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3岁女童被后妈打骨折 晕倒在家中厕所(图)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4月01日05:48 南方网

 
蓝水清想给女儿擦擦脸,毛巾一碰,红红就哭出声来。记者 门君诚 摄

   记者门君诚 蓝水清晚上11时许回到了出租屋,推门一看只有妻子邓樟娜一人在睡觉,3岁多的女儿红红不见了踪影。“红红呢?”“厕所里面”。当他推开厕所的门大吃一惊———红红头上流着血、面部和四肢发黑,屁股坐在马桶里已经昏迷。29岁的蓝水清说,他哭了。此时红红刚来到佛山爸爸身边还不到一周时间。

  伤情:头骨骨折全身淤青

  昨天上午10时,在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神经外科一区32病床。暖暖的阳光直射了进来,3岁的红红昏睡在病床的中央,药水缓缓流入了她的体内。红红的爸爸蓝水清一夜没有合眼,他打来了一盆水想给女儿擦擦脸,毛巾一碰到红红,她就哭出声来。

  红红的头顶有一个明显的伤口,一两厘米长有一些凝固了的血迹。小小的额头肿得很高,左右脸及脖子下面全部淤青,裸露在外的两只小手也有些发黑。蓝水清翻了翻女儿的背部,也全是伤痕,女儿又是一阵哇哇哭叫。

  神经外科的医生称,伤者头骨骨折、颅内出血,面部、背部等多处软组织损伤,仍然需要住院观察。

  事发:女孩满身是伤被弃厕所

  29岁的蓝水清是茂名人,在南海罗村一五金厂打工,租住在水部村,3月30日他上晚班。“下午1点多上班,晚上10点半才下班。”

  蓝水清告诉记者,下班后他还在厂里吃了消夜,回到家中已是11点多了。他的租房位于一个民居的底楼,只有五六平米大。“我进门后她在睡觉,但床上看不到红红,我问她,红红哪里去了,她说在厕所。”

  厕所就在门口,蓝水清推开厕所的门惊呆了。“我女儿坐在厕所里,头上有血,身上都发黑了。”蓝水清问妻子邓樟娜是怎么回事,邓只是轻淡地说,孩子不听话。

  看到孩子的遭遇,蓝水清心里一酸眼泪扑簌地流了下来。他抱起孩子给表哥李某打了电话,一起带孩子去了罗村医院,因伤势严重又跑到了佛山中医院,凌晨1时许再次转到了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

  家庭:妻子刚过门 疑有抑郁症

  邓樟娜是蓝水清的第二任妻子。2007年6月,蓝水清和第一任妻子婚后生了女儿红红,一个月后前妻离家出走,两人很快离婚。蓝水清的母亲早已过世,红红只好丢给蓝水清80多岁的奶奶在老家抚养。

  今年春节前,蓝水清认识了邓樟娜,两人于正月初八办理了结婚手续。年后,蓝水清带妻子回佛山打工。

  “我奶奶今年86岁了,现在实在带不了我女儿了。”3月25日,红红被从茂名接到佛山爸爸和后妈身边。

  在这几天里,后妈邓樟娜偶尔也会打红红,“但都很轻,也没事”。前晚蓝水清问妻子为何打伤女儿,得到一句“孩子不听话”的理由。蓝水清还告诉记者,婚后他听岳父说邓患有抑郁症,但并没有确诊。事发后,蓝水清并没有报警,他的理由是先给孩子看病,“如果报警了,又要离婚,我的负担更重。”

  调查:后妈见到记者快快关门

  昨天12时许,记者找到了蓝水清租住的水部村六巷的屋子。走进屋子,左边靠近门口就是厕所,里面是一张双人床和一个柜子,邓樟娜正站在柜子旁边手里忙乎着什么,但厕所里已经被冲洗得干干净净,看不到任何血迹。

  当记者询问孩子是怎么受伤的,邓樟娜得知了记者的身份后,有些生气地说:“我不知道。你们出去!”将记者轰出了屋子,关上了两扇铁门并从里面关上了门闩。

  记者走出巷子站在巷口等候,邓打开了门站在门口左右张望。看到记者走了过来,她立即转身回到屋里关上了门。

  住在隔壁的一位广西女子告诉记者,前天上午她还和邓樟娜一起逛街,当时带了红红并没有什么异常,下午红红一个人还在巷子里跑来跑去。“晚上八九点钟听到孩子哭,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没有多管。”直到昨天中午,这名女子才知道了红红遭到了毒手。

  线索提供:欧女士200元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