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普通人难忘地震 高二学生获救后投入挖人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04月20日09:13 南方日报

数据加载中……

  

震殇玉树,生命生生不息。南方日报特派记者高笑摄

  大地抖动的瞬间,玉树倒了下去。

  4月14日7时47分,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发生7.1级地震。地震震中就在州府结古镇附近(北纬33.1°,东经96.7°),这个西部重镇聚集了10余万常住人口。地震过后,结古镇土坯房全部倒塌,没倒塌的房屋也难以逃脱裂缝、倾斜的厄运。

  那时,很多玉树人还沉寂在春晨地的酣睡之或是和家人在吃早餐,只是瞬间,他们还没来得及和亲人告别就被压在了沉重的房屋之下,永远地合上了双眼。

  两年之内,共和国遭遇两场强震。

  玉树玉树,那些人,那些脸,让我们心碎,也让我们破碎的心更加坚强。

  扎西永措和罗森成林

  这位年近60的老人,为房屋倒塌后无家可归而伤心落泪,也为家人完好无缺倍感庆幸而大哭宣泄。重获新生的罗森成林一个上午时间,挖出了3个活人,其中有两个小孩

  59岁的扎西永措是土生土长的玉树人,退休前曾在当地小学担任藏文老师。她住在结古镇红卫路121号,斜对面就是玉树州最大的寺庙———结古寺。

  然而,她现在不敢再住在房子里面--因为,房子已经倒掉了大半边,歪歪斜斜的样子让扎西永措不敢轻易靠近。

  老人家回忆起14日当时地震的情景,眼睛里依然充满了惊恐。当天天还没大亮,她迷迷糊糊感觉床摇晃了一下。她完全没有意料到这是地震,还以为自己在睡梦当中。

  其实,这是一次4.7级的小地震,老天在发怒前的一次“善意”提醒———更大更强的地震即将到来。

  患有轻微失眠症的扎西永措被摇醒后感觉心神不宁,而且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她在床上躺了十来分钟就起床忙活早餐。

  当她准备叫小儿子起床吃早餐的时候,地面猛然摇晃了几下,手摸不住墙,脚也踩不住地面,房间里的家具也开始噼噼啪啪往下掉。扎西永措吓得哭了起来,像荡秋千一样在房子里摇晃。

  这时,仅仅穿着内衣内裤的小儿子从里屋里飞奔出来,拉起她的手就往屋外跑。一身尘土的母子俩终于逃到了屋前的空地上,看着自己的房子塌下来。

  这是地震———扎西永措看着房屋倒下扬起的大片尘土,恍然明白。随后,反应过来的老人家跪在倒塌的房子前,嚎啕大哭。这位年近60的老人,为房屋倒塌后无家可归而伤心落泪,也为家人完好无缺倍感庆幸而大哭宣泄。

  悲情的气息开始传染。顿时,哭声、狗吠声、鸡叫声惊天动地,街上全是人,已经乱成了一团,人们哭喊着用最高分贝的的声音找寻着自己的亲人。

  当所有的人都反应过来发生了地震时,走上街头的他们一脸茫然,这个他们曾经熟悉无比的城镇已经满目疮痍,残酷的现实冲刷了他们的记忆,变得陌生。

  100个玉树人,97个是藏民。淳朴的玉树人接受了地震的现实后,他们开始沿着街道,在倒塌的废墟中挖人,由于缺乏救援工具,基本都是依靠双手。

  年近18岁的高二学生罗森成林在上学途中被埋在了学校附近的民房下面,半个小时后被人从泥土废墟中挖出。重获新生的罗森成林感觉并无大碍,刚从废墟中出来的他马上投入了挖人的队伍。

  一个上午时间,他挖出了3个活人,其中有两个小孩。

  “同我国人民在一起”

  国家最高领导人因国内自然灾害提前结束外访,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并不多见

  地震发生仅仅半小时后,青海省政府就召开紧急会议,安排和部署相关预案,并开通了西宁至玉树的航线运送救灾物资。4月14日8时30分,民政部启动四级应急预案,并派遣救灾司工作组奔赴青海。

  一小时后,距离玉树震区最近的一支救援力量--西藏昌都地震救援支队40人踏上救灾路途。中国地震局亦启动地震二级应急响应,以及西北地震应急救援协作工作机制。西北各省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和地震现场应急工作队也立即赶赴灾区。

  玉树强震发生后,正在国外访问的胡锦涛总书记对灾区群众万分牵挂,第一时间就做好抢险救灾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并当即决定提前结束访问,并于北京时间17日下午返抵北京。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推迟出访东南亚,并紧急奔赴灾区。

  正在土耳其访问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决定提前结束对土耳其的访问,推迟对沙特阿拉伯、罗马尼亚、爱尔兰和黑山的访问,于当地时间4月17日凌晨启程回国。

  国家最高领导人因国内自然灾害提前结束外访,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并不多见。

  “在这一困难时刻,我需要尽快赶回国内,同我国人民在一起,投入抗震救灾工作。”胡锦涛向智利总统和委内瑞拉总统通报中国地震灾情时作此表示。

  31名肺水肿的救援队员

  救援人员到来后,尤其是2天后很多救援队员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个别队员甚至未上战场就打道回府。连搜索犬的搜索效率也受到影响

  位于新建路的玉树州民族综合职业学校是玉树坍塌较为严重的地方之一,一些早自习的学生被埋在电大校区教学楼内。

  4月16日,记者玉树州民族综合职业学校坍塌的教学楼看到,来自广东的救援队员用双手刨动压在尸体上面的水泥块,十指鲜血淋漓。因为担心伤害到废墟中的幸存者,救援人员只是在大型水泥梁无法搬动时,才会用大型挖掘机,其他场合都用小型工具,工具不够就用自己的双手。

  一个个孩子被救援队员从废墟中拎出来,从尸体可以看到孩子死去时挣扎的状态。

  老师和家长守在旁边,伤心的他们紧紧握住救援队员的手,他们的孩子再也回不来了,但是他们对身穿黄色救援马甲的队员表示感激。

  但是,玉树灾区的地形和气候条件却给救援工作出了一道难题: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典型高寒气候。中午的玉树,阳光直射,温度很高,穿着棉袄的救援人员汗流浃背。大地泼黑后,零下3至5度的低温迅速转换,阴冷直刺脊椎。

  相对于汶川而言,玉树的高原反应困扰救援大军。

  昨日,赶赴玉树地震灾区救援的广东救援队的153名队员全部撤离灾区。他们从平原地带一下飞到海拔3700多米的玉树,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长期拼命救人,再加上晚上只能睡在冰冷的睡袋里。连续作战36小时后,31名救援队员因出现严重的高原反应、肺水肿等症状,急需治疗。皆出现心慌、头晕、头痛、呕吐、呼吸困难等症状。

  撤退的不仅仅广东救援队,“高原反应”正成为外地救援和工作人员面对的一大现实难题--山东消防总队也因为严重高原反应撤离灾区、四川医疗队高原反应严重病例已增加到6人。

  据中国地震局震灾应急救援司副司长苗崇刚称,由于玉树灾区处于高原地区,对于专业救援队员以及搜索犬,都有一个高原反应问题。救援人员到来后,尤其是2天后很多救援队员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个别队员甚至未上战场就打道回府。连搜索犬的搜索效率、效能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但是,救援队伍一直没有放弃。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奔赴灾区。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参加过汶川地震的救助。

  便利店老板宋贤明

  在震后物资匮乏的今天,这个地摊的商品可谓无所不包且价钱公道:打火机1元,可口可乐4元,芙蓉王香烟25元。还有方便面、玩具,甚至泡泡糖

  即使店铺倒塌,结古镇好邻居便利店的老板宋贤明依旧坚持露天睡在离店面不远的马路边。“不敢睡太远,怕人抢东西。”

  宋贤明是从内地过来玉树做生意的外地人,觉得这里比家乡河南南阳的生意容易赚钱。震后第三天,他和妻子冒险进去塌了大半边的店铺,搬出没有被房子压坏的货品。同时,将香烟、矿泉水、方便面等紧缺物资摆在店门口对面的马路上售卖。

  在震后物资匮乏的今天,这个地摊的商品可谓无所不包、且价钱公道:打火机1块,可口可乐4块,芙蓉王香烟25块。

  还有方便面、玩具,甚至泡泡糖。

  尽管有工商和巡警不定时从摊边走过,宋贤明非常警惕地注视着每一个围在摊边的购物者。他的杂货摊,上午就被抢了好几条香烟,还有方便面,损失上千块。

  宋贤明准备把货处理完就回老家了,他无奈地告诉记者“也不能怨人家抢,人饿了没办法。”

  目前,公安部已经调派四川成都、四川甘孜和甘肃兰州3支特警队进驻灾区驰援玉树。每个灾民集中的帐篷区,都安排了公安或者武警定时执勤。

  青海省公安厅官员接受采访时表示,警方已经加强警力,将严厉打击哄抢救灾物资、盗窃灾民财产等违法犯罪活动,重点做好灾民临时安置点、物资分发点、金融网点、油气油库,单位店铺、城市街面等地点的安全守卫工作。

  白措

  地震过后,白措老师的心情非常糟糕,09级幼师班有14个学生被埋在学校教学楼的废墟下而遇难

  一场始料未及的地震,不仅毁掉了这座高原上的美丽城镇,也将玉树人的梦想推倒重来。

  32岁的白措是土生土长的玉树人,热爱故乡的她在外地上完大学便回到玉树州民族职业学校任教。地震前,她担任玉树州民族职业学校09级幼师班的班主任老师,有一群可爱的学生,还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地震过后,白措老师的心情非常糟糕———09级幼师班有14个学生被埋在学校教学楼的废墟下而遇难。

  看着一具又一具尸体从废墟中挖出,活泼开朗的白措老师变得不喜欢说话,守在教学楼前苦苦请求救援队员把废墟挖开了一遍又一遍。

  尽管学校已经在安排复课,但损失了将近一半学生的白措老师始终闷闷不乐,她担心自己是否有勇气面对这群幸存的学生。

  “新校园,会有的!新家园,会有的!”4月18日,胡锦涛总书记视察玉树地震灾区时,在已经恢复上课的玉树孤儿学校九年级教室黑板上写下了这两行字,给了灾区人民极大的鼓舞。

  玉树救灾工作正在紧张进行的同时,灾后重建也摆在了人们的面前。青海省政府在昨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透露,玉树灾后重建总的目标原则将是:建设高原生态旅游城市。

  生态旅游城市,对于绝大多数玉树人来说,这是一个陌生的字眼。对于露天而睡的他们来说,目前最需要的是个帐篷。但是,对于玉树的小青年来说,他们希望中央能够出台政策支持玉树重建,他们能够从中获益。

  尽管地震破坏了电力设施,但是胜利路上的太阳能路灯发出柔和的光。灯光让灾区人民看到丝丝希望。透过明亮的灯光,灾民们依然期待一个令人期待的全新玉树!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杨大正

  赵洪杰青海玉树报道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