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山市长到阶下囚 “李启红案”内幕大起底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4月02日03:13 信息时报

中山公用集团公司,既是让李启红“发财”的地方,也是让李启红栽跟斗的地方。
案件人物关系图案件人物关系图

  □专题统筹 李朝涛 闫晓光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闫晓光 罗阳辉 魏徽徽 周舒婷  

  专题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陆明杰(除署名外)

  “一走上领导岗位,我内心有个承诺:一定要认认真真地为老百姓办点好事,办点实事。”2008年11月,央视《半边天》栏目制作了一个对中山市市长李启红的专访——《女人的力量》,李启红在节目中畅谈“幸福城市的幸福市长”。事隔一年半,内幕交易案案发,李启红再也幸福不起来。

  4月6日和7日,李启红,还有她的丈夫、弟弟和弟媳及中山公用事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数名高管共十名被告将在广州受审。李启红被控内幕交易罪、泄露内幕信息罪、受贿罪三项罪名。曾经辉煌一时的女市长幸福不再。

  被双规当天还上了头版头条

  2010年5月30日晚10点多,广东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李启红因涉嫌严重经济违纪问题接受组织调查”。而就在一天前,她还出席了中山当地一家企业的产品下线仪式。当地媒体第二天还以头版头条进行了报道。这一年,她56岁,她的官场生涯由此走到终点。在这之前的几天,她还专程回家去看望了老父亲。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除了李启红本人外,李家在中山市也颇有“势力”,李启红的丈夫林永安是中山市高尔夫球协会常务副会长,中山市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李启红的弟弟李启明,是原中山市第五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山五建负责施工工程有:盛景园工程、丽景湾工程、东盛苑工程、中山港会展中心工程等。

  而“中山五建”共有4名股东,分别为林永安、李启明、林永灿、林元明。上述4人各出资375万持有“中山五建”25%的股权。

  “中山五建”是典型的家族企业。4个股东中,林永安是李启红的丈夫,李启明是李启红的弟弟,林永灿是林永安的弟弟,林元明与他们亦有亲戚关系。

  但据检察机关的起诉,她的跟头却是栽在了一家上市公司——中山公用事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她一步步堕入深渊

  介入 亲自向证监会汇报重组方案

  中山公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是广东首家纯商业上市公司佛山兴华,2000年被中山公用集团(全名中山公用事业集团有限公司,后更名为“中山公用事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收购,更名为“公用科技”。时任公用集团董事长的谭庆中曾先后担任银河证券资产管理总部副总经理、银河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等职,银河基金管理公司总部位于上海市虹口区,中山市和上海市虹口区互为友好城市,谭庆中不时参与两地官员互访协调安排,因此与李启红建立了联系。李启红对他十分赏识,故安排他进入中山公用操作重组事宜。

  2007年5月,谭庆中在担任公用集团董事长期间,将集团公司整体资产注入公用科技的构思,告诉老部下郑旭龄,共同研究资产重组的可行性。随后,谭庆中要求郑旭玲准备一份关于集团公司重组中山公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整体上市的材料,并于2007年6月26日向李启红全面汇报了整体上市的工作情况。

  2007年7月3日,李启红、谭庆中、郑旭玲等人向中国证监会汇报了中山公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的初步方案。2007年7月4日,中山公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用科技”(2008年8月更名为“中山公用”)股票停牌。2007年8月20日,“公用科技”股票复牌,中山公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换股吸收合并公用集团及定向增发收购乡镇供水资产的预案公告。

  泄密 夫妇透露消息让弟媳秘密建仓

  重组信息对股票的上涨绝对是一个重大利好,李启红与丈夫林永安没有放过这次机会。据指控,2007年5~6月期间,谭庆中多次向李启红汇报公用科技筹备资产重组的事宜。

  当年6月中旬,谭庆中在办公室约见李启红的丈夫林永安,向他泄露有关资产重组的内幕消息。由于李启红的弟媳林小雁在证券方面非常熟悉,李启红及林永安决定由林小雁来操作买卖股票。此后,李启红与丈夫林永安暗中商量,在家里将公用集团准备资产重组的消息,告诉李启红的弟媳林小雁。随后,由林永安出钱,让林小雁帮助买卖“公用科技”股票,从林永安存款账户中转出236.5万元。

  林小雁回去后,从丈夫李启明存款账户转出人民币350万元,并拿出自有资金,共筹集人民币677万元,借用其弟林伟成和同事刘赞雄的名义办理了证券交易开户手续,分别转入林伟成账户人民币400万元,转入刘赞雄账户人民币277万元,指使朋友关穗腾负责买卖“公用科技”股票。

  其间,公用科技重大资产重组的初步方案已经出炉,2007年7月3日,李启红、谭庆中、郑旭龄等人向中国证监会汇报了这一方案。

  方案一出,股票果然大涨。2007年7月2日和7月3日,“公用科技”连续两个涨停,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公用集团近期将讨论与公司相关的重要事项,股票4日起停牌。

  股票停牌之前,李启红家人已经完成建仓,2007年6月29日至7月3日,李家所掌握的账户在“公用科技”股票停牌前累积买入“公用科技”股票89.68万股,买入资金人民币669多万元。

  获利

  疯狂抛售两个月赚了两千万

  2007年8月19日晚,“公用科技”披露资产重组方案。2007年8月20日,“公用科技”复牌交易,立即受到市场追捧,复盘首日即涨停,至9月10日,股票价格连续14个涨停。9月10日股票收市飙升至31.1元/股,较停牌前2007年7月3日股票收盘价8.18元,上涨了约2.8倍。

  2007年9月18日至10月15日,李家的账户陆续卖出 “公用科技”股票,账面收益达人民币1983万余元。669万转眼间变成1983万,靠内幕信息买卖股票,李家的财富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升值。本案还有其他7名被告,他们也都用类似的方法套取巨额收益。

  其中,2007年6月20日,时任中山公用事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助理的郑旭龄将交易消息透露给家人,获利人民币1809余万元。

  销赃

  转走赃款想规避证监会调查

  2009年12月,中国证监会找到李启明调查林小雁等人买卖“公用科技”股票的情况,李启明得知林小雁等人买卖“公用科技”股票获利人民币1000余万元。2010年4月初,李启明向林小雁提出转款人民币1000万元至其合作伙伴郭长棋的存款账户,用于收购建大电器工业(中山)有限公司20%的股权。随后,林小雁安排林伟成于2010年4月6日、7日、9日分三次转款人民币1000万元至郭长棋的存款账户。

  同样的,为了应付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郑旭玲则找来了原合肥市一家电子有限公司的驾驶员费朝晖,由费伙同郑浩枝伪造了一份委托日期为2007年6月26日的《委托理财协议》,谎称费朝晖委托郑浩枝理财,操作费朝晖证券账户的资金和股票,在接受调查时,也统一口径,谎称买入“公用科技”股票的资金人民币88万元系其自有资金。

  2010年5月29日下午,广东省纪委一位副书记找李启红谈话,称中央纪委的人已到广东。随即,李启红被直接带走。第二天,省纪委就向媒体通报李启红被“双规”。

  主动交代两笔受贿

  据记者了解,案发后,李启红还主动承认另外两笔受贿款,并在案发以后退缴。

  据指控,2006至2010年,时任中共中山市委副书记、中山市长的李启红,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为梁某某担任中共中山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直机关工委书记等职务提供帮助。并且还接受梁某某请托,指示中山市教育局为梁某某的子女等人解决入学问题。作为答谢,李启红共收受梁某某贿送的现金港币40万元。

  另一笔指控则是:广东省中山丝绸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曾经受过海关行政处罚。为此,2009年6~8月,李启红接受广东省中山丝绸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关天计的请托,出面商请拱北海关副巡视员兼中山海关党委副书记梁建华,为该公司申请双A信用级别事项给予支持,2009年9月,李启红在家中收受关天计贿送的人民币10万元。

  李启红:不了解证券法,不知道会违法

  记者昨日从相关渠道获悉,在案发后,李启红本人对“利用内幕交易信息炒股票”非常后悔,在分别接受省公安厅和省检察院的调查时供认,她当时不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对证券法缺乏了解,如果知道绝对不会这么做,后来是在接受组织调查时才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她恳求司法机关看在她是自首的份上,希望得到从轻处理,她愿意将非法所得上交,也愿意接受罚金的处罚。

  据了解,该案由于牵涉内幕交易等经济犯罪罪名,并不仅是职务犯罪,故由广东省公安厅和广东省检察院同时进行侦查。案经省公安厅侦查终结,以被告人李启红、郑旭龄等人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被告人李启明、费朝晖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由广东省检察院侦查终结,以被告人李启红涉嫌受贿罪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根据排期,本案将在4月6日和7日两天在广州市中级法院第二法庭开庭审理,目前,李启红正关押在位于增槎路的广州市看守所等待清明节后的出庭受审。

  内幕交易罪最高可判10年

  法律界人士介绍,内幕交易罪就是被广大股民俗称的“老鼠仓”。其犯罪形式分两种,一是股票操作者或期货操作者在获知内幕消息后,自己或委托他人购买,从中谋利。另一种是操作者先以巨额资金吃进某只股票,使该股市值迅速上涨,再配合宣传使股民上当,操作者获取巨额利润。而仅内幕交易罪最高刑期就可达到十年。

[1] [2] [下一页]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