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地铁疑云:施工方承认瞒报 半年内不得投标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10月13日10:11 新快网-新快报

数据加载中……
广州地铁疑云:施工方承认瞒报半年内不得投标

市建委负责人表示,三号线北延段尚未进行建设项目竣工验收,广大市民无需担心。王翔/摄(资料图片)

广州地铁疑云:施工方承认瞒报半年内不得投标

为保证工程进度,工人们在紧张施工。王翔/摄(资料图)
广州地铁疑云:施工方承认瞒报半年内不得投标

广州市地铁设计院副院长农兴中。新快报记者 王飞/摄

  钟吉章网上“冒死爆料”早已引起网监部门注意

  钟吉章可能也想不到,早在半月前,他的爆料就已引起了广州市网监部门的注意。据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检测总站透露,网监部门早将他帖子的内容转到了万庆良市长的手上。万市长迅速作出指示,要求市建委彻查此事,形成书面报告后上交。此后,广州市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迅速介入调查,认定施工方存在欺瞒行为,并作出了严惩施工方的决定。

  网监部门监测到钟工爆料

  昨日上午,新快报记者从广东省建设厅辖下的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检测总站了解到,早在9月中旬,广州市网监部门就已经监测到了钟吉章在网络上的“冒死曝料”。

  “我们当时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在网监部门监测到这些信息后,就将情况上报到了万庆良市长手里。万市长作了指示,要求市建委迅速介入调查。”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检测总站第八检测所专门检测隧道工程的杨所长表示。据了解,在此之后,市监测站迅速对此事立案查处。

  省监测站复查全程拍录像

  据杨所长告诉记者,在万市长做出指示之后,建委就要求广州市地下铁道总公司迅速进行复查,排除安全隐患。9月28日,广州市地下铁道总公司委托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检测总站对“地铁三号线北延段嘉禾望岗至龙归站”两条联络通道进行全面复查。9月30日凌晨,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检测总站第八检测所在地铁方、监理方的陪同下,对两个联络通道进行抽芯检测,并全程拍摄录像,保证检测数据的公正公平。

  九个样本少半不达设计标准

  据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总站向新快报记者透露,在9月30日采取的钻芯法抽样检测中,两条联络通道一共抽取了9个样本,其中2号通道5个样本,3号通道4个样本。当新快报记者问到具体的数据时,负责抽检的第八检测部专门检测隧道工程的杨所长告诉记者:“9个样本中有超过一半以上是合格的,但复查结果与前两次是基本一致。”

  但据杨所长透露,他记忆中,无论是2号还是3号通道,应该都有达不到标准的样品。而且,无论是有多少样品达到标准,只要有一个不达标准,上报时均必须按照最低的数据上报。不过,对于具体的检测数据,则由于检测方只对委托方负责,故不方便透露。

  地铁设计院副院长农兴中只说了一句话

  “工程绝对没安全隐患”

  新快报讯 昨日,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地铁三号线北延段就是由广州市地铁设计研究院设计的,但截止至昨日,设计院都未对该工程的有关设计问题做任何说明,在记者上门追堵后,设计院副院长农兴中终于表态:即使未达C30标准,工程也绝对没有安全隐患。

  记者了解到,该院对北延段嘉禾望岗至龙归站土建工程最初的设计要求等级为C30(即混凝土强度值须在30MPa以上),但在验收时,设计单位却按照C25等级对3号联络通道进行了验算。设计方此举的依据是什么?是否意味着降低了工程安全等级?

  为了了解这一情况,记者昨日上午赶至工程设计方——广州市地铁设计研究院采访,却意外遭到了对方的强烈阻拦。为了赶走记者,前台接待人员甚至叫来了保安“监督”记者下楼。

  昨日下午,新快报记者及广东电视台记者再次来到地铁设计院采访,得知记者来到,该设计院没有安排任何人员接受记者采访。在等了近半个小时后,记者一行最终在楼梯处“堵”到了该院副院长农兴中。

  对于记者的这一“无奈而为”的举动,农兴中表示:“你们这种行为我认为不妥当,这个事情所有资料都已经给了总公司的宣传部,你们可以问他们要,我不接受采访。”

  当记者提出“三号线北延段到底有没有安全隐患,市民都很想知道”的问题后,农兴中肯定地表示“绝对没有”,然后就不再作任何回应。

  施工方母公司北京建工集团回应

  调查结束前什么都不说

  新快报讯上午说一定要出来回应,到了下午却“什么都不说”,北京长城B+B公司的母公司——北京建工集团选择沉默姿态应对公众。而广州分公司则说:“地铁公司的说法,就是我们的说法。”

  ●北京建工集团

  上午要开口下午又沉默

  昨日上午,新快报记者致电北京建工集团公关宣传部副部长郭海钢,郭表示,作为北京长城B+B公司的母公司,北京建工集团“有义务也有必要对媒体进行回应”。郭海钢说:“今日(指10月12日)下午广州方面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届时将把相关情况向社会公布。”郭同时补充,新闻发布会时间未定,但“下午一定会有人站出来说话”。而直至下午4时,记者仍然没有接到任何参加新闻发布会的通知。郭海钢告诉记者,发布会是他“听错了”,目前他们“正在配合有关部门做相关调查”。

  但“有关部门”与“相关调查”是什么呢?郭表示“我也不知道”。

  “总之,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我们什么都不会说,也不能说。”郭强调说。

  ●广州分公司

  按照地铁公司说法为准

  北京长城B+B公司广州分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有关情况一律以地铁公司说法为准。“广州分公司不会对这件事情做出任何公开回应,一切情况都由广州地铁公司进行发布。”该工作人员说。

  ●中原监理

  多人推诿回避记者采访

  昨日下午,新快报记者致电地铁三号线北延段工程的监理方,中煤邯郸中原建设监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对方拒绝了记者采访。

  记者在中煤邯郸中原建设监理咨询公司(以下简称中原监理)网站上看到,由该公司监理的地铁土建工程及地铁装修安装工程共有29项,其中仅广州就有6项,分别涉及到广州地铁三号、四号、五号和六号线,总投资近20亿元。

  下午2时30分许,记者拨通中原监理的电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向记者证实,中原监理受广州地铁公司委托,对广州地铁三号线北延段土建施工进行监理,其监理标段包含4个盾构区间,1个车站。估算总投资约10亿元。之后,该女士让记者拨打另一个电话号码,随即挂断电话。

  记者拨通另一个电话后,经证实接电话的男士为中原监理公司办公室的办事员,面对记者的提问,他不断重复:“我什么都不知道。”后来,该男子表示,要去请示总经理,并请记者稍后再打电话。但是,截至记者发稿时,两个电话均无人接听。

  市建委负责人昨日回应:三号线北延段尚未竣工验收

  新快报讯 (记者廖颖谊)昨日,市建委有关负责人就“三号线北延段第6标段涉嫌验收造假”问题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号线北延段尚未进行建设项目竣工验收,因此不存在工程在验收后仍存在安全隐患的问题,广大市民无需担心。

  据介绍,根据地铁工程验收程序,整个工程验收工作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建设管理方验收,第二个阶段是建设项目竣工验收,而第二阶段的验收才是政府有关部门或项目批准机关进行的验收,是对建设工程、设计、系统功能、建设投资的全面检验。

  该负责人特别强调,现在该工程还没进行最后的项目竣工验收,且媒体报道的问题有关部门也早已获悉,并正在进行相应的改善措施。“即使是地铁方面通过了前期的建设管理方验收,政府部门在最后的竣工验收前,肯定会责令把存在的问题先解决好的,所以市民不用担心最终通过验收后的工程会有安全隐患。”该负责人特别补充道。

  施工方被记不良行为 最长半年不得再投标

  行政处罚程序已启动,施工方承认瞒报行为

  昨日下午,市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站长袁鄂向新快报记者通报,该站已对施工方北京长城贝尔芬格伯格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记“不良行为”,并挂在广州市建委网站上公示。施工方今后将在最短三个月最长半年时间内,不得再到广州投标。

  同时,该站已经对施工方启动了行政处罚程序,完成了调查取证笔录,施工方已承认其瞒报行为。

  “记过”处罚比较重

  下午5时左右,记者在广州市建委网站上看到,在奖惩公示栏中的“不良行为”记录中,北京长城贝尔芬格伯格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已被挂在了头条。上面显示该公司问题内容是“在广州市轨道交通三号线北延段施工6标[嘉禾站~龙归站盾构区间(二)]土建工程项目中,隐瞒了3#联络通道实体检测不合格报告”。

  据市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站长袁鄂介绍,记“不良行为”是对施工单位非常严重的处罚,施工单位最少三个月内将不得再到广州进行投标,最长时间为半年。“这就像犯人服刑,如果施工单位在这期间表现良好,则可以减少‘服刑'时间,但最短不得少于三个月,反之则会加长其‘服刑期’,最长为半年。”袁鄂说。

  已完成调查取证笔录

  据袁鄂介绍,除此之外,监督站执法部已经对施工方进行了调查,并于昨日完成了调查取证笔录,主要就施工方在施工过程中的各项行为进行问询。袁鄂告诉记者:“施工方已经承认了其瞒报行为,这也是我们对他记‘不良行为’的一个依据。”

  “但是对施工方的具体处罚决定还得等调查完全结束,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半年。”袁鄂说。

  热点质疑

  1 施工方是否存在偷工减料?

  分析:昨日上午,一位从事工程质量鉴定多年的专家邓工程师告诉新快报记者,根据他的多年从业经验,地铁三号线北延段混凝土强度达不到标准或是因为施工振导过程中不够精细。

  邓工告诉记者,出现混凝土抗压强度达不到设计标准的原因有多种,包括施工方在浇铸及振导过程中操作不到位等。对于市民普遍质疑的施工方是否存在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的情况,邓工分析,由于不同等级的水泥差价不大,利润空间也不大,再加上地铁里用的混凝土并不多,偷工减料的可能性较小。

  2 施工方为何隐瞒“不达标”?

  分析:据一位从事工程质量鉴定多年的工程师称,如果确如广州市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所通报的那样:施工方隐瞒谎报检测结果,那么,他们有可能是出于尽量避免后期整改加固的费用,或是怕影响该工程被评为“优质工程”。

  3 达不到标准能否通过验收?

  分析:这名从事工程质量鉴定多年的工程师告诉记者,无论是房屋安全的鉴定还是地铁的验收,都有相关的国家标准,这是衡量工程是否安全的下限,不能低于这个标准。他说,设计工程的时候,设计方一般会出于保守、安全的考虑,提高设计标准,预留一些空间。因此不能武断地说,没达到设计标准就是不安全的,要根据具体数据进行验算之后进行确定。

  针对“地铁三号线北延段联络通道”被怀疑检测不合格的说法,该工程师表示,根据国家相关规定,若检测结果达不到设计标准,但经原设计单位核算认可,能够满足构成安全使用功能的检验,可予以验收。

  4 施工方为何能够瞒报过关?

  分析:据了解,工程完工后地铁公司委托了广州市建设工程质量安全检测中心进行检测,检测结果为不合格。既然是地铁公司委托的,那为何这份“不合格”的检测报告地铁公司不知情呢?“那是因为在这之间存在一个程序上的‘漏洞’。”市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检测项目是地铁公司委托的,但检测结果出来后,却会按照惯例拿到施工方处进行归档。

  “可能施工方就是利用了这一程序上的漏洞,在发现检测不合格后,又自己委托了穗监进行检测,然后再将不合格的数据瞒报,只上交合格的数据。”该工作人员表示。“施工方在瞒报时,地铁公司那边可能一时疏忽没有发现。”该工作人员同时表示,目前这一程序上的漏洞已经被堵死,各检测中心的检测报告以后将直接通过网络上传至数据库,监督站可随时调阅。

  专家观点

  工程局部不达标通过验收不罕见

  新快报讯 (记者 陈红艳)工程不达设计标准也可能安全么?三号线北延段还能坐么?联络通道不达设计标准会否影响地铁主通道安全?其他地铁联络通道是否存在类似问题?对于公众的这些疑问,一名从事土木工程建设12年的高级工程师表示,设计强度“拔高”技术要求是“行规”,而工程局部不达设计标准也通过验收的案例并不罕见,可谓时有发生。

  未达要求并非就不安全

  这名曾经在广州地铁公司从事一线建设工作的高级工程师表示,一项工程在设计时,其设计强度往往会考虑到施工难度、材料稳定性等因素而包含“富余量”,即设计人员可能将设计要求“拔高”,“这很常见的,都算行规了”。

  “这就意味着,一项工程即便没有达到设计文件中的要求,也不能说它就是不安全的,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该专家解释。

  市民不必担心结构安全

  不达设计要求,但满足了安全要求,是否可以验收?“这种情况算正常现象吧。工程局部不达设计要求却通过验收的案例,在工程界并不罕见啊,在隧道、桥梁、大楼、马路的建设中都会存在,时有发生,这不算‘恐怖事件’,也不是什么‘潜规则’。”该专家指出,做过工程的人,可能都会碰到这样的情况,一项工程甚至会因为混凝土质量不稳定而导致无法达到设计标准。

  这名高工举例说,好比一座桥,主体结构都没有问题,防撞墙的设计强度为C15,但实际只有C14,但你不能因为这个防撞墙没达设计值而说这座桥是危桥啊!“所以大家也不必过于担心三号线北延段的结构安全。”

  (记者 王华平 李咏祁 付玉良 罗琼 徐娜 实习生 吴申 张国锋)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