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地震救援遭遇交通“最后一公里”瓶颈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04月20日09:29 南方日报

数据加载中……

  

一架架专机将在地震中受伤的群众送至西宁、成都。南方日报特派记者王亮摄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数万救援力量通过陆空快速集结,与时间赛跑,奖品是生命,代价也是生命。

  然而,高原机场运力有限、214国道超负荷通行、“最后一公里”瓶颈的寸步难行……

  如何破解救援通道之困?玉树地震带给我们的这道思考题值得好好琢磨。

  24小时空路快速集结

  玉树机场断电,民航部门运用短波及时与玉树机场取得联系,命令他们紧急启动油机发电

  玉树地震发生的当天晚上,中国国际地震救援队就搭乘空军飞机,从北京飞抵玉树。与此同时,数万解放军、武警、消防、边防等救援力量,在一夜之间从全国各地赶到了青藏高原的这片腹地。

  传统的救援理论告诉我们,地震的“黄金救援时间”是震后的72小时,而震后30分钟内能被救出的伤员救活率高达99%,这个存活率在震后的第5天则降低到7.4%。

  这无疑就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比赛。

  对地处内陆地区的玉树州而言,陆、空是仅有的两个交通通道。

  而从陆路来看,玉树州距离省会西宁有820多公里,路不好走,行车至少要十个小时以上;距离西边的青藏铁路也有360多公里。交通的不便给震后救援造成很大困难。

  这样一来,在第一时间,空中便成了最快捷的交通要道。

  记者在玉树机场采访得知,地震发生后,玉树机场断电,通讯也无法及时与外界取得联系,民航部门运用短波及时与玉树机场取得联系,命令他们紧急启动油机发电,在一小时内完成了机场的各项运行保障工作,这项应急措施也确保了当天下午2点钟载着青海省委省政府领导的飞机能在第一时间赶到玉树了解灾情、部署抗震救灾工作。

  玉树机场是一个支线机场,去年8月1日才正式通航,机场设施相对简陋,不具备夜航开放条件,且海拔高度近4000米,是一个高原机场。

  为此,民航局在原来60名工作人员的基础上,从西北地区抽调了50名专业技术人员赶到玉树机场,保证各个岗位各项工作的开展;空军则专门派出一支夜航保障小分队,调派了应急助航灯光系统。

  在这条“空中救援通道”的两端,各方也积极行动起来,不耽搁一分一秒:这一端,飞机落地以后,由武警战士在最快时间卸下救援物资,紧接着,装载伤病员的汽车直接停在飞机下,伤病员直接就能被送上飞机;那一端,成都、西安等地机场,通往各大救助医院的“生命通道”畅通无阻,公安交警对伤员接送、开道、护卫实行“无缝对接”,确保抢救生命在公安环节不误一分一秒。

  “最后一公里”瓶颈

  在距离结古镇约二三十公里的地方,部分路段有滑坡迹象,车辆越来越多,排成了长队

  空中通道毕竟有限。

  玉树机场仅有3个停机位,进场的飞机都需要“排队”,运力自然有限。

  陆路的输送方式仍然不可小觑。

  尽管玉树州离西宁有十多个小时的颠簸车程,相当多的救援部队、记者、志愿者仍是通过这种渠道进入灾区。

  “没办法,因为想从西宁直飞玉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一位志愿者对记者说。

  不少人发现,西宁至玉树的214国道上,地震的破坏造成塌方和桥梁出现裂缝,且相当一段都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原上,虽能通行,但运输能力十分有限。

  而且越来越多前往灾区的车辆让国道开始“超负荷”,原本西宁到玉树只需10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如今需要16个小时甚至更久。

  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副局长王金彪介绍,目前214国道日交通流量在3000辆左右,大部分都是往来玉树灾区的抢险救灾车辆。

  为此,公安部交通管理局不得不在地震发生两天后发出提示,“建议社会车辆选择其他道路行驶”。

  到了接近玉树州府结古镇的时候,却遭遇了“最后一公里”瓶颈!

  经214国道过来的同行告诉记者,在距离结古镇约二三十公里的地方,部分路段有滑坡迹象,虽然公路上已经被清理干净,但从灾区运送受伤人员出来的车辆越来越多,排成了长队,其中还有几辆救护车。在结古镇的胜利路、民主路等主干道,塞车现象之严重让人们心急如焚。

  通路,不要添堵

  来自四川甘孜的出租车司机,自愿结伴前来灾区参与救援,他们把车停在进入结古镇的一片空地上,然后徒步走进镇里

  为了确保运送伤员、救援队伍和物资装备的车辆顺畅通行,当地交警部门从17日开始对玉树县地震灾区道路实行交通管制,而玉树州6个县30名交警也已全员上路,连续奋战在一线,平均每人每天只休息不到3个小时。

  在214国道上,记者的同行遇到一群车队,他们都是来自四川甘孜的出租车司机,得知地震后,便自愿结伴前来灾区参与救援。和别人不同,这些司机们都把车停在进入结古镇的一片空地上,然后徒步走进镇里。

  “我们是来帮忙的,不是来添堵的。”一位司机这样说。再看他们的车里,放着一床又一床的被子,“白天进镇里救援,晚上回到车上睡觉,不给当地添麻烦。”

  温总理说:“一个民族在灾难中失去的,总会由进步来补偿。”两年前的汶川地震,堵住了救援通道,延误了救出更多生命的时间;两年后的玉树地震,大自然没有给我们“添堵”,只是不要让我们自己给堵住了路。

  不要添堵,也要通路。

  有军事观察员指出,我国西部地区的国土面积如此广阔,一旦哪个方向发生突发状况,军队和国家的应急力量能不能及时投送到位,关键是看当地的航空、铁路、公路等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情况。对于广袤的西部地区来说,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不仅是发展经济的根本,也是国家应急救援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是军队战斗力的“倍增器”。

  据了解,这几年铁道部加快了青海省和连接青海省周边的铁路建设,如青藏铁路的格尔木到拉萨段和兰青铁路复线都已建成通车,青藏线西格段正在建第二条线路,“格尔木-敦煌”线路的前期工作也在展开。随着这些铁路的建设和通车,青海省运输能力将大幅度提升。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洪奕宜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