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平价售卖车太便宜 商超菜市场顶不住齐围攻

http://news.gd.sina.com.cn 2011年11月03日06:43 南方网

  

流动售卖车投入市场后,因价格便宜,市民购买热情很高。

  

  

  

  为平抑物价,应对通货膨胀,9月29日,深圳在全国率先推出平价流动商店模式,以减少流通环节,实现农副产品产供销一体化。然而,这项初期被市民普遍称赞的措施推广一个月来却遭遇困境,由于冲击到网点附近商超和菜市场档口的营业额,平价流动售卖车屡遭围攻驱逐,推广遇阻,而该措施是惠民工程还是垄断行为也引来争议。

  按照预期目标,300辆平价流动售卖车应在10月底全部投入运营,覆盖全市900个网点。不过,记者昨日从运营企业深圳农产品公司旗下的深圳市中央大厨房物流配送公司了解到,由于推广过程中屡遇困难,目前真正投入运营的平价流动售卖车仅200辆,覆盖的网点也只有200多个。困难主要集中在与竞争对手之间的冲突。连日来,多个流动售卖车网点工作人员遭网点附近的竞争对手围攻、殴打,有的甚至联合起来设路障、拉横幅逼网点撤离。

  记者调查发现,售卖车投入市场一个月有余,因价格便宜,市民普遍叫好。然而在零售摊贩、社区超市以及肉菜市场经营者眼中,流动售卖车横空出世对他们的生存构成威胁,部分商超和菜市场营业额锐减40%。作为新生事物,流动售卖车从一“出生”便遭竞争对手质疑和抗议,目前矛盾愈演愈烈。

  档主拉横幅围逼

  11月1日清晨,记者接到报料,称罗湖北斗路惠民街市的档主将对附近流动售卖车发起抗议行为。当日6时30分左右,记者赶到北斗路时,流动售卖车的生意和往常一样兴旺,不少街坊排队买菜称重。据工作人员介绍,这里是目前铺开的网点中日营业额最高的一个,最高时达到一天7000多元。

  早上7时许,20余名档主从附近惠民街市中涌出,将售卖车包围起来。突发情况让售卖车员工一脸愕然。档主们手拉横幅,高举抗议牌,上面写着“反对不公平竞争”、“扰乱市场正常交易”、“还我饭碗”等字样。

  档主们告诉记者,自从售卖车在此摆摊后,他们的生意受到严重影响。“生意差了一半”,一名姓郑的猪肉档档主称,惠民街市摊位租金不菲,青菜摊月租两三千元,他的猪肉档月租更高达7000元。“他们(平价售卖车)的肉菜确实比我们便宜,但幅度不大。但他们不用交铺租又有政府津贴,这本来就是不公平竞争。”档主们纷纷抱怨,平价售卖车的设点位置离该市场仅有二三十米,他们希望售卖车能开远点,别在此处抢生意。

  对于档主们的抗议,平价售卖车的员工表示无奈。“这是政府给我们划好的指定摊位啊,凭什么要我们撤离”,售卖车的店长指着地面黄线划出的指定摊位说。南都记者现场看到,半个摊位已被一辆小车占据,售卖车的摊位只能往人行通道上摆。

  街坊们合力挽留

  冲突引来不少街坊围观,尽管档主们举着标语喊着要求售卖车撤离,但街坊们不受其影响,神情淡定继续挑选蔬菜和肉。

  7时30分许,档主举动引来警方。考虑到售卖车占了部分人行道,警员勒令其收摊撤离,开到前方更开阔的地方。10分钟后,流动售卖车员工开始停止售卖,并收拾蔬果菜肉上车,此前抗议的20余名档主也在警员劝说下纷纷散去。街坊们纷纷表示,这个摊点不能撤,政府拨这么大笔资金就是为了惠民利民,售卖车的价格确实比惠民市场便宜,为什么要为了档主的部分利益就牺牲居民们的利益?一名女士对此感到愤愤不平,她拿起一把油麦菜说,这在流动售卖车只需2.5元一斤,但惠民市场却卖到5元多。

  说到价格,引起围观街坊的共鸣。“惠民市场的菜确实贵。”“生意不好为什么不从自身找问题?如果价格足够便宜我们自然就去买了。”8时许,售卖车准备撤离时,不少街坊挡住去路,纷纷向警方提出要求售卖车留下。最后,警方同意售卖车留下继续营业。

  记者调查

  竞争对手明显Hold不住了

  流动贩卖车陆续进驻市内各个大街小巷,面对越来越多的平价农产品,如果说此前只是观望,现在,竞争对手明显H old不住了。

  小超市:价格毫无优势

  南油大厦流动售卖车附近,100多米距离内有两家小型超市和许多卖菜的小店铺。“这里本来居民就不多,现在竞争压力更大。”一名菜贩表示,自流动售卖车进驻社区以来,他流失了1/3的客户,“一些老客户也跑过来对比价格,发现流动车便宜,掉头就走,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另一家小型超市里,卖鲜肉的摊主夫妇反弹也很大,虽然流动车几天前才开始卖鲜肉,小摊贩们已经感觉到生意受影响。“我们营业额下降20%左右。”在华明路开小超市的店主反映,流动车的排骨18元/斤,五花肉12 .8元/斤,该店的排骨20元/斤,五花肉14元/斤,相差2元左右,“我们在价格上毫无优势。”

  小菜贩:收入少了一半

  “以前一个月要用500个塑料袋,这个月我只用了大概300个。”10月30日上午,罗湖区翠竹肉菜综合市场菜贩杨女士说。杨女士夫妇俩来自四川,此前一个月可以赚7000多元,流动售卖点运行一个月来,他们的收入少了足足一半。“虽说有熟客,可谁不想买更便宜的菜?”杨女士说,平时早上手忙脚乱,可这些天来买菜的人寥寥无几。

  佳香商场是距离罗湖区北斗流动售卖车最近的一家超市。超市销售部黄经理介绍,流动车10月中旬进入北斗路,十多天来,商场蔬菜部的营业额下降了40%左右,目前正准备去工商局投诉。“说是惠民政策,我们也是老百姓的一分子,把点设在这里跟摆地摊的没什么区别。”黄经理说。

  大商超:影响不甚明显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大型商超定位不同,受流动售卖车的影响并不明显。一个月下来,南山区学府小学旁的流动售卖点,生意大不如南油大厦的售卖点品种也较后者略少。

  该点位于南山文体中心区的文心二路与海德一道交叉路口,周边大型商超林立,包括海雅百货、茂业百货和吉之岛。前往该点买菜的市民多数是路过购买。

  60多岁的李女士拖着小推车停下来购买生姜,“我刚从吉之岛回来,看这边生姜便宜,买一些回去。”李女士说,平价售卖车的蔬菜确实便宜,但品种有限,一次难以买全,所以首选还是去商超。

  现场走访

  菜价便宜有人顺手牵羊

  流动售卖车投入市场后,生意到底如何?近日,记者对此进行了现场走访。

  生意兴隆员工手忙脚乱

  10月30日上午7时20分,罗湖翠竹路上的流动售卖点,收银台前已经排起了十几米长的队伍。

  “市民的热情很高,菜还没摆好菜牌,就开始卖了。”流动售卖点的蒋先生介绍,市民买菜热情高涨,员工不仅手忙,眼睛也忙。蒋先生的职责就是站在流动售卖车外围,注意没有付钱就将菜拿走的市民。“有人顺手牵羊,趁着人多,钱也不付拿着菜就走。”蒋先生说,经盘点,一天下来少了多少就要自己垫,所以希望市民能够自觉一些。

  排队付款市民嫌时间长

  市民李先生一大早赶到翠竹路流动售卖车前买菜,排队付款等了十几分钟,心里有些着急。李先生说,上午8时买菜的人最多,等待付款的队伍要排20多米长,希望能够增加一个收银台,方便市民付款。

  “不管遇到多大阻力,全市铺满900个网点的量始终不会变。”售卖车运营商中央大厨房公司总经理助理刘镇彬表示,人员招聘和选址工作正抓紧进行中,预计两到三个月内完成,届时,流动售卖车销售的品种将涵括粮油、蔬菜、水果、鲜肉、调料等日常生活用品。为缩短付款时间,接下来该公司将实行刷银行卡和深圳通的方式付款。

  试点卖鲜肉保鲜成问题

  10月30日上午10时,南油大厦南侧华明路口的流动售卖车旁,7名工作人员正忙着卖菜。相比一个月前,该网点的售卖品种由50个增加至80个,除了蔬菜水果,还售卖鲜肉、香菇、木耳、核桃、红枣等品种。

  负责鲜肉的房仲炎介绍,开卖3天来,销量逐日上升,10月28日一共卖出300斤猪肉,29日卖出400斤,30日卖出500斤。“目前面临的主要是鲜肉保鲜问题,我们在大马路旁,又被阳光直晒,只能卖半天。”

  对此刘镇彬表示,鲜肉实行全程冷链运输,到达售卖点后半小时内即可售完,目前气温不存在变质现象,夏季会启用冷柜进行保鲜。

  专家说法

  政府扶持方式应该多元化

  一名网友在博客中写道,“依靠牺牲社会效益这种方式来平抑物价,并不等同于成本控制所产生的平抑物价,是得不偿失的,甚至会扰乱市场秩序,产生新的双轨制,导致正常依规经营的商家无利可图,供应减少,远期物价有可能更高。”该网友认为,政府职能在于维持社会秩序,而不能参与到市场运作中来,特别是像小商品流通这种充分竞争的市场。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查振祥教授则认为,流动售卖车能在一定程度上平抑物价,但因为供应点、供应量少,加上服务时间的限制,目前未能发挥大幅降低副食品价格的作用。但他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尝试。

  “历史上有一段时期,我们对副食品采用计划经济的方法,后来因为体制落后、效率不高,经受不起市场的冲击,整个系统解散了,但人们忽略了这个系统平抑物价的功能。”查振祥说,回头看,这套体系还是有一定作用,政府具有调节市场的功能,“看得见的手”应该发挥作用,而流动售卖车的出现,可以看做政府功能“一定程度上的回归”,并不存在政府干预市场、超越职责范围的问题。“在密切关乎民生的领域,比如副食品、房地产、粮食等,完全靠市场的自由竞争是不行的,应该让‘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结合起来。”

  查振祥认为,流动售卖车的规模还要进一步扩大,但不能达到垄断的地位,最好控制在30%以下,而政府扶持的方式也应多样化,不一定要以拨款的方式。他也肯定售卖车的“鲇鱼效应”,“现在的市场价格确实太高了,有了这个撬动的因素,市场受到冲击后会进行调节,比如菜贩会给业主施加压力,让他降租,或者缩短流通环节等。”

  企业回应

  希望发挥“鲇鱼效应”

  作为率先全国的尝试,深圳流动售卖车推行一个多月来引发各方热议,市民在肯定其惠民之余,也有人担心“惠民工程”变成“垄断工程”,有专家认为这是一时之计,不能长久使用,更有评论者认为这是对自由市场的干预。

  对此,深圳市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曾湃表示,平价流动商店只是众多流通模式中的一种,准确来说是竞争多元化的一种体现,不可能替代所有流通模式,除了向市民供应低价、安全的农副产品,还希望通过流动售卖车给业态传递一种信号,让他们降低成本,做好服务。

  作为深圳农产品公司旗下企业以及流动售卖车的运营商,中央大厨房物流配送公司总经理助理刘镇彬回应,按照流动售卖车每车1吨左右的农产品容量,即使300台流动售卖车装满货也不过300吨容量,整个深圳市每天要消耗4000至5000吨农产品,流动售卖车销售的产品占市场总份额的一成都不到,市场垄断无从谈起。

  “我们主要是通过广撒网的方式,尽可能满足更多有需求的市民。”刘镇彬称,希望他们可以发挥“鲇鱼效应”,起到示范作用,让整个市场的价格降下来。

  刘镇彬称,一个健康的市场须由市场机制和政府行政干预相辅相成,作为政府大力推进的惠民工程,流动售卖车本身是一个公益性质的项目,而深圳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既有自己的农产品基地,又有大规模农批市场和物流园,加上全机械化的包装配送,能最大限度地减少流通环节和损耗,这也是流动售卖车上的菜价比市场便宜三成的原因。

  刘镇彬表示,流动售卖车所销售的产品价格不由企业说了算,而是政府部门定期在市场采集回来的权威数据,目的就是要保证市民能够买到便宜、放心的农产品,倘若该模式完全市场化,没有哪一家企业执行政府政策,最终也就起不到平抑物价的作用。

  “流动售卖车的公益性怎么体现,最重要的就是无论亏损还是盈利,我们承诺的价差不会改变。”刘镇彬说,政府4500万元的补贴只是前期的配套,今后最多是一些配套政策的完善,企业最终要自负盈亏。

  统筹:记者叶淑萍

  采写:记者 叶淑萍 庄树雄 王日晶 林燕德 李榕 摄影:记者 陈文才 王日晶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