试。该委员认为,这种方式很不合理,仅是由于疏忽忘记年审被取消,如果再考试需要花费太多时间。

  该委员告诉记者,她不打算就驾驶证失效问题提提案,只想说出自己遇到的麻烦,借这个机会提建议,“复活驾驶证应无需全部科目重考”。最终,有关部门听完该委员的“麻烦事”后,就此事做了沟通,并将车管所有关负责人电话提供给了委员。

  委员面对“打太极”式回答不满意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取消收费),我有没有权利知道?你们的回答我是不满意的

  ——广州市政协委员罗科

  信息时报讯 (记者 童丹 夏令 梁健敏 成小珍) 新光快速、华南干线、南沙快线何时结束收费纳入年票?广州市政协委员罗科昨日在知情问政咨询活动上向市交委咨询年票制扩大问题。面对市交委有关人士“打太极”式的回答,罗科怒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取消收费),我有没有权利知道?你们的回答我是不满意的。”

  “这么多广州市民住在番禺,洛溪桥已经不收费了,但是华快、新光、南沙港快线还在收费,应该尽快打通广州到南边的几条路。”昨日,广州市政协委员罗科一早就迫不及待的来到知情问政咨询活动市交委的摊位前,咨询这3条路线何时可以结束收费,纳入年票制。

  市交委规建处有关人士先解释说:“华南干线全省高速路联网收费,和南沙快线一样属于封闭性收费,而新光快速是开放性收费。三者收费性质不一样。目前正在考虑扩大年票范围,首先考虑开放式收费,很快就会公布。”

  罗科继续追问:“(你说的扩大年票范围)包括我刚才说的那三条道路吗?方案什么时候公布?”

  交委有关人士话锋一转,开始强调对于年票制也是分为支持和反对两派,番禺人不愿纳入年票制,而住在广州的则希望纳入年票制。

  “新光快速准备纳入年票制?快到什么时候?”罗科继续追问。

  “这个还不能回答。”

  听到对方的回答,罗科当场表达了不满:“广州市区离番禺这么近,到现在还在收费。我知道有要还贷之类的理由,但市民有权知道收到什么时候。我在欧洲居住很多年,开车在法国境内都不收费,广州本身城区里都还要收费,和国际大都市身份不符。我对你们的回答不满意,我只是想问什么时候能不收费,市民很想知道”。罗科现场愤然表示。

  罗科对现场记者说:“我对交委这么做事情非常不满意,这三条路收费都很多年了,现在一讲到取消收费都推到省里了。我不是要求交委说现在就不收费,但是市民有知情权,需要知道这三条路,什么时候才能不收费。”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