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名高:关注广州本土文化 为小市民发声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04月16日19:13 新浪广东

数据加载中……

  【主持人:】主持人:各位新浪的网友大家好!这里是新浪嘉宾聊天室,,我们今天继续请来嘉宾聊一下两会的问题。我们今天请来的嘉宾非常厉害的,他是有“提案大王”之称的吴名高委员。吴委员,你好!

  【吴名高:】你好!

  【主持人:】请和我们新浪的网友打一下招呼。

  【吴名高:】新浪的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我知道吴委员你这个“提案大王”的称号不是浪得虚名的,我稍稍查一下就知道了,你有很多提案的,好象关于旧城改造、羊城通押金、老人生活状况,真的很多的。我想首先问一下,吴委员在这次的两会有多少提案?

  【吴名高:】我自己一个人一共是提了8个提案,我领衔写的提案,就还有3个提案,再加上一些附签的,就是人家写,人家是第一签名的,加上我,也有3个。所以,我有份参与的一共有十几个提案,比较多。

  【主持人:】所以真的是“提案大王”。你可以不可以和我们的新浪的网友简单解释一下,你觉得重要一点的一到两个提案。

  【吴名高:】我首先解释一个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提案?

  【主持人:】好的。

  【吴名高:】因为去年的时候,我的信箱和邮箱就向全社会公开了,而且有两个信箱是设在街区,一个是城乡结合部的龙洞,一个在我们老城区的大东。另外我的邮箱是向全市公布的,所以有很多的信件投到我的邮箱里面来。

  【主持人:】有没有把邮箱挤爆了?

  【吴名高:】那就不至于。但是有很多人提出一些共性的问题,当然也有个案了,个案我们先不说了,有个性的问题。而且有很多人很集中提出的问题,我觉得很有价值的问题,我就会去跟进、处理、转达。比较明显的就是,那个网友所提出的广州市最“牛”的停车站是在华侨医院。

  【主持人:】还要给人骂得很惨的。

  【吴名高:】对,骂得最厉害,因此一共有四十多路公共汽车在那个地方停车,所以它整条的黄埔大道堵得水泄不通。从这里开始我们就向相关的部门反映,到最好这个站向东移动了五十多米,两边的站就缩在桥底里面。

  【主持人:】要弯进去。

  【吴名高:】对,一个港湾那样子的。这个成功了的,由于大家的共同的努力,导致了黄埔大道最后在这一段是比较畅顺的。

  【主持人:】我有亲身经历的,确定是快了很多。

  【吴名高:】这个事情就是这样的,由于有了这样的一个基础,老百姓有期望于你,所以变成我的提案是比较丰富,加上我以前比较提的提案也是多一点,所以人们觉得吴委员向上反映有机会这样。这次2010年的两会也是因为有两百多人寄给我的特快的专递,寄来我这里。

  【主持人:】两百人一起寄信?

  【吴名高:】两百多人一起签名的一封信,是联名。

  【主持人:】联名上书这样?

  【吴名高:】对,他们可能投到各个地方,没有人说起这个事情,就是万马齐喑的状况他们觉得很心焦,所以他们寄来我这里,变成了我的一份提案,我也咨询过相关的专家,形成了一份提案交了上去。然后有媒体关注了,炒得沸沸扬扬,有很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关注这件事情,所以变成了一种舆论倾向。但是这也是好事了,拿出来摆在台面上,大家能够有得说,老百姓才会觉得求一下吴委员,将这些事反映出去。

  【主持人:】就是你的提案很多都是来自于百姓的。

  【吴名高:】对。政协有三个职能,第一个就是政治协商,第二个就是民主监督,第三个就是参政议政。我们的民主监督的根基在哪里来呢?是来自于百姓的,如果没有了这个根基的话,我们没有办法进行民主监督,也没有办法参政议政。所以我觉得,是老百姓给了一个很好的养分,所以今年大家看到张广宁市长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句句提到民生,十大点都是提到民生。

  【主持人:】十大民生事件。

  【吴名高:】对,十大民生事件。当然不止十大民生了,但是他将这个民生的问题作为他政府工作报告的指示,所以提起民生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我们觉得政协委员所做的事情,你想要反映民生,这个有养分,就是百姓有求于你,或者不是说有求于了,就是有期望于你,你想办法将这些事情做好,我觉得这是一个政协委员的职责来的,它是一种给我们的养分,我们政协委员所作的事情才能开花结果。

  【主持人:】你说起工作报告,有十大民生事件是不是?

  【吴名高:】对。

  【主持人:】当然民生事件绝对不止这十大,你觉得还有哪些是没有写进去,但是也是非常重要的呢?

  【吴名高:】民生事件牵涉很多的,比如我们说到的就业、社保、医疗、教育、交通这些全部都是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都有所展示有所交代的。所以我今年其实也有一些提案是跟政府工作报告里面的问题是很接近的,比如我写了一个方案,我觉得花都和番禺的同城化问题,说要改变搞得沸沸扬扬,说广州和佛山怎么样,两地如何如何,但是你自己本身的同城化都没有做好,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住在花都和番禺的人,觉得自己好象还是乡下人。

  【主持人:】我昨天都有看到这个报道。

  【吴名高:】因为什么呢?你自己本身的同城化没有能够做好,你的医疗、教育、交通,大家都觉得是有距离的,觉得自己有边缘化了,好自然就觉得自己是乡下人一样的。

  【主持人:】昨天有网友表示说,他宁愿住在番禺也好,但是户口是绝对不会迁过去了。

  【吴名高:】其实这个是错的。我说给你听,番禺住的是什么人,我就说大石这些最有名的楼盘,其实都是在大石附近聚集了四方的精英,真的是40%以上都是南下的精英住在那里,你知道吗,在那个番禺大石附近的楼盘那里,加起来一共十几二十个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这些人如果给人家边缘化了,你说多么凄惨,心里面不舒服的。

  【主持人:】现在这个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了。

  【吴名高:】对,我提这个提案的意思就是说,你不要将大家打入另类,应该一个同城化,医疗、教育、交流方面,不要将人家摆在一边。除了番禺还有花都,我提的这个提案,《信息时报》很关注,就整个版面跟进这个事情,然后第二天还有一个跟进,我觉得媒体写得很好,做了大量的工作,相信番禺的人看了,觉得会反映了他们的心声,我不是说我自己写得如何如何,起码有一点,我说了民生的东西,是反映了他们的心声,其实也就是张广宁市长所提到的医疗、教育、交流这些最民生最基础的东西。

  【主持人:】既然番禺已经列入了广州市区这么多年了。

  【吴名高:】对,这么多年了,不是一两年了,一两年来不及还可以说。

  【主持人:】然后将它剔除在广州的一些优惠里面,现在要将它拿回来。

  【吴名高:】本来就是自己人,等到自己想要地的时候才记起番禺和花都很多地这样,玩的时候想不起别人,想起别人的利益的时候才想起人家,人家的心理是不舒服的。

  【主持人:】很伤心的。

  【吴名高:】对。

  【主持人:】吴委员,我前两天看报纸的时候,我发觉现在政府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它的那个问政咨询会是几个职能部门,好象摆地摊一样摆在那里,给那些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去问问题。我想问你一下,你当天有没有去找这些政府部门去提问题呢?

  【吴名高:】有。我先将这件事情给你说一下,以往我们都有这样的问政。问政以前是这样的,就是那些台摆成一个四方形的、矩形的,而且不是所有的代表都可以去的,派委员代表去出席,然后坐在那里,那里全部是政府的职能部门,这边就是所有的委员代表,中间坐的就是政协的领导。好了,在这样的氛围底下,怎么说事情呢?深思熟虑又再深思熟虑才能够说,说出来还要千万不要说错,因为是对着所有的人说,包括在场的所有的媒体,媒体就在对面,四面就是这样的一个阵,一面是领导,一面是政府部门,这边是媒体,这边是代表,说话就要拿着麦克风说出来。这样我觉得不自然,就是大家小心翼翼的。

  【主持人:】但是这个是问政。

  【吴名高:】不是问政,就是这样的话,大家可以耍太极就耍太极,千万不要乱说话,就是回答职能部门,就是模棱两可到真的是不痛不痒。虽然我有一个形容词叫做“大为是”,人家做这个事情,我也做这个事情,但是到最后收效怎么样呢?我觉得需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

  【主持人:】你觉得今年怎么样?

  【吴名高:】我觉得今年做法很好了,今年的做法等于是大家面对面聊天,说错了也算是了,再纠正一下就可以了也没有问题。不用对着媒体,也不用公开给大家知道我想问什么事情,其实问这些事情,我知道的很多的委员都是问一些自己提案里面遇到的一些问题,我想听一下相关部门有一些什么解释之类的,丰富了我自己所写的提案。我们那天是11号,我们13号就截至提案了,所以很多对自己的提案会不会犯一些什么错误,或者是一些常识性的东西千万不要写错,或者是想知道你的思路是怎么样的,这样来发问的。当然他们的提案也都是凝聚了广州市很多的问题,所以这份提案的质量提得好不好是很关键的。所有在这个问政会里面,我相信有一半的政协委员,都是想将自己的提案写得更加好,不是说希望你可以帮我解释到有什么很大的问题,我的提案写好了之后,你始终都要答复我的,是不是?

  【主持人:】对。

  【吴名高:】但是我经过这样的几个PK、几个回合之后,提案的质量就提高了,另外的一个方面就是说给对方听,我将要想提的是什么问题,你做好思想准备了,不然到你需要回复我的时候就已经迟了,不如你现在直接有一些回复。另外一些提案的方面,委员不是很清楚的,这个问题的进程去到哪里,一问之后才知道,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在什么文件上面已经有了,你们可以去查一下什么文件这样。这个证明政府已经做了事情,只不过委员不一定知道,通过这样的PK,我觉得最好的一个就是说真话,畅所欲言,第二个就是丰富了委员的提案,所以提案的质量由这次这样的一个问政会,就好了很多。我自己本身是越秀区的人大代表,在人大代表行使这个质询权的时候,是有比较大的权力的,就是我在越秀区某一个部门,你的社保工作做得不好的话,我有权力去质询你,“你这件事情怎么可以这么做,市民反映成怎么样了。”但是政协委员没有这样的权力的,但是如果创造了这样的一个权力,等于变相的质询,他是参政议政,他不是执政的,所以这件事情,我觉得做得比较成功的。那天其实有两个卖点,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留意到,第一个就是面对面大家说真话,这个是我很久以来自从朱振中讲了要说真话,其实在前一年的时候,他也说了要说真话,但是只是名誉进行。而这个是行动进行,自从他在全国人大说了这番说话之后,又回来说要说真话,之后就带起了整个政协的所有的委员,很倾向于这个方面,再加上创造了一个说真话的氛围,所以大家就可以说真话了。无论你是政府部门也好,委员也好,大家都说真话,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好的开端。第二个,是很重视,以往我们所知道的,就算是坐下来“摆地摊”,也只是下来一个头头,很多时候只是来一个副职,除了简文豪,通常以正职的身份出现之外,其他很多都是以副职出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如果是副职说错了话,正职可以纠正回来,这次虽然也都是副职,但是他带了一个团队,我觉得特别好的就是这个。后面坐着几个相关的处长,如果有一些什么问题他解释得不是很清楚,后面的处长就顶上,将属于你的职能你说清楚。

  【主持人:】就是有全面也有局部。

  【吴名高:】对,还有几个局长,就是局一级的领导也是坐在前面的三张台那里,后面有四五个处一级的领导,就是分管不同的处室的领导,这样可以解释得更加的清楚一点。以前沟通无界限也试过这样,局长坐在上面,下面有一班这样的处长回答相关的问题,或者是几个分局的局长来回答问题。我觉得这次做得最好的就是这两个,第一个就是说真话,第二个就是有一个团队来回答,证明你又在做事情。我在这上面问了一个问题,是问了教育局的,这件事情是因何而起呢?是因为前一天的时候,在10号的时候,在《南方都市报》做了一个热线,就是群众有一些什么疑问,可以打电话进来,我作为两个委员和两个人大代表接群众的热线,其中有一个在广州工作了20年的一个外来工,他已经在越秀区买了10年的社保在越秀区供房,你记得这件事情吗?

  【主持人:】是的,他说是子女读书和希望有廉租房就已经很满足了。

  【吴名高:】对,你很留意到这个。其实这件事情是怎么样的呢?就是他的儿子只可以在乡下,不能出来和他们团聚,当然也有住的问题,更大的问题是在这里是没有办法给他读书的,他的女儿是小学两年级,去到白云区那里读书,他在越秀工作的,白云有外来工学校,所以去到那里读书。我觉得这件事情,我是马上这样回答他的,政府已经有相关的文件要考虑到你们这些外来工,特别是在广州工作、建设了这么久的这些外来工,但是他自己心中没有数,他只是记得有这些文件,教育部门还有一些下面怎么安排,或者这些可能是落实到越秀区的教育局管理的,不是由市教育局管的。但是就这个问题,我代表了外来工问清楚了他们,他们给了我们两份文件,说给他听,这份文件我们已经作了这样的安排,第二份文件是发改委所发的一个文件,四个单位一起发的文件,又提到这一方面的问题,具体措施是怎么的。但是也说给他听,现在还没有实施,现在有很多实施的细则是应该由区里面去做这个事情的,我说可以了,你给这两份文件给我,后面我知道他的路线图,知道了他是怎么做的。我又回头给南方都市报的记者,他跟进这件事情,我跟他说,你要跟进这件事情,帮忙回答人家,当然最好是在热线电话里面安慰他,“可以,没有问题,广州应该做到这个的。”但是不能只是说说而已,也要跟进的,所以我将这两份文件的编号给了南方都市报的记者,让他继续跟进,如果跟到最后不行了再来找我。我和越秀区的教育局长大家是很好的朋友,再不行的话,我就要质询他了,他是人大代表我质询他,“这件事情是做好它了,人家外来工也是做了很多的贡献的。”你记得温总理有一句话是非常重要,我经常放在心上的,“他说公平和正义,比太阳更加光辉。”我觉得这句话说得非常好,我们要创造一个公平和正义的一个环境,人家在这里打了二十年的工了,帮广州做了这么多的贡献了,是不是应该回馈一下人家,起码公平了,孩子应该可以在这里享受九年义务教育的,我觉得应该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给大家,我跟进了这件事情之后很高兴,还有一个电视台采访我的时候,我将这件事情说了一下。

  【主持人:】我可以看出来,你现在也很高兴。

  【吴名高:】我觉得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了,外来工真的是很辛苦的,这么多年在政协里面经常跟外来工的事情,关注外来工的工资、医疗、保险各方面。当然我的单位也是很多的外来工,我也帮他们,就是希望求得公平。

  【主持人:】这次其实这个问政咨询对你的收益是非常大的。

  【吴名高:】对,非常大。当然可能还有一些人也是很大,我不说他们了,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背后的老百姓对我们有期望,我们解决了问题,他们可以得益,我起码说了给外来工知道,他们外来工像白云区那里的,大家是应该会奔走相告的,其实说回来,也是张广宁政府工作报告里面说的民生的问题,教育问题也是民生问题里面一个很主要的问题。

  【主持人:】教育是关乎未来的。

  【吴名高:】对。

  【主持人:】现在说完了外来工,我们说说广州这边,其实对于很多广州本地人来说,有一点是非常深刻的,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我觉得广州的发展好象是伴随着广州的拆迁而进行的,就是在我们的记忆里面,就是新广州人,不是在广州长大的人有这样的感觉,好象红色的圈圈里面有一个拆字这样的LOGO,好象已经是广州的一道风景线了,一直在拆,好象你这次提案里面的恩宁路这里,也是说起拆。其实我主张保护恩宁路也算是一种文化的保护,我今天看到一个报道就是说,广州在这二十年以来,老地名已经消失了两千个了,这样的文化的流失和广州现在的这种拆迁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吴名高:】我们现在不要就拆迁说拆迁,你现在说到历史文化的保存和传承,其实有一个东西很重要的,大家都应该留意到的,广州市是全国第一批的历史文化名城,但是它的历史文化名城是靠什么支撑的呢?它是靠广州市广州市的历史文化街区来支撑的,国务院的文件是这么说的,就是要保护好历史名城、名镇、名村,那份文件是这么说。现在说广州市,我们广州市是第一批的历史文化名城,在全国也不是很多的,好象只有二十几个而已,但是广州市是其中的一个。但是我们广州市拿了这个荣誉之后,并没有对老百姓好好地宣传,而且没有做好相应的工作。所谓没有做好宣传工作就是,我们的历史文化街区,值得保留的一些东西基本上没有了,十几个文化街区,最后可能只剩下一两个历史文化街区,我觉得是一种可惜,为什么对恩宁路提出一个这样的问题呢?是因为我很担心这些旧的历史文化得不到传承,特别是西关文化,得不到传承。这种文化其实包括两方面,第一方面是人,第二方面是物,所谓的人就是西关的居民已经失去了西关原来的文化的传承,就是西关的韵味了,比如粤剧、西关小吃、西关服装等等,西关还有很多的东西,大家都知道西关有很多的特色的东西。

  【主持人:】比如泮塘五秀。

  【吴名高:】这些还不是,这些只是一种地域性的东西。但是还有很多的东西,牙雕、广绣、打铜、玉石、玉器那些都是广州市的根来的,而且这些根集中在西关那一带,原来西关的整个的格局就是上下九、第十甫这些地方是商业气息比较浓一点的地方。而恩宁路是人居比较密集,比较多人的地方,以前从人民路一直往里面走,走一公里左右的时候,整个都是都购物的。你有没有印象?成条上下九都是购物的,但是走到累了的时候,应该找东西吃和休息一下,在哪里休息呢?就是在恩宁路,多宝路、恩宁路这一带,实际上就是这个圈子,很多西关人和外来人,实际上这个地方不是一个商业消费的问题,而是在那里休息一下,甚至在那里住下来,所以人口住很多都是在恩宁路这一带、我留意到恩宁路这个问题,很希望可以保留这种很典型的西关民居,西关大屋能够得到保留,当然它不是历史文化街区,不是第一批的历史文化街区,但是不可否认它里面有很多很有价值的东西,好象李小龙、张远有。张远有是一个粤剧的一个小生,他是伴随着白禾会馆的那里附近产生而产生的,因为如果没有一个粤剧的一个根植在那里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明人在那里。罗品超也是那里,都是在那里附近的。我觉得很希望在整个的改造过程里面,真的不要什么都拆掉了,是也拆不是也拆。

  【主持人:】之前有一个网友在网上表达说,在恩宁路看到那个金星戏院,拆得好象大三巴这样只有一面墙,看得很心痛了,就是已经陪伴了这一带的广州人甚至是整个的广州人成长起来的,现在只有一面墙可以怀念一下。

  【吴名高:】对,我们昨天还去了吉祥坊里面,看到有一些房子已经拆掉了,吉祥坊里面的27、29、31号,拆下来的大石头两米多长的,这么宽的,原来古老的大屋,你看到这些大石头就知道了,趟龙,满洲窗这些没有了没有得说,但是如果将这些青砖,这些是年过百年历史的,是清末民初的一些建筑的材料,建筑的风格,建筑的一些东西,就是包括建筑的结构,屋子里面的建筑的结构,能够保留的尽量保留。但是今天下午陈宁和我说了一下,他说他有一个想法就是,其实西关的人住得很狭窄,没有洗手间之类的公共设施,他们其实也希望得到一个改变自己居住条件和环境的机会,这些是无可厚非,每个人都是这样,他们中有一些人住十及二十平方,二十多平方的那些人,他们都希望可以得到改善。这次政府也算是是做了一件好事,我是昨天才知道的,我们有一批大概是200多年的十几二十平方的住宅,政府帮他们调剂,让他们可以住多四十平方,是无偿的给他们住,就是将这部分调整出来,我觉得政府做了一件好事。我昨天才真正了解到,在1950多的需要搬迁的人里面,有一群人是属于低保,就是社会上最底层的一些百姓,荔湾区政府第一时间将这部分人得到了解决,这个做了一件好事来的。

  但是话分两头说,一方面历史文化希望能够得到传承和保留,那些西关民居和大屋能够得到保存,另外的一方面,居住条件很差的,或者没有价值的屋子,我们当然应该毫不犹豫地进行拆迁,那些只有20—30年历史的,或者是根本就是违章建筑的这部分,毫不留情地进行清拆、改造,还给西关的居民一个好的西关环境。还有一个就是另外在逢源街那里建一个比较高尚的住宅,虽然那里的房子也是很小的,50—70平方米的房子给这部分人搬迁到那里,都是还是在西关,其实就是离原来的住宅300米左右,我昨天亲自走了一趟,量了一下距离,这部分人还是留在西关的话,都是叫做可以,虽然是离开了恩宁路这个地块,但是其实和逢源路实际上就是隔壁,他这部分人实际上还是在西关那里生活和消费,他还是西关人,这个东西政府都是可以考虑到。可能我写提案的时候不是知道得很清楚,没有顾忌到这两百多户是觉得自己不愿意离开这里的,这个事情就要两方面看了,有部分人可能生活条件比较好一点的,他有可能保留他的西关屋。就是困难的要得到改善,希望能够留下的,享受西关的生活的那些,也尽可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怎么说都好,他们为这次的拆迁付出了自己的代价,他们很可能牺牲了自己的地域资源。一个人住在哪里都有一个地域资源的,比如我原来是东山昭通这一带出来的人,我如果离开了东山这一块地方,我要想很多的东西的,比如我住得这么舒服,我的孩子在培正小学上学,就是忽然间要离开的话,很多东西值得自己留恋的,这个就是地域资源的问题。比如邻居、周围的人很多人都很熟悉,包括街道居委那些都是很熟悉的,习惯了在这个地方居住,是很清静的,忽然搬到其他的环境,会不会不习惯之类的。西关人同样是这样的,要考虑到他们的牺牲了,为了我们的城市的变更作出了牺牲,我们应该有相当的心来还给他们。

  回过头来说,还是温家宝总理那句话,是要想我们的人民过得更加好,更加有尊严。你现在的拆迁里面,使得他们安置得好,保留西关的风貌,他们有种情意在那里的,西关拆来拆去的,比如像那个金星戏院,我也去看过了,也很心痛的,其实金星戏院的后面真的可以保留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拆掉了。但是既然发生了,就要吸取教训,为什么希望这个拆迁项目停下来的意思,不是说不要拆迁,还是要拆,但是要找一些古文物的专家、文物专家问一下,这个100多年的房子有没有什么价值的,没有价值的拆掉。

  【主持人:】想清楚再说。

  【吴名高:】对,慎重一点,我的提案的题目就是叫做慎重做这个事情,恩宁路的拆迁项目慎重地对待它,我是这样说的,我希望它暂时停下来,咨询一下专家的意见再来继续走下去,不是说不要动。因为改革了几十年,广州都是伴随着“拆”字,很多人在这个“拆”字里面得到了一些好处,或者是生活上上了一个台阶,人民也是受惠的,应该是这样说。

  【主持人:】好的,今天聊天的时间也是差不多的,谢谢你今天可以来到我们这里,希望你今天继续可以再提更多的提案,帮我们这些小市民发声。也谢谢各位新浪网友的收看,下次再见,拜拜!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