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结婚宴上亲人遭抢劫 血斗劫匪1死3伤(组图)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5月04日01:50 金羊网-新快报

新娘回忆起惨剧心情沉重,难掩悲痛。
一名歹徒被制服。网友供图

  东莞新婚血案

  迎亲遇劫斗匪 亲友一死三伤

  事发东莞大朗,一歹徒被抓两歹徒逃走

  ■新快报记者 叶毅贤 杨英杰

  新婚大喜之日却遭遇血光之灾,亲人遭劫身死街头,这对新郎陈先生和新娘徐小姐来说,无疑是一生难忘的惨痛。前日下午2时左右,在东莞市大朗镇长塘社区美景中路八方商务酒店,陈先生正在酒店楼上玩“抢亲”游戏接新娘,几位迎亲的亲友却在酒店楼下突遭歹徒抢金项链,奋勇搏斗中被穷凶极恶的歹徒连刺好几人,新娘的姨父不幸身亡,另有三位亲戚受伤,一名歹徒被制服,另两个歹徒逃走,目前警方正全力追捕。

  死者

  郭某,43 岁,湖北省石首市人,系新娘姨父

  伤者

  徐某,51 岁,系新娘父亲

  曹某,41 岁,系新娘舅舅

  胡某,39 岁,系新娘亲戚

  亲友一死三伤

  前日中午,几辆豪华车停靠在东莞市大朗镇长塘社区八方商务酒店门前,十多名身穿礼服的男子走下车来,准备到酒店二楼迎接新娘下楼。就在新郎陈先生和亲朋好友兴高采烈地在楼上与新娘方玩“抢亲”游戏时,新郎的舅妈满身是血地跑上二楼大喊:“楼下出事了!”“我当时以为开玩笑骗我出房间,直到听见救护车喇叭声,才……”新娘徐小姐事后说。

  到底出了什么事呢?根据警方通报,前日下午2时左右,事主郭某(男,43岁,湖北省石首市人,系新娘姨父)在大朗镇某商务酒店(系八方商务酒店)门口路段,被犯罪嫌疑人王某抢脖子上的金项链。和郭某一起的曹某(男,41岁,系新娘舅舅)、徐某(男,51岁,系新娘父亲)、胡某(男,39岁,系新娘亲戚)见状,一起将王某按在地上,另一犯罪嫌疑人欲救同伙后被赶走。打斗中,郭某等4人被刺伤,王某也被刺伤。郭某因伤势过重,送大朗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王某被当场抓获,另两名犯罪嫌疑人逃跑。

  浴血搏凶

  姨父金链被抢 舅舅腹部中刀

  昨日中午,新快报记者赶到大朗医院见到三名伤者。受伤最重的是新娘的舅舅曹某,他的腹部被刺,经抢救已脱离生命危险,另两人皆是轻伤。曹某的妻子胡女士告诉记者,当时曹某看见新娘的姨父郭某被一名歹徒从后箍住想要抢夺他颈上的金项链,他就上前拉开歹徒,哪料歹徒力气太大,还突然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曹某只感到腹部一凉,登时鲜血直流,一段肠子露了出来。“他(歹徒)还捅了老郭好几刀,我受了伤,也只有和他拼了!”曹某对新快报记者说。新娘的父亲徐某颈部和腕部轻伤,他告诉记者,当时本来坐在车里等待女儿下楼出嫁,看见车外有异动,火速下车。“我看见那人(歹徒)勒住了(死者脖子),我当时手上没有武器,就只能冲上前用拳头打那人,当时也没顾着什么,后来才发现受了伤。”

  皮带铁椅驱匪情急咬落利刃

  在几名亲友的拼死搏斗下,实施抢劫的歹徒终被制服。就在这时,一名眼神凶悍的男子握着一把弹簧刀走近众人,被当时在酒店大堂里等候新娘的亲友徐某发现了。“我解下裤头的皮带往他身上一抽,将他逼退几步,他还不走,似乎想要救走被我们制服的人,他神情很恐怖,想要杀人,我见光用皮带抽很难赶走他,就搬来酒店的一把铁椅子,左晃右甩,才终于将他赶跑。”徐某肚子被捅了一刀,他说,“我没学过功夫,可能是力从胆生,如果我不出手,其他亲友的命都没了。”

  曹某的妻子胡女士告诉记者,歹徒在被制服前拿弹簧刀刺伤好几人,情急之下,一直在外围寻找时机的二舅(新娘的二舅)一个箭步冲到歹徒身边,张嘴狠咬歹徒握刀的手腕,歹徒吃痛松手丢下刀,随后众亲友合力将其制服,二舅幸没受伤。

  制服一名歹徒,又赶走一名歹徒,新郎陈先生和新娘徐小姐的四名亲友却一死三伤。“当时舅舅告诉我,他说他看到姨父已经不行了……”新郎陈先生告诉记者,“我们等了好久救护车都没来,只有自己开车送重伤的亲友去大朗医院,姨父在送上车之前就只剩下眨眼的力气了,结果送到医院已经不行了!”

  “医生告诉我,他(曹某)送到医院的时候流了5斤血,肠子都看见了!”曹某的妻子说。

  记者回访

  酒店方面沉默

  昨日下午,新快报记者来到案发现场,向八方商务酒店工作人员问起事发经过,酒店大堂内的工作人员或称“不知”或沉默不答,记者在该酒店大堂内或门口并未看到保安人员,于是问工作人员“为何没有保安人员”,对方依旧沉默。附近一名清洁工告诉记者,前日酒店门口“到处都是血,之后冲洗了”。

  据酒店附近一家西餐厅的工作人员目睹了打斗现场,他说:“声音好大,好多人在围观,几个男子扭打在一起,一地都是血,后来还看到一个男的手里拿刀,样子可怕极了。”

  附近某银行一保安称,事发时他正在银行大厅值班,听到叫嚷后出来看到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躺在地上,被几名男子按住,还有一个全身是血的男子被抬上一辆婚车送去抢救。“听我同事说,当时打斗很厉害,有一个男子从我们银行门口跑了。”

  两年前

  新娘同路段被抢

  新娘徐小姐告诉记者,案发所在的美景中路路段治安十分差,两年前她就在同一地点被抢过手提包。“2009年5月,我刚在附近的影楼拍完照片,经过八方酒店附近,突然被一辆摩托车从后面冲来,车上歹徒夺走了我的手提包,我的腿骨折了,倒下来时,我看到车上歹徒回头冲我一个笑容,我永远都记得。”

  昨日从下午4时开始,新快报记者在案发路段蹲点半个小时,发现该路段一直没有治安人员巡逻,八方商务酒店旁有一条小巷,但记者在附近并未看到有治安监控摄像头。

  东莞新婚血案

  悲情新娘含泪控诉:凶徒毁我婚礼 毁了姨父一家

  ■新快报记者 叶毅贤 杨英杰 文/图

  红事变白事,婚礼成丧礼,5月2日对于新郎陈先生和新娘徐小姐来说是一个懊恨的日子。提起那天发生的惨剧,新娘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恨恨地说:“那些人(歹徒)毁了我们,捅死了姨父,当时,我恨不得冲上去扇那个歹徒几个耳光!他们太凶残了!”而就在案发当天,由于酒店不能退订,一对新人不得不带着痛苦的心情勉强举办婚宴,原本计划十余桌的婚宴,有一半亲友都到了医院,场面凄惨,一对新人也中途离场,看望受伤的亲人。

  恨

  他们真的太凶残了

  新郎陈先生是云浮人,在长安镇一家日资贸易公司从事售后服务,新娘徐小姐是一位兼职模特,来自湖北。2008年底,他们在网络的交友社区认识,相处一年后便确立了恋爱关系,去年底他们就筹备结婚并选择了在今年“五一”举行婚礼。婚宴就在新郞工作的长安镇摆,迎亲选择在大朗镇,因为新娘的很多亲戚都在大朗镇。当天新娘的很多至亲都从深圳汇聚到了大朗,他们开来了6辆迎亲婚车,摆在八方商务酒店门口,当时在楼下的男女亲戚有二十多人。

  据他们回忆,当时新郎陈先生正率领兄弟团来到八方商务酒店二楼的213房门口,按家乡风俗要在这间租来的酒店房间叫开门抢新娘上车,正在敲门热闹间听到楼下传来打斗声和亲友呼叫“抢劫了,捅人了”。感觉出事了的新郎冲到楼下。“当时,我看姨父浑身是血倒在地上,其他几个亲戚也受了伤,我就赶紧给阿丽(新娘)打电话。”

  当时,新娘正和女亲友们在房间里商量着如何捉弄新郎他们,突然感到原本不断敲门嬉闹的门口安静下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跑向楼下,接着新娘就接到新郎的电话说“姨父被人捅了”。“我当时以为是他们在开玩笑,还在骂怎么能开这种不吉利的玩笑。”新娘的舅母说。随后,新娘和其他女亲戚们也跑到楼下,“这时,平时和我们有说有笑的姨父已经说不出话了!血还从腰部不断地涌出来。”新娘哭着回忆。

  当时被一片混乱场面惊呆的新娘差点倒了下去,幸好被新郎扶住,一个歹徒被亲友控制了。“我当时恨不得冲上去踢他(歹徒)几脚,扇他几个耳光。”新娘忿恨地说,“光天化日之下,在这么热闹的大街上公然持刀抢劫,还捅死人,他们真的太凶残了!”

  据新娘介绍,她的姨父在深圳沙井做生意,事发当天是专门从深圳过来东莞喝喜酒的,姨父有三个小孩,大女儿小怡今年18岁,正在读高三,下月便要参加高考,姨妈一直在家照顾小孩没有工作。“现在姨父走了,家里的顶梁柱就倒了,都不知道以后一家人怎么过!凶残的歹徒不但毁了我们的喜事,还毁了姨父一家!”

  悔

  为省钱没在星级酒店“抢亲”

  新郎陈先生告诉新快报记者,出事后他们曾致电摆酒的酒店拟取消婚宴,但由于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酒店不同意取消,加上大部分宾客都已经到了长安,只好让婚礼勉强举行,原本13桌的婚宴只坐了6桌,场面冷冷清清,新郎新娘中途离席赶往医院,婚宴在草草中结束。

  新郎说:“为了这个婚礼,我们精心筹划了近半年,我们设计得非常温馨、浪漫,我们希望这个婚礼让我们一生都幸福铭记,没想到最后却是……出事到现在,我们根本无法闭上眼睛,所有的一切曾经都是那么美好,没想到大白天竟然发生这样的事,现在这种感受我真的无法表达!本来还计划10月份回云浮老家再摆一场,现在都不知道能不能摆,真对不起我的妻子!”

  “不能摆了,不敢摆了,真的好怕!”新娘在一旁伤心地说。新娘不仅对婚礼有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她还对自己为了省钱而没在保安措施较好的星级酒店进行“抢亲”表示深深的懊悔。“我真的有无限个后悔,就在5月1日晚上,我们还在讨论该不该在那里搞迎亲,要不要换到附近的五星级酒店,结果为了节省几百元钱,我们还是选择了‘八方’。谁会想到这么繁华的街上,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新娘双手捂脸痛哭起来。

  痛:一直幻想要姨父活转过来

  中刀身亡的姨父郭某,平日来最疼爱新娘徐小姐,用徐小姐自己的话来说:“结婚那天就像是他自己嫁女儿一样!”而在徐小姐倍受肿瘤疾病困扰,急需钱来治疗的时候,她的姨父甚至坐飞机回家取钱,不惜一切也要让她康复。

  记者了解到,新娘徐小姐家境并不富裕,突然而来的肿瘤疾病为她增加了近10万元的支出,当时让她非常烦恼,这一切都被她姨父看在眼里。“我还记得那时候在机场,他硬塞给我钱,还嘱咐我‘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我一定会帮助你的’,后来他还不断支持我对抗肿瘤,他对我的恩情真的无法用言语形容。”新娘说。新郎也告诉记者:“平日里,我们和姨父(死者)、舅舅(重伤者)都很融洽,我们经常到他们家里去玩,无分彼此。”“记得有一次,我们(新娘新郎与姨父、舅舅)一起到清远漂流,到韶关的大峡谷爬山观光,一路上谈笑风生,真的很快乐,真的很……”还没说完,新娘又哭成泪人,只听她哽咽着又说,“我还记得,记得姨父那张倒在血泊中的脸,我一闭上眼,想到都是他的脸。我看电影有很多死而复生的故事,现在我还一直幻想,要姨父活转过来,只要他没事……”

  对话新郎新娘

  “一定要坚强!”

  新快报:喜事变白事,你们恨那些歹徒吗?

  新娘:肯定恨(咬咬牙),他们太凶残了,我恨不得扇他几巴掌!

  新郎:我现在的心情真的无法表达,一辈子肯定有阴影。

  新快报:你们姨父最后和你们说什么没有?

  新娘:我们跑下来时,他已经说不出话了,我现在一闭眼就是他的脸(哭)。

  新郎:姨父一家现在剩下孤儿寡母,我们一定会照顾好他们一家。

  新快报:婚礼上出现这样的事你们将如何面对?

  新娘:一路走来已经不容易,感觉真的很无奈,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坚强,我告诉我表妹(姨父的大女儿)一定要坚强。

  新郎:我们从网络走到现实,我感觉出这样的事真的对不起她(小徐),我想以后一定会好起来的。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