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质疑广州大学城向农民低价征地后炒地王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04月14日06:11 南方都市报

数据加载中……

  摘要:昨日,广州市人大举行本次会议首场询问,八位人大代表针对大学城去年接连拍出“地王”问题向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和市规划局发起询问。人大代表担心的不仅仅是地价抬高房价导致老师们买不起房,更担心大学城的整体定位因为政府卖地行为而发生转变。

  

广州市规划局工作人员向葛洪义代表(左三)讲解大学城规划图。 本报记者 冯宙锋 摄

  “八人问政小组”

  广州市人大代表、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葛洪义同时是广东省政协委员,他在年初省两会上就提出,大学城不能沦为富人的后花园。

  广州市人大会议召开后,葛洪义与广州市人大代表许若宁、毛燕、邓成明、黄建武、郭学进、温杰、罗交晚联合组成“八人问政小组”,点名叫来广州市规划局、市国土房管局、大学城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对大学城高价卖地决策过程逐一进行询问。这也是本届市人大首次就政府卖地问题发起询问。

  昨日,广州市人大举行本次会议首场询问,八位人大代表针对大学城去年接连拍出“地王”问题向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和市规划局发起询问。人大代表担心的不仅仅是地价抬高房价导致老师们买不起房,更担心大学城的整体定位因为政府卖地行为而发生转变。据介绍,大学城一共规划了15块住宅用地,目前已经卖了11块,人大代表昨日呼吁政府暂停大学城土地出让,探索住宅用地出让的新机制。

  大学城成开发商高价卖房噱头

  去年,一股地产投资热潮席卷小谷围岛。伴随着整体房地产市场从逐步回暖到房价暴涨,广州市政府去年接连出让位于大学城核心区南北片的住宅用地,在各路开发商的追捧下,地价屡创新高。2008年底楼市低迷的时候,大学城住宅地价只有3072元/平方米,去年底这里最新的“地王”价9503元/平方米已经比2008年翻了两倍。

  “你们这样卖地有没有考虑后果?大学城到底还是不是大学城?”在昨天下午举行的询问会上,广州市人大代表、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葛洪义向坐在对面的政府官员抛出一连串提问。

  高价卖地已让早期进驻大学城的开发商收获暴利。

  “现在在大学城买房的很大程度上是投资的,这就形成了一些开发商借学校来卖房,大学城成开发商卖房的一个噱头。我们很担心今后的小谷围,开发商比大学城都有名,这就背离了大学城建设的初衷。”葛洪义认为,当时规划预留的住宅用地应该考虑首先服务大学城,解决老师的住房问题。

  老师不在大学城影响教学质量

  广州市人大代表、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建武昨日还进一步强调,大学城的老师无法住在大学城会影响学生的发展。“大学城现在学生大概已经接近12万,将来要达到15万,十所大学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学生和老师之间课后没什么交流。”黄建武担心这种现象会导致大学城的教育质量下滑。

  广州市规划局总工程师叶浩军表示,大学城早期规划时曾在每个学校的生活区里安排了一定比例的老师和学生宿舍,“但安排老师的住房比例比较少,主要是考虑到当时是以分校的形式进驻,很多老师的住房问题都在房改时解决了,大学城的老师公寓是为了安排新来的老师,或吸引学科带头人。”

  黄建武对这种说法提出质疑,“我专门问了中山大学建设方,他们说没有教师住宅规划,在学生住房中建了一些教师周转用房。”他认为大学城的教师住房不一定要销售给老师,不一定私有化,而是可以考虑出租,让老师可以长期住在那里。

  剩余四条村可建万套教师公寓

  广州市国土房管局执法监察支队支队长文靖表示,现在面临的主要困难是现行土地政策和住房保障政策都限制了政府在大学城建房提供给教师居住。文靖表示,会向省和国家反映大学城面临的实际困难。

  目前,大学城保留的四条城中村成为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广州市规划局总工程师叶浩军昨日指出,政府已经在四条村中预留了部分用地来安排建设教师公寓。现在这个规划还在编制过程,大概可以提供一万套公寓给大学城老师居住。

  大学城住宅地是否擅改规划?

  市人大代表葛洪义问:小谷围岛建设时,岛上是不是所有土地都分配给大学了?公共用地是不是为大学服务的?其中有没有住宅用地?是服务大学城的住宅用地,还是商业住宅用地?

  广州市规划局总工程师叶浩军答:2003年4月,广州开始编制大学城控制性详细规划和修建性详细规划。大学城确实是按照大学城的理念和目标来规划建设的。在小谷围17平方公里的总用地面积里,高校用地大概有10平方公里,四条村的用地大概有1.1平方公里。其他0.46平方公里用地是为大学城服务的商业、科研、居住用地,其中住宅用地大约是0.27平方公里。

  葛洪义问:当年规划大学城不建住宅,现在有了住宅地,是不是规划改了?大学城原来有个地铁出口,听说在开发商的影响下,这个地铁出口搬到岛外某个楼盘?

  叶浩军答:坦率地说,大学城发展到今天也有了一些变化,但2003年批准的修建性详细规划是没有变的。目前,老师的居住确实是个突出问题,原来在大学城的南部华南新城地块,也有经济适用房用地,为符合政策的老师提供住房。地铁规划的问题,四号线和七号线,在小谷围岛有三个地铁站,目前没有听说地铁线路和地铁站规划位置发生变化,一直按照规划来建设。

  政府为什么要加速卖地?

  葛洪义问:想问问国土部门,去年出让大学城住宅地时,有没有考虑后果?

  广州市国土房管局执法监察支队支队长文靖答:地卖高了不是我们的本意。招拍挂制度走到今天,价高者得确实有不利因素。现在国家政策没变,中央也在调研。

  葛洪义问:如果预测到这个地卖出去后无法为大学服务,为什么要卖?为什么在广州保障房政策越来越清晰的情况下,要加速卖地?你看上海已经改了,广州也在建保障房、限价房。大学城中轴线预留的土地为何不能做成限价房?你们能不能歇口气,没卖的就先不要卖了?

  大学城卖地的土地出让金用途是什么?能不能用于大学城的建设?深圳可以在最贵的地方拿些土地建房引进人才,现在考验我们是不是真的想办大学,我非常不希望出现政府借大学城开发土地。

  文靖答:关于土地出让金的使用,国家有规定。我们也理解大学城的孩子要和老师多沟通,现在广州正在考虑经济租赁房,城中村和学校一起来促成在大学城范围内建教师住宅。

  葛洪义问:现在学校对面是湿地公园,师生非常担心你们把湿地公园和绿地都卖了。

  文靖答:住宅中包含的绿地不会卖,湿地不可能动。

  葛洪义: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怕你们把能卖的都卖了。

  低价征地高价卖正不正确?

  葛洪义问:大学城用地审批时,从农民手里拿过来本来是教育用地,当年给农民多少补偿?有传说是(每亩)5万元,如果不方便说,就说这样(低价征地高价卖地)是正确的还是不正确的?

  文靖答:这个问题我确实不知道。

  葛洪义问:我们是用办教育的名义从农民手里征地的,今天却把地卖给开发商。不能把农民赶走了,换一批跟大学无关的人住在里边啊。这在道德上是很成问题的事情。

  广州市国土房管局主任科员罗小勇答:我们并不是把农民赶出去,大学城有1.1平方公里的村自留地,广州的征地不但给钱还给地。大学城10平方公里是高校用地,真正属于经营性商业住宅用地的只占大学城总面积的2%,如果政府导向是想靠大学城卖地生财,完全可以划多一点。

  广州市人大代表邓成明问:政府部门在做出卖住宅地的决策后,是否征求了各方的意见?这个事情我们几个(市人大代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冒出几个地王来。

  罗小勇答:每年都可以查到卖地计划,这个计划在讨论时要召开国土资源联席会议,审议公布后再卖地。从这个角度讲,卖地是征求了多个部门的意见。

  人大代表点评

  政府财政应用于公共服务

  昨日询问会持续了2个多小时,葛洪义会后表示,这次询问会举办得“还可以”,“至少对大学城基本用地情况搞清楚了,虽然预留了住宅用地给大学,但由于现在土地出让制度的原因,客观上造成土地价格比较高。但政府出让土地如果不考虑土地用途的话,我认为是考虑不周的。”

  “我们非常理解政府在大学城的投入很大,现在希望通过卖地收回成本。但财政是公共财政,应该体现在提供公共服务,不是建设财政,不能都用于建设补偿。”

  相关新闻

  地王抬高门槛 教师房建设受阻

  虽然广州市政府部门计划将大学城四个城中村的部分地块拿出来建教师住房,但这项改造计划正遭遇“地王”带来的高门槛,广州市国土房管局昨日首次证实,城中村改造的进度制约了教师用房的建设进度。

  “地王把农民的胃口吊得很高,每天早晨起来都感到价格不一样,大学城没法再跟农民谈这个问题了。”

  广州市国土房管局相关负责人昨日指出,城中村改造的进度制约了教师用房的建设进度,为了争取建1万套教师公寓,市政府在规划容积率方面将做出牺牲和让步。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王卫国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