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广州29条河涌将“被美容”(组图)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06月05日05:13 南方都市报

数据加载中……

  摘要:广州市是水网发达的地区,据统计,全市共有231条河涌,受污染河涌有116条。从2002年起,与建设污水处理厂几乎同时,一个规模浩大的河涌整治工程在广州231条河涌之中受污染最严重的116条河涌开工。据了解,截至2004年底,基本完成马涌、新河浦涌、荔湾涌等24条河涌的截污工作,清除了引致水体发黑发臭的底泥,水质情况大大改善,基本达到与珠江同质。

  

河涌是广州身体里的毛细血管,它让城市更畅通。

  

毓灵桥见证了河涌的历史。

  ■ 地标

  越秀桥

  东濠涌是广州众多河涌中具有典型意义的一条河涌。有河,就会有桥。东濠涌上一共有五座桥,越秀桥是其中之一,也是市中心众多桥中,知名度较高的。越秀桥位于东风东路与越秀北路交接处,东濠涌高架桥下。因为这个车站是到达许多重要地点的所在,越秀桥也成为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点。但真正的越秀桥却并不好找,事实上,它已经被纵横交错的高架路和大排长龙的车流淹没了。在高架桥南面,就会发现刻有“越秀桥”三个大字的越秀桥。这是一座小桥,桥面已经残破,桥底依然河水流淌,只不过声音被马路上嘈杂的汽车声掩盖了。

  毓灵桥

  毓灵桥建于清代,距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桥体跨越大涌口,美丽而宁静。这座两层高的建筑,承载了老一辈的回忆。由于年代久远,这两座建筑一度被埋没,随着荔湾整治大涌口,才得以再次进入大家的视野。据说以前这里没有栏杆,两边只有几棵树,还杂草丛生。但现在,绿树成荫、还有亲水堤岸,成了大家闲话家常的好去处。

  亚运城

  位于番禺的亚运城内有三条河涌:官涌、南派涌、裕丰涌,它们贯穿亚运城整个地块。

  整治前,由于河道狭窄,河床填满淤泥,水浮萍泛滥,两岸往往杂草丛生,河涌因排水不畅而污染严重,在炎热的夏季散发出刺鼻的味道。现在,已经通过了对这些河涌上游排污管的普查,所有的污染企业已经完成整改或关停,整个亚运村范围内河涌综合整治工程也已经通过验收。有关专家介绍,亚运城将建成以岭南水乡风情为主题的建筑,营造岭南水乡景色。

  ■ 现场

  东濠涌 亲水生态廊带来欣喜

  近几年,东濠涌是广州河涌整治的一大重点,就在两年前,水面散发的气味仍很刺鼻,两边的水泥护栏也常是残缺的。

  今天河涌的两岸,已种植了一些花草树木,景观焕然一新,最让人欣喜的则是再闻不到河涌刺鼻的味道。而在东濠涌豪贤路口对开,水面豁然开朗,市民踏过鹅卵石就可以下到河涌。据了解,这是一个亲水平台,整个东濠涌正常水深是60厘米,等全部整治好,市民可以下来玩水嬉戏。而被称为广州最后一座护城桥的小东门桥就横跨东濠涌之上,年久失修,不过,接下来政府将按“修旧如旧”的原则进行修葺。届时,将可在城市中寻到旧时岭南水乡小桥、流水、人家的些许模样。

  新河浦涌 水清鱼游,树影婆娑

  现在的新河浦涌一片绿色,更让人惊喜的是,河涌的水相当清澈,在河边清理涌内树叶的环卫工人说,现在何止水清,还有鱼呢。她说,现在每天都有工人清理河涌的垃圾,跟以前比,往涌里乱扔垃圾的情况也少了很多。而且,现在涌里的水是活水,是循环流动的,而非一潭死水。

  住在附近的黄女士表示,自从近年开始治理臭河涌后,空气好很多,原来因为受不了河涌的臭气,大热天也得关着窗户,而今年以来,她们家的窗户就都开着了,河涌的臭味已基本没有。她证实,现在河涌里真的可以养鱼了,闲时,她带着孙子都会在涌边玩。宁静的下午,在树影婆娑中,新河浦涌有着一种典雅的美,与它周围的东山洋楼相映生辉。

  ■ 数据库

  2010年,29条河涌将“被美容”

  广州市是水网发达的地区,据统计,全市共有231条河涌,受污染河涌有116条。从2002年起,与建设污水处理厂几乎同时,一个规模浩大的河涌整治工程在广州231条河涌之中受污染最严重的116条河涌开工。据了解,截至2004年底,基本完成马涌、新河浦涌、荔湾涌等24条河涌的截污工作,清除了引致水体发黑发臭的底泥,水质情况大大改善,基本达到与珠江同质。

  按政府的规划,到2010年,珠江水质基本变清,水源地水质达标率≥98%,中心城区河涌不黑不臭,29条与市民生活关系紧密的河涌将成为29道风景线。

  ■ 语文

  清谭敬昭《珠江竹枝词》描述道:“珠海珠江是变居,柳阴停棹晚船初。水头潮长卖花去,水尾潮来人卖鱼。”正是广州旧时生态环境的真实写照。

  清阮元《广东通志》指出:“广州城内古渠有六脉,渠通于濠,濠通于海。六脉通而城中无水患。”

  至今,越秀桥桥头仍然竖立着1932年国民党政府的《整理东濠下游碑记》,记载了1932年7月,广州遭受百年未见的暴雨,东濠上游山洪爆发,小北地区水灾情况最为严重,“塌宇伤人,遽罹浩劫百年以来未尝有也”。次年秋天又遭水患,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了极大的威胁。为了缓解水情,国民党政府筹款修冶东濠。工程从1933年10月开始,到1935年秋完成。

  广州市前市长张广宁说:“231条河涌是广州最宝贵的财富!”

  某市民说:“治理广州的臭河涌,投入了500个亿,500亿,白花花的银子啊,砸到水里,怎样都会听到一个声音的。”

  ■ 憧憬

  保留河涌,再现一个岭南水乡

  旧时星罗棋布的河涌,现在也就只有200多条,但在广州城中穿行,很多人会有一个感觉,就是没有任何阻隔交通的印象。

  比如东濠涌本来很长,穿经过东西向的沿江路、中山路、东风路等城市主干道,过广州最繁华的地段,没有一丝的跌宕起伏,如果不是刻意寻找,它平静得几乎会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如果不是它曾经让人记忆深刻的难闻臭味,可能就随着城市土地的被蚕食而消失了。但事实上,河涌对这个城市的意义是不可估量的。它的存在,见证了岭南水乡的历史,并以延续至今的姿态让城市的脉络更为丰富乃至柔和。一个没有水的城市是干涩的,广州的河涌不只柔软了都市的钢铁森林,也让这个城市更具智慧。

  当我们让这些臭河涌不再臭、清水流淌其间时,将在城市中再现一个现代的岭南水乡。

  采写:南都记者 黄河方

  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