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海南香蕉齐上市致蕉贱伤农 成本8毛卖3毛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7月12日10:41 南方日报

湛江徐闻香蕉滞销,公路边被弃置的香蕉随处可见。戎飞腾 摄湛江徐闻香蕉滞销,公路边被弃置的香蕉随处可见。戎飞腾 摄

  ○广东与海南,两个香蕉市场原本在时间上错开一个半月,如今却随着海南香蕉的上市时间推迟悄然“撞蕉”,带来新一轮价格动荡。香蕉的价格从1.8元/斤滑落到0.25元/斤,琼州海峡两岸的蕉农苦不堪言。

  ○今年的低价风波,从表面上看是“撞蕉”连累了徐闻香蕉。事实上,徐闻香蕉近几年的价格呈现出毫无规律可循的特点,暴露出的是抗风险能力的严重不足。

  ○徐闻县自1983年开始种植香蕉,至今已有近30年的历史。25万亩种植面积、70万吨年产量……徐闻顶着“中国香蕉第一县”的桂冠,然而如果缺乏相应的配套政策和服务体系,徐闻的“香蕉王国梦”只能是几个数字的简单堆砌。

  □南方日报记者 戎飞腾

  湛江徐闻县龙塘镇的老黄,早在家乡戴上“中国香蕉第一县”帽子之前,就已经开始种植香蕉,至今已有16年。每年的六七月份,是他20多亩“巴西8818”矮脚蕉的收成季节。今年的年景不太好,低温和香蕉地里蔓延开的黄叶病,让他的香蕉长势不太喜人。

  隔海相距数十公里,海南省海口市澄迈县福山镇的香蕉种植户麦先生也在犯愁,年初持续3个月的低温天气,让他家的香蕉长势缓慢,本该4月底5月初上市的“冬蕉”,直到6月份才姗姗上市。

  老黄和麦先生都没有想到的是,低温天气带来的影响还远远没有结束。广东与海南,两个香蕉市场原本在时间上相隔一个半月,如今却随着海南香蕉的上市时间推迟悄然“撞蕉”,带来一轮价格动荡。香蕉的价格从1.8元/斤滑落到0.25元/斤,琼州海峡两岸的蕉农苦不堪言。

  蕉贱伤农,成本八毛只能卖三毛

  7日上午一大早,徐闻县郊已经忙碌起来。南方日报记者在通往城西的路上,不时看到穿行前往香蕉地的小型货运卡车。蕉农们从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到地里收割好香蕉,成株成株地堆放在路边,等待代销商前来收购。

  然而这番热闹景象的背后,却是蕉农们一年辛苦付诸流水的心酸。记者在徐闻县郊城西的代销点询问得知,香蕉的价格普遍在0.38元/斤左右,而代销商们从蕉 农 手 里 收 购 的 价 格 ,只 有0.25—0.3元/斤。

  老莫是徐闻县北岭村的种植散户,种了8亩地,全部是香蕉“今年才过‘五一’,香蕉价格就开始大跳水,我还比较幸运,收得早,1斤卖了七八毛钱,算是回了本,最近才收成的就惨了。”他给记者算了笔账:一亩地180株蕉苗,加上农肥、打桩的费用,成本要4000多元,按30斤/株的产量算,大约0.8元/斤的价格才能回本。

  专业户的种植成本比散户高,还有地租和雇人工的费用“近年来人工费用持续上涨,如今已经达到50元一天。”麦先生包了100亩地,雇了3个工人,每年单支付雇工的成本就要近2万元。

  “收一根蕉要亏掉两根蕉的钱,还要请人帮忙砍蕉,还不如让它烂在地里算了。”老黄告诉记者,去年价格正常的时候,他家的香蕉可以卖1.2—1.6元/斤,每亩赚了3000多元。而今年亏掉的差不多也是这个数,算下来,等于白干了两年。

  记者本月8日在海口市红旗镇了解到,海南香蕉的收购价较之前媒体报道有所回升,略高于徐闻,但也仅0.6元/斤,仍在低价位运行。在海口市区的果蔬市场,本地产的香蕉也只能卖到1元/斤。

  蕉贱不仅伤农,下游的产业也受到影响。

  首当其冲的是香蕉商。在徐闻城北代销市场,从事香蕉生意多年的陈先生告诉记者,他从代销商处以0.35元/斤的价格批发,装箱后运往北京保定,以25元/箱的价格卖给当地市场,除去包装费、运费、人力成本,每箱利润仅1元,平均下来1斤只赚4分钱。“利润这么薄,天气又热,风险很大,但是和人家长期合作,总不能赚不到钱,你就不做吧?”陈先生无奈地说。

  低廉的蕉价还影响了农资合作社的正常经营。在农村通常以赊账的方式购买肥料,农民收成不好,普遍还不起一年来的农资费用。城北农资合作社的王先生向记者展示了他的账本,账面显示,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赊下的账,大约有七成还没收回来。

  龙塘镇的龙先生既是农资商也是种植户,他带记者参观了空空如也的仓库。龙先生苦笑道:“收成不好,我自己也还不起自己的钱,如今已经没钱进货了。”

  两地撞蕉,香蕉价格一蹶不振

  徐闻香蕉今年价格为何低于往年?南方日报记者在走访中,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撞蕉”。

  徐闻县农业局信息股的吴股长告诉记者,以往徐闻香蕉也出现过多次价格跳水,2006年最低甚至跌至六分钱一斤,但是都比较短暂,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价格。像今年这样持续时间长达两个月的低价潮,“十分罕见”。

  城北购销点的王老板分析,由于年初的低温天气,今年海南的香蕉上市时间推迟了1个多月,“如果按照以往的规矩,海南蕉大约4月底5月初就该上市了,但是今年直到6月底才上市,与广东、广西、云南多地的香蕉撞在了一起,太集中的产出影响了整个香蕉市场的价格。”

  “今年天气太热,产地热销地也热,香蕉还与其他品种的水果相撞,这也影响了香蕉的市场需求。”徐闻县龙塘镇的代销商余先生说。

  余先生的另一个身份是龙塘镇商会的副会长,他告诉记者,徐闻香蕉的价格暴跌还与当地香蕉的盲目种植有关,去年香蕉的价格较高,今年种的人就多了起来,“我认识的人里边,100亩地最少都种了70亩香蕉”。

  搞运输的崔师傅也告诉记者,以往徐闻的香蕉产地主要集中在龙塘镇,如今许多镇都跟风种起了香蕉,城东、城西以及城北三个市场的规模甚至已经不亚于龙塘。

  然而这种说法遭到了龙塘镇副镇长李小杰的驳斥,“今年徐闻的香蕉受‘黄叶病’所累,其实产量并不高,无论是亩产还是总产量,都不如去年,若说徐闻香蕉种得太多导致价格下跌,那不可能。再说,徐闻香蕉销往全国各地,再怎么增产,影响也是很小的。价格说到底还是全国市场的问题。”

  事实上,今年自从“乙烯利风波”的影响之后,香蕉价格就一蹶不振。虽然专家已经澄清乙烯利催熟香蕉是一项成熟技术,对人体并无危害,但依然影响了消费者购买的欲望。与此同时,“粤抗优1号”新品种在徐闻的试种失败,也影响了市民的消费信心。

  记者发现,尽管郊区的香蕉价格低廉,但是在相距不足10公里的徐闻县城里,却几乎见不到本地蕉的身影。

  正是由于主要销往省外,且销售地区多与海南重合,今年的“撞蕉”让海南抢走了原本属于徐闻的商机。一位在海南收蕉的香蕉商告诉记者:“海南香蕉的颜色比徐闻的亮,吃起来也好吃些,海南蕉都滞销了,干吗还去徐闻收?”

  记者在徐闻县城前往龙塘镇的公路上,也三三两两地看到路边一串串被扔掉的香蕉,在烈日的暴晒下还来不及成熟的蕉皮已经变黑。

  风险过大,香蕉种植险胎死腹中

  今年的低价风波,从表面上看是“撞蕉”连累了徐闻香蕉。事实上,徐闻香蕉近几年的价格呈现出毫无规律可循的特点,暴露出的是抗风险能力的严重不足。

  “现在都讲市场经济,政府只能引导,但是种什么,还是由农民自己决定,这就出现跟风种植现象。”吴股长说。

  根据徐闻县农业局的统计,徐闻去年种下的香蕉,超过50%的种植面积都集中在今年的6—7月上市。

  徐闻县有香蕉协会、商会等组织,但是都集中服务于流通领域,至于种植领域,目前仍缺乏一个机构来进行宏观协调。余先生告诉记者,他作为龙塘镇商会的副会长,也希望做一些信息服务方面的工作,让香蕉市场健康有序,但是资源非常有限,自己提的建议蕉农未必接受。

  他认为,要提高徐闻香蕉的竞争力,关键还是要安排好香蕉的种植季节,否则徐闻蕉价坐“过山车”的现象还会反复出现。而这方面的工作,还是要由政府主导才能具有足够的权威。

  市场无规律,蕉农的抗风险能力不足,然而徐闻的香蕉种植保险却迟迟无法推出。

  吴股长告诉记者,几年前徐闻县政府曾试图与平安保险合作,在徐闻县推出香蕉种植保险。然而经过几个月的讨论与研究,最终由于大苗、小苗的价格界定问题无法明确而不了了之。至于香蕉补贴,由于省里没有相关政策,徐闻县也没有足够的财力效仿海南,对蕉农损失作出补贴。

  记者向徐闻县委农办询问是否会继续争取推出香蕉种植险,该单位陈主任告诉记者:目前并没有下一步计划。

  “香蕉太脆弱,一场台风过来,哗啦哗啦没了一片,这样的保险谁敢做?”余先生告诉记者,这才是香蕉种植险难以问世的关键。

  抗风险能力的缺陷另一方面体现在销售思路的单一上。在本次香蕉价格风波中,海南香蕉成为了全国焦点。经过微博的热传,许多网友纷纷在网络上发起了缓解“蕉急”的购买行动。其中以淘宝网的“聚蕉行动”尤为成功,网友在不到30分钟的时间里,就将共计75吨海南香蕉团购一空。

  记者就此事询问徐闻县蕉农、代销商以及政府有关部门多名人员,对方均表示对此不知情。

  李小杰坦言,网络对龙塘镇香蕉交易的作用十分有限,带来的效益微乎其微,交易平台主要还是依赖本地市场。

  徐闻县自1983年开始种植香蕉,至今已有近30年的历史。25万亩种植面积、70万吨年产量……徐闻顶着“中国香蕉第一县”的桂冠。然而如果缺乏相应的配套政策和服务体系,徐闻的“香蕉王国梦”只能是几个数字的简单堆砌。

  “劫后余生”的老莫,8亩地里已经有5亩改种了辣椒,但还留了3亩地继续种香蕉,他望着齐刷刷的株苗,动情地说:“种了这么多年香蕉,总还是希望来年能恢复一个好的价格吧。”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