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消委会代表:的士调价听证不符程序 涨价不合理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7月19日09:42 金羊网-羊城晚报

  广州的士调价听证会:

  “10元起步”胜出仍非最终方案

  来自广州市消委会的听证代表衣建明直指听证会是“听涨会”。   来自广州市消委会的听证代表衣建明直指听证会是“听涨会”。

  羊城晚报讯 记者许悦、实习生卢启文报道:备受关注的广州出租车运费调价听证会18日举行,25名听证代表中,21人赞成方案二(即起步价十元)。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是最终方案。广州市物价局根据代表发言,已整理出11条修改意见。广州市物价局将根据本次听证会和社会各界提出的建议,对方案进一步修改完善后,报市政府审批。

  赞成方案一的理由,主要是该方案相对更能体现联动机制,且9元起步价与现行价格水平相当。此外,优化了候时费的标准,增加了夜间附加,将有效解决夜班司机和日班司机的收入差异。

  而赞成方案二的普遍理由是认为该方案充分考虑了未来燃料价格上涨的因素,基准起步价与燃料价格起点较高,可以应对燃料价格上涨的空间较大,起步的里程更长,适应现代城市发展的需要。虽没有对候时费及夜间附加费进行调整,但简明扼要、通俗易懂。

  记者留意到,在听证代表对方案提出的修改意见中,最集中的是将方案一中的“营运候时费”增加到方案二中。由于提出这一修改意见的包括多位司机、出租车企业代表、政协委员,有消费者担心,如果采纳,“优化”后的方案二将比原先两个方案的价格水平都要高。

  此前接受采访时,广州市物价局副巡视员张奇德透露,听证会之后还要走很多程序,最终方案最快也要一个半月后才能实施。

  听证代表刘莲香。   听证代表刘莲香。

  市消委会代表现场出示消委会意见函炮轰:直接听证涨价幅度完全是“听涨会”

  “听证不符程序涨价更不合理”

  “运价与气价联动,就是同涨价联动,听证会就是听涨会!”昨天的的士调价听证会上,听证代表衣建明来自广州市消委会,他当场把盖有广州市消委会公章的意见函递交。衣建明表示,市消委会经过研究后认为,此次听证会不符合程序,而听证会也变成了听涨会,“25个听证代表,21人赞同(第二方案),只有2人反对,我们的声音很小,但还是希望通过这次听证会传达我们的声音和意见。”

  无论哪个方案结果都是涨价

  衣建明分析说,出租车企业是公交系统的补充,补充的是公共交通工具运力不足、覆盖不足的缺陷,具有公共属性。而企业获得政府的独占性经营地位,应承担公共责任。他表示,出租车的价格水平影响大众利益,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应得到保障,“出租车企业的利润不应该成为商业机密,反而应公开透明”。

  但现在的情况是,出租车企业的收入结构、利润率、政府补贴等重要内容均未纳入定价指标,现在仅仅凭成本核算,不能评估燃油涨价对企业的经营压力。

  衣建明表示,“二房东”、“茶水费”、“编外司机转包”这些事实上客观存在,证明出租车行业的利润空间很大。而一些出租车企业同时经营加油站、汽修厂、洗车行等业务,并通过规定,或者潜规则,要求旗下的出租车司机到这些场所接受服务,不仅涉嫌构成了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还变相增加了承包费。

  “我们不赞同这次听证调价,因为它就是听涨会。”衣建明分析说,燃油或者燃料,作为不可再生资源,其价格上涨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把运费与燃料价格挂钩,实际上就是运费与燃料上涨挂钩,两个方案无论选择哪一个,造成的结构都是涨价,“在出租车企业利润不透明的情况下,不宜涨价”。

  只听涨价幅度不符听证程序

  “听证程序也还不够完善。”衣建明分析说,依据《价格法》第25条,及《政府制定价格听证办法》第32条的规定,政府应在听取经营者和消费者两方面建议的基础上,先确认价格调整方向,再基于涨价或者降价的决定,决定调整方案及调整幅度。在没有确定价格调整方向的情况下,直接听证涨价的幅度,不符合听证会程序。其次,定价要通过中立的、政府制定的财务公司依照审计规则进行财务审查,再就审查结果进行监审,现仅对出租车企业自行提供的财务报告和审计报告进行监审,不能真实体现企业的经营状况。

  “听证会,应该是企业和消费者直面相对。”衣建明表示,应该让企业在听证会上面对老百姓的疑问,但现在的结果是企业受益,而政府挨骂。

  代表挑刺

  “司机个税也纳入公司运营成本?”市人大代表刘莲香:

  出租车公司运营成本虚高

  “燃料价格上涨不能完全由乘客承担,利益相关者都应承担。”听证会代表、广州市人大代表刘莲香开门见山地说。

  刘莲香以方案二为例分析说,当基准气价为4.80元/升,基准区间为4.39元/升到5.22元/升之间时,起步价10元/2.5公里。当气价下跌,没有跌到4.39元以下时,起步价依然为10元,此时消费者为气价多埋单;当气价上涨,但没有超出5.22元时,起步价也不变,此时出租车司机为气价多埋单。

  “出租车是公共交通的补充,政府不应该马上退出承担角色。”刘莲香表示,根据测算,启动联动机制以后,政府对出租车的补贴,不但不会增加,反而会下降26%。

  “LPG企业也是利益相关者。”刘莲香认为,政府规定毛利率为6%,但市民对此表示质疑,有人认为其毛利率高达33%,“对LPG成本也进行监审,并分担气价上涨的成本。”

  “出租车运营成本虚高,利润率也值得商榷。”刘莲香说,公路养路费已取消,但还列入成本,司机个人所得税为个人缴纳,为何要纳入出租车公司运营成本?司机的社保、公积金等费用也如此。“2007-2009年的利润率值得怀疑”,刘莲香表示。

  市政协委员黄志宁:

  调价周期与省物价局文件抵触

  “请大家看广东省物价局的通知,明确提出运价联动周期不得少于6个月”,听证代表、市政协委员黄志宁表示,一年之内调价不得超过2次,这是文件规定的,而广州现有的两个方案,调价周期都是3个月,这与文件抵触。她同时表示,广州1.8万辆的士,计价器调整一次,需要花费差不多50天,费用差不多要200万,“延长调价周期,既节约时间,也节省费用”。

  听证代表黄小彪:

  的士运价联动不应只按气价

  “我支持联动,但现在的联动有问题。”听证代表黄小彪说,现在的运价是2.6元/公里,而很多司机都表示,一公里的燃油成本在0.7元左右,“燃油成本只占了运价的1/4多一点”。

  “的士运价调多少,不应只按气价来,而是按照成本来的。”黄小彪说。

  场外声音

  有市民认为,的士成本监审报告数据水分多

  建议审计部门介入重新审计

  昨天,听证会一结束,长期关注此事的市民“司徒望”马上联系了本报记者,他说他通过朋友拿到了物价局的的士成本监审报告,在详细看完报告之后,他认为里面的数据涉嫌造假,因此本次听证会结果“毫无合法性可言”。

  他分析说,成本监审报告故意混淆了企业承担的成本和司机承担的成本。以2007-2009年广州市出租车承包制车辆的月均单车运营成本为例,按照成本监审报告,的士单月运营成本平均为13373元。其中,企业成本为6314元/月,司机支出7059元/月。司机的支出主要包括:承包费基准价7850元+燃料费支出4717.26元+社保1289元。

  成本监审报告中明确显示,企业成本中的“直接成本”诸如车辆折旧费、保险费、车辆规费、智能管理服务系统费,以及“间接成本”均与司机每月交纳的承包费基准价明显重复。换言之,成本监审报告把本来由司机承担的成本,变成了企业承担的成本,“这是公然造假”。

  “以这样的‘企业成本’去算出企业的利润,当然是低得可怜,难怪企业敢在这个时候跑出来跟公众哭穷。”“司徒望”认为,既然数据造假,这样的听证会是没有合法性的,建议审计部门对出租车企业重新进行审计。

  记者手记

  消费者代表仅40%能代表多少民意?

  参加完此次听证会后,唯一的感受就是:涨价已成定局。正如广州市消委会派出的听证代表衣建明所说:这次听证会,就是“听涨会”。但明知是“听涨会”,面对“多数人”的投票结果,却又无可奈何,这正是可悲之处。

  在这里不得不说的是,一些听证代表是好样的,因为他们的不同声音,让这个听证会看起来没那么“假”。

  25人的听证代表,能否代表1000多万生活在广州的市民?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推敲的话题。而那些发声支持涨价的代表,其产生的合法性值得信赖么?

  按照广州市物价局的说法,参加听证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经营企业、司机,需由委托单位推荐或聘请的方式产生,而仅有消费者代表是公开征集。这其中的数字是:除了人大代表3人、政协委员3人、职能部门2人等,公开征集的消费者只有10人,占比为40%,消费者代表比例不到四成,能多大程度代表民意呢?

  (刘正旭 徐娜 贺涛 夏世焱)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