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区路桥收费所被指涉嫌非法经营 官方回应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4月26日03:01 金羊网-新快报

■CFP供图

  《花都路桥收费大起底》追踪

  花都区通报不谈路费收入,仅称2002年前收入待审计

  ■新快报记者 李咏祁 李文 实习生 郑雁虹

  新快报讯花都龙口、杨荷、横沙等5个拟收费50年的经营性收费站,手握经营权的新东华道路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新东华公司”)早已失踪多年,而其三大外资股东也离奇破产清算,超十亿元路费收入去向成谜——新快报与央视《经济半小时》联合调查的花都路桥收费黑幕报道(详见本报4月15日A13、A14版)刊发后,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反响。

  昨日,广州市花都区再次向媒体通报称,将对路桥收费收支情况进行全面审计,并要求区纪检监察部门介入调查。对于路桥收费所“代”行收费权18年的问题,知名律师朱永平认为,花都区路桥收费所已涉嫌非法经营,公安机关、检察院应当介入调查,如查证属实,应没收其非法收入,消费者也可拒绝交费。省政协常委孟浩、省人大代表朱列玉也认为,花都区应尽快公布超10亿元的路费收入去向,上级有关部门也应调查其中是否有挪用路费及贪污腐败情况。

  花都区通报

  路桥所被“委托”行使经营权

  昨日下午,花都区委宣传部再次向媒体发出通报称,花都境内的所有收费公路及收费站均是在《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实施前已经全部建设好并取得收费许可,因此所有收费公路及收费站均是按照合作企业的经营期限(50年)来设置,并已获得了省有关主管部门的批复。据称,省交通行政主管部门曾于2005年10月对花都区内的收费站50年的收费年限进行了审查,并以内部明电的形式,要求按“七公开”的内容要求,统一制作公示牌公示,之后一直沿用至今。花都区委、区政府承认,外方股东三家公司(澳大利亚花都发展有限公司、香港致邦投资有限公司、香港惠宇投资有限公司)均已破产清算。而之所以由花都区路桥收费所代收过路费,是因新东华公司早于1993年8月10日出具委托书,明确委托花都路桥收费所代合作企业征收过往车辆的路桥费,其后这种模式沿用至今。

  然而,通报中却避而不谈新东华公司消失多年的情况,从新快报记者介入采访到现在,花都区政府部门、花都区路桥收费所也未出示任何委托证明。

  通报再次避而不谈路费收入

  据新快报记者与央视记者调查发现,在18年的过程中,花都区路桥收费所“代”行使经营权,收取路费起码超10亿元。

  然而,新快报及央视记者曾在采访过程中,再三要求披露具体的路费收入情况,无论是路桥收费所还是花都区政府有关部门,均不愿意对路费收入情况作任何说明,此次通告也再次避而不谈。

  昨日花都区的通报称,2002年之前,花都的路桥收费设立路桥收费专户,由合作公司(新东华公司)管理及支配。所收费用用于还贷、付息以及日常的经营管理,还有部分换成外币用于支付澳洲及香港股东分红,这一时段的收支具体数额尚有待审计。

  通报称,从2002年开始,因三家外资股东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为确保路桥收费的秩序,加强对路桥收费的管理,路桥费收入开始由区财政局设专户监管,规定了路桥费收入中的60%专门用于偿还银行的贷款,其余40%用于偿还其他银行的贷款本息及区路桥收费管理所的经营管理费用、道路维修及偿还合作企业的其他债务。

  与外商洽谈由政府回购股权

  花都区委、区政府表示,花都区已经加快与外商洽谈由政府回购股权的进度,使花都区路桥收费尽早纳入广州市年票制范围,从根本上解决收费年限的问题;并敦促合作企业(已消失多年的“新东华公司”)尽快雇请社会审计机构,对路桥收费收支情况进行全面审计,得出客观公正的结果向公众公布;还要求区纪检监察部门介入,在审查过程中,如有发现违纪违法的行为,坚决查处。

  点评

  律师朱永平:未经省府批准就是非法委托

  对于花都区路桥收费所“代”行使新东华公司道路经营权18年之久的问题,知名律师、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永平表示,道路经营权应由省级人民政府批准,新东华公司是经批准的合法经营者,如今,道路经营主体已经消失多年,路桥收费所行使其经营权达18年的行为,是违法经营。“交通部门应当提请公安机关介入调查,车主和消费者也可以持收费凭证举报其非法经营行为,尽快查清其中是否涉及经济犯罪以及贪污行为。”

  朱永平称,即使新东华公司确实有委托路桥收费所进行收费,这种委托行为没有得到省一级人民政府的批准,就是非法委托行为。“如果要委托,收费主体也必须依法变更,必须得到省人民政府的批准,如果没有得到批准,就是非法委托行为,公安机关对其非法收入应当全部没收。”

  对于“新东华公司”已经消失多年,7年之久未进行工商年检的情况,朱永平认为,作为有着道路经营权的新东华公司,应当不会傻到自动消失,不要路费收入。

  他认为,这其中,可能存在某些人利用国家给予的特许经营行为,侵吞国家资产,谋取私利的情况,公安机关、检察院应当主动介入调查,挖出真相,保护马路消费者的权益。

  “对于这种非法行为,车主的权益已经受到间接侵害,车主有权利拒绝缴费。”朱永平还表示,广州市工商局应当解释为何7年不年检都未进行吊销及资产清算。

  省政协常委孟浩:尽快公布路费收入去向

  对于被曝光的“花都区路桥收费”问题,省政协常委孟浩认为,新东华公司已经连续7年时间未进行年检,这样的一个公司即使存在也是非法的,收费也是非法收费,工商局应当对此作出解释。此外,这个公司涉及税务登记证和收费许可的年检,税务局及物价局也应当作出解释。

  “我认为,相关决策部门应对路桥收费所的账户和新东华公司的账户进行查封,尽快公布其路费收入的情况,在已暴露出的问题的前提下,进行问责。”孟浩表示,如果其中涉及渎职、权钱交易等行为,有关部门应严厉查处。

  省人大代表朱列玉:上级部门尽快介入审计

  既是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又是省人大代表的朱列玉认为,上级有关部门应当尽快介入审计,审计过程中发现有贪污、挪用路费情况的,依法移送司法机关。“不管怎么样,路费收入的去向必须说清楚,有多少分红,有多少被挪用了,都应当明确公布。”

  朱列玉表示,花都区路桥收费所的被委托行为是否合法,要看是否由省政府批准。然而,既然合资公司(新东华公司)都已经消失了,这个委托也就丧失了其法律效力。

  相关新闻

  三易股东 经营权10年变50年

  新快报讯 三个外资股东全部破产,唯一的中方股东花都路桥发展有限公司也濒临破产,神秘的新东华公司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据花都区发布的通告称,新东华公司是一家中外合作经营的公司,1993年8月,经广州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的“穗外经贸业[1993]627号”文批准成立,当时合作方的中方是:花县路桥工程发展公司,外方是:澳门新东华投资有限公司,合作公司的经营期限为十年。

  1993年12月,经花都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的“花外经贸引[1993]408号”文批准,同意外方“澳门新东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退出,把所有的权利和义务转让给新外方“澳门新华东企业有限公司”,合作公司经营期限由十年变更为三十年。

  1994年11月,经广州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的“穗外经贸业[1994]322号”文批准,同意外方“澳门新华东企业有限公司”退出,把所有的权利和义务转让给新外方“澳大利亚花都发展有限公司”。

  截至1994年11月,该合作公司注册资本为6.46亿元人民币,实际投资超过10亿元人民币。其中花都市路桥工程发展公司占65%的股权;外方澳大利亚花都发展有限公司占35%的股权,合作公司的经营期限修改为五十年。

  1996年12月经广州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的“穗外经贸业[1996]311号”文批准,同意将中方花都市路桥工程发展公司持有的65%权益中的40%转让给香港致邦投资有限公司,10%转让给香港惠宇投资有限公司(上述两公司都是广东省国投在香港公司的关联公司)。

  据花都区交通局郝海峰向新快报记者证实,新东华公司早已经消失多年,而新快报记者与央视记者在花都寻找多时,也未能找到这家7年未工商年检的中外合作企业。

  据相关人士证实,新东华公司曾在路桥收费所的5楼设立办公室,前董事长潘某正是前路桥收费所所长,潘某和曾任会计的毕某掌握着新东华公司诸多核心资料,毕某如今仍在路桥收费所上班。

转发此文至微博
更多关于 路桥收费 的新闻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