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女孩痛失三亲毅然救灾 广东汉举债捐助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04月20日01:23 金羊网-新快报

数据加载中……

  她是灾区最小的志愿者

  地震瞬间痛失三名亲人,10岁女孩从废墟中爬起就依然投身救灾

  ■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吴笋林

  因为你的坚强,灾后的玉树充满希望。10岁的女孩才文巴毛是玉树州红旗小学四年级二班的学生。4月14日7时49分,无情的灾难摧毁了她三代同堂的幸福家庭,夺走了奶奶、爸爸和弟弟的生命,走出房门的才文巴毛幸免于难。坚强的小女孩从废墟中爬起来后,毅然加入救灾志愿者队伍,和无数热爱家园的同胞们一起重建家园。

  平常一句道别竟成永诀

  4月14日清晨7时49分,才文巴毛装好书包,像往常一样,掀开门帘跟奶奶道别,奶奶躺在床上,半梦半醒间应了一声。“爸爸和弟弟还在睡觉。我一只脚才迈出门,地就动了。”才文巴毛被一股巨力甩出门外,眼睁睁看着沉重的屋顶塌向地面,把睡梦中的亲人压在下边。她无助地哭喊,但没有一个人出来。

  几个从土里爬出来的邻居看到她,拽起她跑向空地。“我的奶奶,我的爸爸和弟弟在下面!”她凄厉的尖叫混入集体的哀嚎中。才文巴毛想停下来,但有一只手死死抓住她,拖着她向前走。直到现在,才文巴毛还不知道拽她逃生的人是谁。

  15日中午,才文巴毛跟随幸存者来到体育场受灾群众安置点,这里,幸存者们的脸上凝固着同样的表情,像被遗落在世外的生灵,只有惊惧和恐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发现了一面红色的旗帜,“志愿者!那里有志愿者!”识字的群众高声叫起来,向废墟中的一抹红色跑去。

  “家没了,就重新造一个”

  才文巴毛跟着大人跑过去,她知道志愿者就是“为人民服务,帮助别人的人”。看到哥哥姐姐们报名参加志愿者服务队,才文巴毛也走上前,但填写报名资料的哥哥不肯为她登记。“他说我太小了,我就告诉他,‘小孩可以做小事,我能帮你们搬凳子、捡垃圾’。”就这样,青年志愿者服务队破例收下了这个只有10岁的小女孩,她成为灾区志愿者服务队里最小的一名志愿者。

  哥哥姐姐们去救人,她就守在报名点;哥哥姐姐们去抬伤员,她就跟在后边送被子。安置点的人越来越多,体育场需要有人清扫,这时,才文巴毛才有了属于自己的工作——捡垃圾。

  “我还能当翻译,外地来的志愿者特别多,他们出去要带我。”昨日中午,才文巴毛很自豪地对记者说,现在很多哥哥姐姐都认识她,要去乡里服务,就会大声喊:“才文巴毛,走!”

  “家没有了,就重新造一个。有这么多人帮我们,肯定能造好。”小女孩说,家和学校建好后,她还会像以前一样去读书。

  病中的妈妈一直在守望

  才文巴毛的妈妈普措32岁,是玉树州囊谦县一名乡干部。因过敏性紫癜,地震时她正在西宁住院。“我14日下午知道消息,马上往玉树赶,第二天早晨才到家。”她有过千万种万幸和不幸的推测,但真正站在废墟前,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她已不想回忆,只想在体育场等女儿。

  “能找到女儿,是菩萨保佑。我每天在这里等着她。”普措手里有一串念珠,和记者交谈的空隙,她一直在默默诵经。目送女儿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她也是这样虔诚地站立着,盼女儿早点回来,盼女儿能帮助更多乡亲。“我支持她当志愿者,这次看到她,觉得她忽然长大了。”普措望着远方,欣慰地笑了。

  听说地震了,他把修房的钱捐了

  新快报讯 (记者 潘芝珍)不少人知道林进权是“中国红十字总会红十字志愿者之星”、“5·12汶川地震抗震救灾优秀志愿者”,但很少人知道,为赴灾区加入救援,他欠下的债务至今尚未偿清;更少人知道,玉树地震第二天即赶到灾区的林进权,再度举债救灾。

  汶川救灾4个月欠债2万元

  林进权是广东省阳春市春城镇居民,36岁的他曾成功创业,但商海无常,2008年,已坐拥一家超市、一个洗车场的林进权因投资失误不名一文。正当他困惑徘徊的时候,汶川发生了大地震。

  林进权决定去汶川。他带了2万多元,其中2万元是借的。在灾区4个月的所见所闻,让他内心的结全解开了。“人一辈子,最多活100年,挣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做好事,帮助别人是最幸福的。”

  明白的意义再多债还是要还,已没有固定收入的林进权足足用了一年时间还钱,节衣缩食,至今还有1000多元欠账。

  拿走盖房子的钱救灾

  自汶川地震后,林进权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热衷于志愿者工作。“我在家乡做了很多好事,但家里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差,盖房子的钱一直存不够。”

  今年3月,老房子漏雨,林进权不得不借钱修新房。新房在地基上一点点立起,全家人喜笑颜开。好景不长,4月14日,“一听到(地震)消息,我就跟老婆商量要去,她虽然不情愿,还是把修房子剩下的钱都给了我。”

  带着从西宁采购的物资,林进权匆匆赶赴灾区,在玉树州体育场安置点加入志愿者服务队。“每天都忙,白天12个小时,没有休息的时间。”他告诉记者,虽然很累,但很值得。

  愧对家人夜夜难眠

  快乐有12个小时,纠结也有12个小时。在玉树的每一个夜晚,林进权都难逃自责和愧疚。“我对不起老婆,她一个人在家照顾老人和小孩,只有200元。”他也想像老婆说的那样,照顾好家人再去做好事,但他现在还做不到。“我一直很内疚,但平衡不了。一定要做的事不能耽误,只能以后补偿老婆。”

  林进权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烟雾中的神色有些悲苦。“家里再穷,也有东西吃,也有大床睡,但这些受灾的群众,什么都没有了,需要我们来帮他们,直到重新建起新家园。”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