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少女回家途中被绑强拍裸照 称被逼酒店卖淫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4月06日06:54 南方网

  刚满16岁的小亭和其亲属告诉记者,3月19日晚,她在码头被人捂住口鼻失去知觉。醒来后,得知已被拍了裸照,要到一家酒店“上班”照片才能给回。第三天,她在未告知父母的情况下来到位于斗门井岸的华夏世纪酒店桑拿部“上班”。直到3月31日被姐夫的朋友认出,她在家人报警后才得以逃脱,但照片至今未要回。

  但4月4日记者向华夏世纪酒店求证时,对方完全否认胁迫卖淫一说,一口咬定小亭只是正常招聘的服务员,家属一直闹无非是想敲诈勒索50万。究竟谁在说谎,绑架拍照、胁迫卖淫究竟存在与否,警方日前已介入调查。

  少女邂逅亲友获“解救”

  4月4日,白蕉镇一处简陋的出租楼二楼,宋父打开铁门招呼记者入内,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大大咧咧地躺在躺椅上,这也是客厅里除了方桌外唯一的家具。

  “亭,记者来了,快出来!”正在站立着垂泪的中年妇女转头向一间卧室。随着吱吱呀呀的开门声,一名短发齐耳、身材纤瘦、皮肤稍嫌黝黑的红衣女孩低头走出。

  宋小亭出生于1995年,今年刚满16岁,湛江廉江人。去年年底,父母带着弟弟来到斗门谋生,小亭随后跟着退学,到井岸一家快餐店工作。为省钱,她每天从井岸中兴市场的渡口坐船回家。

  宋母说,3月19日晚小亭回家并未吃晚饭就直奔房间,她觉察出异样,百般询问后,女儿不得已才说自己辞工了。直到第三天,小亭以“找工作”为由出门,但一去不复返。家人中间几次联系上她手机,都说是“在九洲城井岸分部”工作,让家里不要担心。直到3月31日,小亭姐夫的一位朋友在华夏世纪酒店见到一名长得颇像小梅(小亭的姐姐)的女孩后,打电话通知了正如坐针毡的小亭家人。宋父报警后当晚从酒店将女儿带走。

  少女称回家途中被拍裸照

  关于21日至31之间的事情,小亭叙述时吞吞吐吐,几番哽咽。

  3月19日,刚刚上班不足10天的小亭下晚班下船后行至白蕉的一家市场附近,被突然冒出的5名妇女捂住口鼻并失去知觉。醒来时,小亭发现自己躺在一处简陋房间内。几名妇女拿出手机、相机等,向她展示刚刚拍下的十多张裸照“到这个地方去上班,照片就还你,不然就传到网上去”。随后,几人再将小亭蒙面,并送至离她家不远的地方后消失,小亭手机上留下了一个“华夏世纪酒店”的号码。

  “不敢告诉妈妈,想了一天就决定去了。不知道去做什么。”小亭说,21日她以“外出找工”的理由骗过母亲后来到华夏世纪酒店,拿出电话拨通了一名男经理的电话。该男子随后安排她住下,之后又找来一名年纪略长的女孩来向她讲述工作“流程和意义”:“女孩儿干这个,一个月挣几万块不成问题,只是要付出一点你的青春。”当晚,小亭就“接待”了两名客人。在随后的十多天内,小亭称“一直被限制自由”,直到3月31日被家人带回。

  少女家人拿出“谈判”视频

  随后,小亭家人打开了手机录像录音,小亭姐夫其后也将共五段视频发给了本报。虽然影像不很清晰、时有时无,但从有限的影像和声音中仍能还原出当时的大概情形。其中几段主要是两方的对话,除了宋父曾短暂出现在视频中外,其余人等并无太清晰的图像。其中一方不断追问“照片的事情如何解决”,另一方说,“不关我们的事,如果要私了,给你们一点喝茶的钱,可以帮助找到拍照人的地址,照片也能给你们。女孩只是我们收容的一个人,不私了就不管了”。

  最终“谈判”不欢而散,宋父将女儿带到派出所做笔录后返家,但小亭口中的“裸照”至今未有踪影。

  “未成年女孩被强迫卖淫是这样处理的吗?那个马总(华夏的负责人)就是这么解决的,那还有王法吗?如果不抓到人,还会有多少的无辜小女孩再受苦!”宋父昨日打南都记者电话时情绪激动,接连发问。

  疑点

  ●3月20日,小亭究竟在家中还是在华夏,双方说法不一:宋父母的说法是,19日被拍照后,次日小亭待在家中,第三天即21日才到华夏上班。而华夏徐经理则坚称19日下午小亭即到华夏应聘并上班。

  ●作为关键证物的小亭手机,为何至今仍在酒店。宋家说酒店方强扣了手机,而酒店负责人的说法不一。

  ●如果被拍裸照胁迫卖淫一说确实存在,3月19日被放回家的小亭面对父母的追问为何隐瞒,而自行做主前往华夏。关于这一疑问,小亭的解释是,“害怕爸妈说我”。

  ●华夏世纪酒店所称的“可以帮助找回裸照”一说,是“出于同情而施援”,还是宋父怀疑的“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警方回应

  已成立专案组,暂未找到证据

  斗门警方接到报警后,已经成立专案组。但警方多次试图联系小亭详细了解案情,小亭和家人均避而不见。直到4月5日下午,经记者从中斡旋,小亭才愿与民警交谈。

  警方昨天表示,经初步调查,现有证据尚不能证明华夏世纪酒店有胁迫卖淫的情况发生,事件仍需进一步核实。警方同时表示,待调查清楚后将对相关犯罪人员和涉案场所从严进行打击和处理。

  酒店:答应找人找照片纯粹为帮忙

  记者昨日上午11时许来到位于井岸中兴南路308号的华夏世纪酒店,表示有事希望见到董事长马某,大堂服务员几番电联均失败后留下记者电话。中午时分,马某打来电话问明来意后与记者约定,下午2时半在华夏世纪酒店其办公室内见面,桑拿部的负责人徐某参与见面。

  就宋父所反映的情况,马某表示,自己起初并不清楚小亭的情况。他从服务员和经理那里了解到,小亭在酒店工作时不仅电话24小时畅通,且上下班都是自己走的,行动言论都是自由的。

  “照片被拍下来被威胁,不做就发上网,是其父母亲和姐夫说的。我们的经理马上找她问,女孩子说没这回事,是自己想做但不好意思,为了搪塞父母才说自己是被强迫的”。马某表示,对强迫女孩卖淫一说感觉“不可理解”。

  但桑拿部的负责人徐某表示,小亭是19日下午2时多来应聘服务员的。小亭填了资料后就跟一名服务员上班了,服务内容是“端盘子倒水,打扫卫生,折花啊什么的”。当被记者问到是否有特殊服务时,徐某表示“这边没有特殊服务”。

  当被记者问道“酒店既然无过错,为何决定与宋家人和解”时,马某说酒店之所以愿意和解,是因为桑拿行业本身比较敏感,不愿意造成不好的影响,就承诺“你说出她们的样貌,我们发动自己在井岸的关系找到这些人,把这些人交给你,问清楚是否有拍照的事,如果有,就让她们承诺把照片删掉,就不存在发上网的事情了”。

  马某说,31日晚的谈话接着进行下去,直到宋父“张口要50万赔偿”时,他才听明白“对方来的目的并不是冲着照片来的,是冲着钱”,就决定撒手不管。

  此外,宋父曾提及女儿的手机至今仍在酒店,华夏几名负责人表示手机确实还在酒店。“被经理收起来了”,“怕她毁了”,“没有电了,锁在柜子里”。(线索提供 赵先生 吴先生 各100元)

  (文中小亭和小梅系化名)

  采写、摄影: 记者 左旭光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