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极跳楼女童生母急带其返港 或要回抚养权(图)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7月12日11:51 新快网-新快报

  昨日面对各路媒体记者的采访,彤彤有点紧张,工作人员在安慰她。   昨日面对各路媒体记者的采访,彤彤有点紧张,工作人员在安慰她。

  《冷睡阳台食不果腹 港童爬墙夜逃偷食》追踪

  孩子生父生母协商后已达成协议,下一步再处理抚养权问题

  7岁女童彤彤(化名)长期被继母关在阳台,其不堪饥饿爬墙逃出,跑到便利店偷饼干吃(本报曾做连续报道)。昨日,身在番禺救助站的彤彤想不到,亲生母亲会和父亲一起来接她,这可能是她多年以来的最大心愿。下午,在洛浦街的协助下,彤彤的父母乘车到救助站接走了她。晚上,记者从番禺区相关部门获悉,彤彤目前已随生母返回了香港。

  据介绍,彤彤的亲生母亲林女士前晚连夜赶到广州,经过一个下午的努力,与前夫最终达成了一致。他们表示,将会妥善安置好女儿,下一步再处理女儿的抚养权问题。

  彤彤想跟生母去香港

  昨天,是彤彤在救助站的第5天。由于前晚其生母的表姨与救助站联系,表示要领走彤彤。昨天一整天,大批媒体记者守候在番禺救助站,准备见证母女相见的瞬间。

  昨日早上,彤彤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玩玩具,表情木讷,直到工作人员拿来一条粉红色的裤子时,彤彤才笑了。之后,彤彤显得十分活跃,与在场的媒体记者玩起了玩具。彤彤边玩边小声地说,她十分想念母亲,但是太久没见了,她已不清楚母亲的模样,“要见到才知道长什么样子”。

  彤彤说,她想在下学期重新上学,最喜欢上英语、美术、体育等课,说起课余爱好时,她突然沮丧地说:“我也喜欢弹电子琴,但被爸爸摔坏了,因为爸爸和后妈吵架,爸爸很生气。”当问起想不想与妈妈回香港时,她一直低着的头忽然抬了起来,生气地说了一句,“当初为什么不把我也带走?”最后彤彤还是说了句想跟生母一起去香港。

  父母一起来接走彤彤

  昨日下午5时40分许,番禺区救助管理站大门前快速驶来一银一蓝两辆商务车,“嘀嘀”几声喇叭声后,厚重的电动大门迅速打开让车辆通过,并在记者抢入时又及时关闭。两车进入救助站后,驶入一侧较隐蔽的通道内,在大门外的记者无法看到人员下车情况。

  傍晚6时35分许,在一名民警的指挥下,救助站大门再次打开。三辆小车率先驶出救助站,但车内只有一至两名成年男子,而后之前驶入的两辆商务车也尾随着驶出,两车各由一名男子驾驶,车内未见女性乘客,也看不到彤彤的身影。

  几分钟后,救助站办公室郭主任走出救助站称,“刚才彤彤的亲生父母和继母,还有居委会的工作人员都来了,现在已经离开了,但不在刚刚的车里。”郭主任说,彤彤见到家人后显得很开心。

  会妥善安置照顾好女儿

  据了解,为保障彤彤的合法权益,洛浦街一方面迅速将彤彤送到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将其送至区救助中心,密切留意其情况,照顾好其起居生活;另一方面积极联系彤彤的父母,希望其父母以女儿为重,尽快领回女儿,履行相关责任。7月10日晚,彤彤的生母林女士与洛浦街广碧居委会取得了联系,并于7月11日上午赶到广碧居委会。当日上午,洛浦街迅速组织派出所、妇联、司法所、广碧居委会等约见林女士,从法律、民政等方面给予援助,想方设法协助处理事件。

  在各方的努力下,7月11日中午,彤彤的生父邢先生接受了洛浦街及林女士的约见。洛浦街亦积极协调邢先生工作所在单位到场协助处理事件。在洛浦街的调解下,彤彤的生父、生母当面进行了协商。经过一个下午的努力,双方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并签订了有关协议。彤彤的父母表示,他们将妥善安置照顾好女儿,下一步再处理女儿的抚养权问题。

  昨晚,记者从番禺区相关部门获悉,彤彤已随生母返回香港。

  林女士接受记者采访。视频截图   林女士接受记者采访。视频截图

  对话彤彤生母

  听到消息哭得不行 立即动身前来广州

  前晚,彤彤的生母林女士连夜返回广州。昨日早上9时,林女士穿着粉色的短袖,背着双肩包,戴着口罩,来到广碧居委会了解女儿彤彤的受虐情况。随后,她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和彤彤失联的过程,以及对彤彤的思念之情。最后,她坚决表示,要把彤彤带到香港抚养,避免让她再受伤害。

  记者:什么时候知道女儿彤彤被虐的消息的?

  林女士:昨日下午大概5时多,我姨丈给电话我,说看新闻了解到有这么一件事(眼里泛起泪花)。当时,我哭得不行了,马上准备动身来广州。

  记者:你和女儿有多久没见了?

  林女士:四年了。因为我没有办法联系他(前夫)。四年前,我和他离婚了,大女儿彤彤判给了他,小女儿跟了我,我带她去香港生活了。

  记者:为什么没有办法联系他?林女士:一开始我还能打电话到他家里,但过了没多久,彤彤的爷爷奶奶就经常断我的电话,不让我们联系彤彤。然后,连电话联系都断了。

  记者:不能电话联系到彤彤,有没有来广州找她?

  林女士:离婚一年后,我到广州找过他们一次,但邻居说他已经搬家了。从此,就彻底断了联系……(无语凝噎)。

  记者:昨晚到了广州后,有没有去见女儿?

  林女士:我先休息了,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后来,我找到了他(彤彤生父)的电话,我打给他,他也不听我说话。

  记者:对于彤彤的抚养,有什么打算?

  林女士:我要把她带回香港,再也不能让她受罪了(眼里现出坚定)。多谢媒体的帮助,是你们让我找到了彤彤。

  恢复良好

  刚来只能扒几口稀饭 昨天已吃一小碗米饭

  昨天,彤彤戴着热心人士送来的粉红色手表,粉红色是她的最爱,不过,可爱的手表戴在她纤细的手腕上,还是显得太大了。

  番禺救助站彭站长说,彤彤送入救助站之后,情况一天比一天好,“刚来时,她只能扒几口稀饭,今天,她已经吃下一小碗米饭。”彭站长说,昨天一早,他们就带彤彤到番禺区人民医院体检,做了超声波、B超、心电图和血液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为彤彤营养不良,但心肺功能健全。

  因为彤彤如今的体重仅为9公斤,离正常7岁孩子15-20公斤的体重标准相差很远,因此照料彤彤以静养为主,救助站每天提供稀饭、面条,而水果、牛奶和饼干则不敢提供,怕彤彤身体不能吸收。按照管理条例,被救助人士可以在救助站10日,但工作人员表示,鉴于彤彤的案例比较特殊,救助站会对彤彤采取特殊的措施。

  昨日下午,有近20家媒体到番禺救助站采访彤彤,面对记者追问,一时间彤彤竟然躲到了办公桌下,经过工作人员劝说,彤彤这才从桌子下面爬出来。

  街坊希望彤彤有美好未来,据悉其生母或诉讼要回抚养权

  “彤彤不停地叫妈妈,她妈妈抱着她上了车。”对于彤彤被生母接到香港,广碧居委会的吴主任认为这是她想象中的最好的结果。广碧的业主获悉彤彤被带返港的消息,均表示欣慰,他们希望彤彤能尽快忘掉不快,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记者另从相关渠道获悉,彤彤的生母或提出诉讼,要回彤彤的抚养权。而根据内地及香港法律的相关规定,对于彤彤的监护权,既可以适用经常居所地广州即内地的法律,也可依据其香港身份适用香港法律。

  有律师表示,彤彤生母可与其生父协商,若其生父愿意的话双方签个协议就可直接变更监护权,将彤彤带走;若其不愿意的话,其生母可向广州当地的法院提出申请,提出变更监护人。

  母女相见街坊掉泪

  广碧居委会的吴主任一直关注此事,昨日下午,她目睹了林女士与彤彤相见的整个场面,温馨的情景让她掉出泪来。“彤彤不停地叫妈妈,她妈妈抱着她上了车。”对于彤彤被生母接到香港,吴主任认为这是她想象中的最好的结果。“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希望彤彤脱离苦海之后健康成长。”吴主任满脸笑容地说。

  “希望她能尽快忘掉不好的回忆,希望她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彤彤被生母接到香港生活,该事件终于告一段落,广碧小区的业主对此感到欣慰,祝愿她在母亲身边得到温暖的呵护。“孩子那么聪明,现在回到亲妈身边,一定会有幸福的未来。”有业主表示。华碧关爱儿童中心最早介入彤彤被虐事件,其负责人罗小姐告诉记者,会借助香港政府、媒体等各界力量,持续关注彤彤的成长与生活。“太激动了,期望孩子享受到本应有的快乐”。彤彤原来的班主任刘老师也对她表达了衷心的祝福。

  港府愿意尽力帮助

  彤彤的遭遇引起了香港一些社会团体的关注。香港工会联合会是香港最大的劳工团体,昨天,记者联系了其驻广州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周先生,周先生说,前天下午,香港工会联合会已派人到彤彤居住的广州碧桂园住处了解,可惜一直没人开门。无奈之下,他们在住所门口留下一封信,信中表示如有需要他们会尽可能提供帮助。他们也一直在想方设法联系彤彤的生母,如果生母想带彤彤回香港居住,办事处会积极给予协助,若其亲生父母均要争夺彤彤的抚养权,则此事会比较麻烦。

  昨天傍晚6时许,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驻粤经济贸易办事处的黄先生也联系记者,表示驻粤办已与番禺区救助站和港府相关部门保持密切联系,并会及时跟进以便了解最新情况。而在昨天,驻粤办已成功联系上了彤彤的家人,黄先生表示,如其家人有需要,驻粤办会尽全力提供协助。

  记者昨日另从相关渠道获悉,彤彤的生母或考虑提出诉讼,要回彤彤的抚养权。

  昨日傍晚,一辆疑似载有彤彤一家的车离开番禺区救助站。   昨日傍晚,一辆疑似载有彤彤一家的车离开番禺区救助站。

  关于抚养权

  生母可申请变更监护权

  据一名长年从事少年审判的广州法官介绍,内地法律中生父母的监管权是法定权利,必须监护,不能随便剥夺也不能放弃。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没有监护能力的,由第二顺位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兄、姐等担任监护人。

  但并不是不能变更。《民法通则》及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均明确规定,当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时,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监护人的资格,此按民事审判一般程序审理。另外,其他有监护权资格的个人也有权要求变更监护权,此按民事审判特别程序审理。被撤销监护资格的父母应当依法继续负担抚养费用。

  广州胜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晓明表示,彤彤生母可与其生父协商,若其生父愿意的话双方签个协议就可直接变更监护权,将彤彤带走;若其不愿意的话,其生母可向广州当地的法院提出申请,认为其生父存在另行成家或疏于照顾等情况,提出变更自己为彤彤的监护人,经过特别程序可获变更。

  关于虐待

  香港或判“疏忽照顾罪”

  彤彤的生父是否构成虐待、遗弃等罪名?李晓明表示,虐待罪要求情节恶劣且后果严重,同时其是一种主动的作为犯罪,要求持续地摧残、迫害肉体等情节,表现出积极的迫害。目前看来定罪还有待商榷。但其若长时间不给衣服穿、不给饭吃则可能构成不作为的遗弃罪。

  对此,广州中泽律师事务所周玉忠律师表示,即便不构成虐待罪,根据我国治安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就此虐待行为根据被虐待人的申请,可对其作出五日以下拘留或警告。

  而记者从香港社会福利署获悉,根据《侵害人身罪条例》的相关规定,凡超过16岁而对不足该年岁的任何儿童或少年人负有营养、看管或照顾责任的父母或其他人,如没有为该儿童或少年人提供足够的食物、衣物或住宿等,即当做忽略该儿童或少年人而其方式相当可能导致该儿童或少年人的健康受损。按简易程序定罪后,可处监禁三年。

  警方说法

  生父继母是否虐女取证难

  彤彤疑遭生父和继母虐待一事经媒体连日报道后,有专家曾指出,对于构成虐待等家庭暴力的,出于孩童人身保护的考虑,警方应该第一时间介入调查。记者昨日就此向番禺警方了解到,自从接报女孩疑遭遗弃而流浪的警情后,迅速组织警力开展相关的调查和救助工作。昨日,在连续多次联系女童家人无果后,女童的生父终于同意配合警方工作,民警就其是否涉嫌虐童以及彤彤日后的生活安置等焦点问题展开调查和协调工作。

  警方表示,彤彤送往救助站后,警方继续就彤彤是否遭到家人虐待的问题展开调查,在无法联系上彤彤生父继母的情况下安排民警到其家附近走访,另一方面则继续协同妇联、街道等部门做好彤彤生活、学习的安置工作。经过不懈的努力,昨日,民警终于与彤彤的生父取得联系,并将彤彤生父传唤至街道办,与街道、妇联等部门工作人员一同就彤彤的安顿问题进行协商。

  对于市民关注的“虐童”问题,警方有关人士表示,我国法律法规确有虐童违法犯罪行为的有关规定,但此事难就难在取证上。“之前始终没能联系上孩子的父母,仅凭孩子一方的说法,无法进行认定。”警方人士说,另外,经对彤彤进行体检,也未在其身上发现有遭受殴打的痕迹,“孩子面黄肌瘦,可能有很多原因,遭受家长虐待只是一种可能的原因”。

  (陈海生 韩帮文 林良田 王吕斌 郭晓燕 黄琼 李国辉 辛捷凯 朱烁然 陈慧敏 番宣 王飞 毕志毅)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