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妇联首任男部长回应“宋山木事件”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06月06日10:41 南方都市报

数据加载中……

  正如网友所说,宋山木不止一个,关键在于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铲除这样的人为非作歹的社会土壤。如果社会充满对性骚扰默许的意识,有再好的法律也难行得通。

  广东省妇联今年初首次公选男处长,资深检察官杨世强成为两名男性之一,就任省妇联权益部部长。新官上任,他就注意到5月事发的宋山木疑似性侵害女下属案。杨世强接受南方都市报独家采访表示,他“看遍了”这个案子的所有报道,“对于这样的事件,妇联不能不发出自己的声音。”他说,他在妇联工作的第一批名片背后,要印上“善待每一位女性,生活将更有尊严”。

  谈宋山木案建议受害者站出来

  南方都市报(下简称南都):你最初知道宋山木案,第一感受是什么?

  杨世强:这不是一宗简单的涉嫌强奸案,令人愤慨,也值得人深思。案子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是否构成强奸罪,应该由司法机关判定。公众和媒体不应该“舆论审判”。不过,我们建议其他之前的受害人勇于站出来。社会上确实有些所谓成功人士,对女性为所欲为,漠视其权益和尊严;对弱势群体权益横加剥夺,毫无感恩悲悯之心。但同时,让人深思的是,正如网友所说,宋山木不止一个,关键在于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铲除这样的人为非作歹的社会土壤。

  南都:就目前的案情来说,只有一位受害者报案,但有几位投诉者对媒体表示自己也被性侵过。警方是否有必要联系这些投诉人,追究可能的累犯记录呢?

  杨世强:我们建议其他之前的受害人勇于站出来。宋山木案中,受害者罗云最值得肯定的一点,是坚决抗争。我注意到这个案子得到公安司法部门足够的重视,很快立案、侦查、批捕。我很欣赏她说的:相信法律最终会做出公正判决。

  南都:现场、证据都没有了,她们也许觉得出来有风险。

  杨世强:必须强调指出,被害人的陈述本身,就是证据。站出来报案,是这些受害人的权利。

  南都:投诉的最早性侵案例发生在2003年,证据完全没有了。

  杨世强:2003年当然可以报案。强奸罪是重罪,追溯时效很长,有法定加重情节是20年,2003年的事完全可以报案,但关键是能否找到证据。

  南都:妇联在这个过程中能提供什么帮助呢?

  杨世强:若是找到我们,我们可以支持她,教她怎么做;同时为她提供心理和精神上的支持。她们也可以把投诉材料交给我们,由我们移交警方。

  谈广州反性骚扰立法立法之外还需要社会共识

  南都:最近广州市通过了《广州市妇女权益保障规定》,其中有反性骚扰的条文。

  杨世强:广州的反性骚扰立法总体上是值得肯定的。作为省会城市,广州的规定很务实,但仍然需要时间和实践的机会来不断完善,如何做才能可行又有效。

  反对性骚扰,立法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古语云“徒法不足以自行”,还需要社会有底线的共识———女性人身权的保护,全社会要给予关注和支持。某些人认为现在观念开放了,不把对女性的骚扰视为违法,认为那是“风流”,如果社会充满这种对性骚扰默许的意识,有再好的法律也难行得通。

  南都:你办过很多女性受性侵的案子,对职业妇女有没有什么建议?

  杨世强:确实面临压力,女孩子尤其就业紧张。具体到防范性骚扰和性侵害,我想教她们几招:一是要有自保意识,小白兔进入大森林,有大灰狼盯着呢,要懂得回避可能遭受骚扰和侵害的环境与氛围;二是遇上了性骚扰和侵害,要善于、勇于抗争,特别要懂得坚决说不;三是万一发生不幸,注意千方百计保存证据———现场、物证书证、音像资料等等,并及时报案;四是在心理上,绝不要被对方虚张声势的表面迷惑,不要以为自己无依无靠,要相信,他再牛,公安、司法机关也绝不是他们家开的店。还要记得,一旦遇到执法、司法不公的情形,要及时向妇联等部门投诉,寻求支持。

  南都:作为一名男性,您为什么加入妇联的维权部门?

  杨世强:我很赞赏妇联组织的胸怀和眼光,不把妇联看成女性独属的两亩三分地,有创新思维。我自己在检察官生涯中,遇到过各种各样对妇女严重侵害的案子,有一些恶性案件,就是因为妇女权益长期得不到维护而导致的悲剧。我个人在妇联未必能做什么大事,但希望能为弱者提供帮助、为增进社会福祉作出努力。

  我要强调的是,遇到严重侵害妇女权益的公共事件,妇联一定会发出我们的声音。

  采写 南都记者 李思磐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