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溪四栋违建商铺明日拆完 村社损失逾五百万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08月20日02:34 金羊网-新快报

数据加载中……

  

■一栋违法建筑已被拆去一半。

  《棠溪违建成堆抢建成风》追踪

  白云区纪检监察机关介入调查,相关渎职人员将受惩处

  ■新快报记者 王华平/统筹

  ■新快报记者 尹政军 见习记者 付玉良/文图

  针对白云棠溪违建抢建成风现象,媒体多日连续报道后,引起了白云区委、区政府高度关注,白云区城管于18日对棠溪四栋违建商铺进行清拆。昨日,记者再次走访清拆现场,发现有一栋违法建筑的拆迁进程已过半,预计四栋违建商铺明日能全部拆完。

  昨日拆迁进程已经过半

  昨日中午时分,记者赶至棠溪村大围四段的拆迁现场。发现其中一栋违法建筑已被拆去一半,部分楼体已由两层变成了一层,有几个工人模样的男子在捡拾建筑材料,少许城管执法人员在现场进行监督。

  “昨天拆到天黑没拆完,今天接着拆,反正要一拆到底。”在拆迁现场,白云区城管局副政委兼新闻发言人韩柏表态,针对棠溪这些违法建筑,无论白云区委、区政府还是白云区城管局,都决心用钢的意志、铁的手腕坚决拆除。

  记者昨日从相关渠道获悉,目前,白云区纪检监察机关已经启动倒查问责程序,纪检部门已传召相关的责任人问话,对一些在违建中失察渎职的行为将进行惩处。

  书记吐苦水称“亏大了”

  棠溪村村委书记梁锐邦站在倒下的违建前,神情有些沮丧。面对记者的采访,他大吐苦水:“其实城中村都是这么干的,这次亏大了。”梁锐邦坦言,九社工业大楼及九社三段工业区确实没有报建,是违章建筑,城管部门也曾多次查处,“但村社要发展,村民要吃饭,我们还是只能建。”

  梁锐邦介绍,目前城中村中的很多用地都没有纳入规划之内,因为用地历史遗留问题,根本无法办理报建手续。“我们也想报建,但报不了啊。”梁锐邦说,目前村社股民的全部经济来源主要依靠村社自建工厂商铺出租收取租金来分红,“比如工业区这些地,要建房子报建不了,但如果用来做农地,现在的环境根本做不了农地,水浸就浸到了四米高。”梁锐邦说,看着这些房子被推倒,村民们都在心痛,但也无可奈何,他希望,政府能更加完善城乡规划,在城乡改造中给一些违法建筑能补办相关手续。

  据梁锐邦称,此次拆除的四栋建筑,他们直接损失超过500万元。“这些钱都是向银行贷款的,一个村社就贷了1000多万元。”梁锐邦说,此次拆违不会影响到施工方的利益,村社也会按照相关合同支付施工方的建设费用。

  白云城管

  违建者玩猫抓老鼠游戏

  为何三年前的违建时至今日才开始清拆?韩柏表示这中间存在信息获知较晚及违建业主顶风作案的问题。据韩柏介绍,其实白云区城管执法队在获知这个地段存在违建现象后,曾多次给违建方下达了停工通知书,并作停水停电处理,还曾派人前往收缴过建筑工具。

  “但我们去了他们就停工,我们一走他们又开工。”韩柏说,违建方就是这样一直在和执法部门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据韩柏介绍,此次拆除的四栋违建商铺因是近期新建,没有办过任何手续,从头到尾属于彻底的违建,因此白云区城管在核实后立刻做出了清拆的决定。而其他11宗已立案的违法建筑本身就是建设用地,且办理了部分手续,因此需要在调查核实后再做处理。

  棠景街街道办

  以为能搞掂所以没上报

  面对如此之多的违法建筑,作为上级主管部门的棠景街街道办为何瞒而不报?该街道办副主任林苏泉的解释是“当初不报可能是以为我们能监管下来,没想到最后做得不尽人意。”

  林苏泉介绍,在城管部门发出停工通知书后,街道办也曾找到违建方的村社干部进行协调,但是对方根本不听。而之所以不按规定上报是以为街道办这边能监管好,而且工地建设期间也曾发生过一些事故,所以一直拖到现在。但是林苏泉同时表示,在整个事件当中,街道办和城管执法中队没有任何人与违建方有任何利益关系。

转发此文至微博
更多关于 棠溪 违建 的新闻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