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帮违建者介绍贿赂被判刑后仍担原职(图)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4月08日06:42 南方网

 
对于帮违建业主介绍贿赂,何景山认为确实不合法,但合情合理。

  一年多来,35岁的何景山深陷舆论漩涡。身为宝安区大浪街道赤岭头股份公司董事长,部分居民将何景山称做“罪犯‘村长’”,指责其被法院判刑后继续当“村长”,要求政府罢免何景山的“村长”职务。但更多居民认为何景山是一名深受居民支持、信任的好“村长”。

  昨日下午,何景山向记者承认,为使社区里违建业主的违规建筑不受查处,能够顺利施工并完成,他帮助违建业主向大浪街道执法人员转交贿赂款43万元。去年下半年,他被宝安区人民法院以介绍贿赂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

  何景山称,他没有从违建上获取一分钱私利,他的所作所为合情合理却不合法,虽然是为了居民利益考虑,但却触犯了刑法,他愿意对此深刻反省,并承担相应的责任。

  被告贪污牵出介绍贿赂

  赤岭头社区地理环境优越,位于大浪街道高峰水库下布龙路旁,属革命老区。按城市化的发展方向统一新村规划,有新一村、新二村、赤岭路新村、羊台新村,230多股民,1万多暂住流动人口。

  今年68岁的何先生介绍,何景山25岁就当了村干部,30岁不到就当上了赤岭头“村长”,属于村里年富力强的“少壮派”。何景山胆子大、思路活,为居民做了不少实事,群众威望较高。但在3年之前,居民们眼中的好“村长”却因为涉嫌贪污,突然被宝安区检察院从办公室带走,这让大家大跌眼镜。

  宝安区检察院相关人士证实,确实有居民举报何景山有贪污的嫌疑,检察机关调查后发现,现有的证据材料不能证明何景山贪污。后来又有居民反映,赤岭头社区的违建泛滥,何景山充当了保护伞,从中收受巨额贿赂。检察机关于是调整了办案方向,要求何景山说明违建问题。在办案机关巨大的压力之下,何景山主动供述,自己介绍贿赂大浪街道办执法队执法人员的犯罪事实。

  从轻处理判一缓二

  昨日,宝安区人民法院介绍,因涉嫌介绍贿赂罪,2010年2月9日,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宝安区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审理了此案。

  经过法院审理查明,何景山先后找到大浪街道执法队负责赤岭头社区查违工作的执法人员徐福生和张新兵,帮助违建业主转交贿赂款共计43万元,使违建业主的违规建筑不受查处,能够顺利施工并完工,其行为已构成介绍贿赂罪。

  由于何景山身为居民委员会主任,受其辖区居民所托,将相关居民的贿赂款转交给检查违建的执法人员,确属事出有因,何景山能够主动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有自首情节,可以从轻处罚。

  大浪街道办相关人员认为,何景山工作表现一贯良好,且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其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较小,可以酌情从轻处理。

  宝安区人民法院介绍,经过多方征求意见,法院去年下半年判处何景山介绍贿赂罪成立,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何景山和检察机关均没有提出上诉和抗诉,判决最后生效。

  大部分居民赞不绝口

  何景山被判刑的消息像一枚重磅炸弹在村里炸开了窝,何景山也不知不觉深陷舆论漩涡。

  何景山回忆,去年年底,他像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但发现办公室的门被锁了,办公室外面的楼道里挤了二十名居民。

  几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居民称,他们对“村长”何景山很不满,并列举了何景山倒卖集体土地牟暴利,贪污挪用村集体资产,包庇村里兴建违建,在被法院判刑以后继续担任赤岭头股份公司董事长等情况。

  但昨日下午,记者在赤岭头社区采访时,大部分居民却对何景山赞不绝口,认为他是一个好“村长”,为居民谋取了福利。在记者采访何景山时,不时有居民来办公室找他聊天倾诉。

  居民:何在任不贪不占

  居民们在一封请求信中称,何景山从2001年担任村干部,2005年初通过居民大会选举为股份公司董事长。在他任职期间,赤岭头社区的经济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居民的分红从2005年的人均4000元增长到2010年的人均1万元以上。何景山在任内不贪不占,深受居民信任和支持。

  2007年,何景山因为一味偏袒居民,行为失智,触犯法律,被认定介绍贿赂罪成立,付出了判一缓二的沉重代价。法院亦对其行为的成因做出了客观认定,给与其悔过改正的机会。这些居民认为,应给何景山通过实际工作来改过自新、振作精神的机会。按照股份公司合作公司章程,何景山仍可担任董事长。鉴于其工作能力以及为赤岭头社区经济发展所作出的贡献,居民恳请区委区政府同意他继续担任董事长。

  ■ 对话何景山

  “法律上不冤枉

  人情上很冤枉”

  记者:为什么想去行贿执法队?

  何景山(以下简称“何”):我维护我们村所有原居民的利益,居民只能靠收租谋生,但是政策上不允许他们建房,我身为当家人,不维护他们又不行。执法队老是过来查我们,我们的房子根本建不了。村里不少老人带着小孩到我的办公室吵闹,有骂的,有哭的,他们说我这个“村长”为什么不维护一下大家呢?

  我发了狠心,在大会时就说:我愿意做这个丑人,我去帮你们协调。我去执法队协调的时候说,凡是我们原居民的,你们不要去破坏他们的利益,一瓶水都不能要,一毛钱都不能收他们的。我跟执法队达成协议,如果外地人要建房子,你们开个价,你们不方便收的,我做丑人去帮你们收。

  记者:为什么不收原住居民?

  何:他们太穷了。居民本来建房都要去贷款,你还要叫他交查违费的话,我就不算他十万八万这么多,就算三五万他都很困难。(就这样)我们整条村的原居民到现在,一分钱都没出,就建起了房子。

  记者:你自己没有从中截取差价?

  何:没有,我自己还亏了,因为要应酬执法队,要请吃饭、请喝酒、送礼,村里面给一点,我私人出了至少几万块,我一分钱都没有拿人家的。

  记者:你觉得冤不冤枉?

  何:在法律上来说就不冤枉,但是在人情上来我确实很冤枉。合情合理不合法,应该这样说。

  记者:为什么说合情合理?

  何:维护居民的利益就合情合理,这是一个原则,不损害居民的利益和维护他们的利益,现在政府也好,哪里也好,都是要以维护人民的利益为重点。

  记者:有没有什么感悟体会?

  何:我感觉自己确实做错了,在维护居民的方式方法上,我可能错了。我最错的就是代人家收,不直接叫他们自己去搞定,如果当时我说外地人的我不理,你们执法队去收就收,我就没有任何责任了。

  记者:你有没有什么反思?

  何:我跟执法队到现在已经任何接触都没有了。

  记者:你想不想留任呢?

  何:股东要求我留任我就留任,如果股东不愿意我留任我绝对不会留恋。因为我们村现在也是非常时期,所有的构思规划,这两年我都定下来了,要走下去。

  现在我们村,在大浪乃至大龙华区来说也是比较中心的位置,有地理优势。如果换了一个不好的人,把这些路线走偏或者暂停了,我们村以后的发展就全部搁置了。

  本版采写:记者 成希 实习生 游高华

  本版摄影:记者 徐文阁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