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择校费是多少 局长称不是我想知道就能知道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5月04日10:21 金羊网-羊城晚报

  3日下午,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华同旭作客广州电视台“沟通无界限,行风大家谈”活动,接受现场家长、媒体的提问。羊城晚报记者在活动现场追问:家长普遍关心的择校费每年可以达到多少,它的去向又是哪里?局长坚称不知道。对此,现场的行风评议员毫不客气地给予抨击。

  华同旭如是说:   华同旭如是说:

  我们在追求教育资源的均衡,但均衡是动态的,各个家长的心理也是不同的,所以择校现象是永远也不会彻底禁止的。

  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华同旭解释,择校费直接进财政账户,“不是我想知道就能知道”

  追问:名校办民校缴纳的国有资产占用费、管理费收入用途;择校费收入用途答复:通通不是教育部门收的,都在财政局。我不知道。

  独生子女家长引发择校?

  针对择校问题,华同旭表示,“择校问题很多都是独生子女家长引起的。因为家长都希望子女能成龙成凤,能够到很好的学校学习。我们在追求教育资源的均衡,但均衡是动态的,各个家长的心理也是不同的,所以择校现象是永远也不会彻底禁止的。”

  羊城晚报记者在现场提问:“我们都知道广州各级名校办民校都缴纳相应的国有资产占用费、管理费,这笔费用每年可以达到多少,这个费用用作什么用途,可否对外公开?同时每年家长所缴纳的择校费的用途可否也对外公开?它们的去向又是哪里?”

  华同旭先是请教育局相关处室回答,对方无法作出回答。

  华同旭接着说:“不管是国有资产占用费还是择校费,通通不是教育部门收的,都在财政局。至于这个钱数量是多少,我不知道。因为不是经我们的手,我们也不便去统计这些数据。”他进一步说,“至于怎么用请向财政部门了解,我相信他们会把这笔钱继续用在教育上”。

  新快报记者继续追问:“您在2007年的时候,曾经在‘行风大家谈’上说过一句话,教育局代人收费,代人挨骂,50%的择校费都返还给学校用来做硬件设施。既然您都说50%能够拿到学校,为什么您刚刚又说这数据无法掌握,这50%是怎么来的呢?”

  对此,华同旭回答道:“意思就是说我一定知道这个数,财政局在安排的时候,他拿出50%是给学校,作为学校建设的费用,另外50%是他们全部的财政统筹安排的,我只知道这个原则。我不知道这个数字是多少。”

  追问:在返还学校时,这笔钱为教育局的公开预算,教育局是知道的答复:我讲句心里话确实不知道,不是我想知道就能知道

  评议员认为局长“往外推”

  “我觉得华局在回答一些问题时还是往外‘推’。”对于华同旭的回答,在场的行风评议员、广州市人大代表、广州市公职律师事务所主任王超莹毫不客气地抨击道:“钱的去处教育局应该是知道的,至于你让不让大家知道,想不想公开,那是你们的问题。”

  她指出,“我们知道择校费是收支两条线的,择校费直接进财政账户。但是在返还学校时,这笔钱为教育局的公开预算,教育局是知道的,因为在我们的人大财政预算报告中,所有学校的预算开支全是列支在教育局下面的。”

  华同旭在接下来的回应中仍继续坚持“不知道”:“我讲句心里话确实不知道,不是我想知道就能知道,我们市本级只有高中的择校,各个区县择校费是各个区县财政收的,所以我们真的不知道。”

  他解释说,预算时只是预算各个学校需要的经费,人大规定教育经费不低于15%,一般这些年来都会在18%左右,所以财政部门告知,这个钱都在切块的块里面。所以他们也没有分辨哪一块钱来源是什么,整体做了一个预算,不去找哪一笔钱来源是什么。

  追问:在推行教育均衡化过程中,会否有取消重点学校的一天?答复:学校三六九等是历史形成的问题。

  已有学校等级不会作废

  羊城晚报记者又问:您刚才提到择校问题,广州许多家长都希望独生子女成龙成凤,但是择校问题首先是由于我们的教育行政部门把学校划分成为三六九等,资金倾斜,那么我们在推行教育均衡化过程中,会否有取消重点学校的一天?

  华同旭回答道:关于学校三六九等是历史形成的问题,我在当副局长的时候,就强调过———我们没有理由把学校分成三六九等。省里面已经规定了,义务教育不评等级,这个已经实行好多年了,取消了义务教育的等级划分问题。

  记者又问:已有的这些等级是否还存在?会不会把原来的重点学校摘牌,不区分重点和非重点?

  华同旭则表示,我们没有再评省市区一级的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等级,也没有再评重点学校,对于以前评的重点学校,省里面也没有下达文件,勒令以前评的一律作废。

  民办学校小升初联考,一人考试,全家出动羊城晚报记者何奔摄(资料图片)

  ■记者手记

  局长“挑明了说”家长还是没明白

  节目的录制时间超过4个小时。行风评议员王超莹的点评发言让人印象深刻。

  昨天现场的“锐话题”不少,比如关于治理择校收费,公众对之深恶痛绝却又无可奈何。对此,华同旭局长“实话实说”———“择校现象永远也不会彻底禁止”。难道这么大一笔的择校费永远都是家长们心中的谜团?

  再比如广州疯狂的“小升初”。在小升初推行免试制度的教育现状下,依然难逃一个“乱”字,家长挤破头上民校。华同旭局长不仅默认了民校联考,干脆也“挑明了说”———家长既要选择民校,又嫌民校贵,这个教育局就没有办法了。莫非小升初时违反《义务教育法》的种种乱象一丁点儿都没入局长的视线?

  作为广州市人大代表、广州市公职律师事务所主任,王超莹精彩的点评切中要害,尖锐独到:“择校费问题,教育局不要往外推。”“为什么市民要挤破头去选择学费高昂的民办学校?归根结底是我们的教育没能均衡发展,如果派位的目标学校都能有二中、十六中这样的水平,我想市民不会那么辛苦带着小孩去考试,再拿高价去选择民校?”

  是的,有一千个理由可以说,但究其根本原因,是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和小升初制度设计的不合理。我们要问的是,难道这些热点问题永远是无法破解的困局?它们何时能暴露在阳光下?

  民校联考是不是把小升初引入歧途?华同旭说,相信广大人民群众自己会判断———

  既要选民校又嫌民校贵这个教育局就没办法了

  “按义务教育法规定,义务教育阶段不能以考试为选拔升学的途径。为什么广州还会有民校联考呢?联考是不是把小升初引入歧途?”3日下午,网民“无奈的家长”向华同旭提出对小升初民校联考的质疑,华同旭局长在回答中默认民校联考做法。现场的行风评议员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的工作是不是仅仅以合法为标准?是不是要把市民的满意度作为衡量标准呢?

  针对网友的提问,华同旭回答说:“《义务教育法》是先出台的法律,《民办教育促进法》在这之后出台。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民办学校如何招生、什么时候招生,都是由学校自己决定的,依照法律,教育行政部门不能干涉。我认为应该以晚出的《民办教育促进法》为准,晚出的法律一定考虑到前面法律有关的规定。”他进一步说:“广州有那么多民办初中,如果都各自举行一场考试,会让我们的孩子不胜其烦,也干扰了我们正常的教学秩序和教育管理,对孩子成长不利,举行民校联考,能减少孩子的奔波,也可以减轻学生的负担。我相信广大人民群众自己会判断,民校联考是不是把小升初引入歧途。”

  华同旭表示,教育局无法对民校的收费标准做统一规定。“如果家长一定要孩子上公办学校,哪怕要教育局出钱买学位,也要让孩子上;但现在问题是,家长既要选择民校,又嫌民校贵,这个教育局就没有办法了。”

  对此,行风评议员王超莹质疑道:我们的工作是不是仅仅以合法为标准?华局长在讲的过程中都拿《民办教育促进法》来说:这种行为是合法的。但是我们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政府的行政部门在工作当中,是不是仅仅“合法”就可以呢?“我觉得应该是不够的!”

  “对这些上学难、择校等等的热点难点问题,民众一直都反弹很大。这也反映我们在教育工作中所采取的一些措施,虽然是合法的,但合法只是我们工作的一个底线,并不是我们衡量工作做得好与不好的标准。”她进一步说,“教育工作做得好不好的标准取决于市民的满意度。从整体来说,为什么市民要挤破头去选择学费高昂的民办学校?归根结底是我们的教育没能均衡发展,如果派位的目标学校都能有二中、十六中这样的水平,我想市民不会那么辛苦带着小孩去考试,再拿高价去选择民校。”

  ■现场花絮

  妈妈布置的功课多过学校的功课?

  在现场,主持人向华同旭提供了一个小学二年级学生的书包,书包的重量令人咋舌,有4公斤多。

  “小孩书包那么沉是不对的。”华同旭说,“书包那么重,肯定是有问题的。我们小时候,铅笔盒里有课程表,知道要带什么书、作业本。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把语数英的所有书、作业本都放入。此外,课外究竟有多少作业?是课外作业还是课内作业?我们要具体了解。”

  华同旭表示赞成小学生要减负。“小孩子做那么多作业干嘛?我也问过一个6年级的小朋友,是妈妈布置的功课多,还是学校布置的功课多?他回答:妈妈布置的功课多。妈妈给报了5个兴趣班。当然,我绝不推卸我们教育行政部门的责任,我们要认真检查,首先切实把学校该做的事做好,其次沟通家长,建议家长别给孩子那么多课外作业。”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