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妇千里来深儿不见 儿吐苦水称有难言之隐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4月26日09:25 南方网

  ■《千里来深儿不见老夫妇露宿街头》追踪

  “那是我儿子,离开妈妈怎么行呢,离开妈妈就被人踩在脚下,怎么活呢?所以还要守在路边等儿子。”

  ———小任的母亲

  “我真的不是不孝顺,我没有办法。假如我天天守在父母身边,不挣钱怎么给父母治病,怎么养护父母?”

  ———小任

  记者丰雷 数个行李袋堆在路边,饿了买馒头吃,困了睡路边,一对东北夫妇自称千里迢迢来深圳投靠儿子,但儿子不愿露面。这对夫妇在南山区阳光棕榈园小区门口已苦等十几天。“二老精神有疾病,总要跟着我,说要保护我”,儿子任先生昨日吐苦水说,他被父母“跟”得无法正常工作,只能辞职“躲”到天津,谁知,父母没打招呼又找到深圳了。

  “大三时父母就到学校陪读”

  “他春节后已辞职,人应该没在深圳”,昨日,老夫妇的独子任先生所供职的湘海电子有限公司人事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小任大学毕业后就来公司做业务员,人不错,上进心强,干了三年就升职为业务经理,当小任提出辞职时,领导、同事们都很意外,问了一下才知道,小任在职业上升期辞职就是因为父母“跟”得紧。为给父母治病,小任工作很拼命,但其父母时时刻刻要跟着小任,小任没法正常工作。

  记者多方联系,终于打通了小任的电话。“我在天津,没在深圳”,小任情绪很不稳定,几乎颤抖着说,他父母不是正常人,二老精神有疾病,因早年吃了不少苦,母亲精神先出了问题,到后来,父亲精神也不正常。从他上大学开始,父母就把全部心思放在他身上,总是叨念着要跟着他,要保护他。到他大三时,父母就跟到学校,租下房子住下,天天守着他。

  “上班后坚持要守在我身边”

  “我来深圳上班时都不敢告诉父母,生怕他们跟过来,但还是跟过来了”,小任说,大学毕业后,他到深圳创业,为了多挣钱给父母治病,他工作很拼命,但父母还是打听到他在深圳,在深圳3年多,父母来过好多趟,坚持要守在他身边,就是为了保护他。无奈,他带父母去康宁医院看病,但治病需要很多钱,他只有更努力上班,而现实是父母就要守在身边,他无法正常工作。

  小任委屈地说,他已经升职到经理,突然辞职就是为了父母,他四处筹钱在老家给父母买了房,今年3月5日,他把父母亲自送回老家住进新房,又陪着父母住了一个多月。4月9日他就去了天津求职。为防止父母跟过来,他没有告诉父母去哪,但他刚走几天,父母招呼不打就又到深圳找他。“我真的不是不孝顺,我没有办法”,小任说,他真的不是不孝顺,等父母把带在身上的钱花完了就会回老家。

  ■进展

  儿子朋友探望

  二老坚拒不受

  既不愿回老家,也不愿去旅馆

  小任的朋友们也表示,这不是小任不孝顺,只因两位老人精神有疾病,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等老人花完钱自己回老家。

  昨日,受小任委托,湘海公司的老领导、老同事开车又找到小任的父母,他们带着钱,想给两位老人买回老家的车票,他们带着生活用品,想把老人带到旅馆先住下来,但两位老人坚持不走,一定要守在路边等小任。

  昨日,面对小任朋友、领导的劝说,两位老人既不愿回老家,也不愿去旅馆。对于儿子的说法也没有回应。小任的母亲不停重复说,虽然小任让朋友来了,但他们不能领这个情,这个情还不起,不能给儿子带来负担,所以还要守在路边等儿子。

  小任就读天津工业大学时的学弟杨先生介绍,小任的难言之隐一直没给太多人说,据他的了解,两位老人的想法很怪异,怕人欺负小任,所以要跟着小任保护他。

  “我们去劝过好多次,两位老人就是不相信小任不在深圳”,杨先生说,为证实小任不在深圳,他们甚至让小任用天津的固定电话打过来,老人家还是不相信,哪也不去,就是要守在路边等儿子,谁也没有办法。

  小任的老领导孙先生也认为,小任工作没得说,对老人也很孝顺。他认为留守老人是过度想儿子,到了近乎疯狂的程度,这是一种精神疾病,并称小任上班时,父母都来过公司好多趟。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