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种常用药遭中间加价 3毛钱注射液医院卖21元

http://news.gd.sina.com.cn 2011年11月25日16:19  央视网

  卖药的挣大钱,吃药的怎么办?

  解说:

  1300%、2000%、6500%、9100%、从企业出厂到医院零售,谁敢相信这竟然是一些常用药物的利润?

  孙志刚国务院发展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医改办公室主任:

  你可以算出七八种利益。

  解说:

  上百家药厂,上万种药品,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链条,如此坚不可摧?

  某药厂负责人:

  去竞标以后,医药公司要赚多少个点,医院要扣多少个点,给医生多少个(临床)点。

  解说:

  药品集中招标,一项事关百姓利益的公共服务,不能总被潜规则统治。

  天津市药品集中采购招标中心工作人员:光电话里我怕说不清。

  上海市医药集中采购事务管理所工作人员:招标价我们工作组不知道。

  黑龙江省政府采购中心工作人员:电话我也核实不了你的身份。

  解说:

  面对舆论关注,国务院医改办做出回应。

  孙志刚:

  首先是改政府自身,改革我们自己一些体制、机制,调整我们一些政策。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药价虚高,让改革解决问题。

  白岩松评论员: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大连又一个油罐发生了大火,但是幸运的是在今天晚上的时候已经被扑灭了,而且到现在为止没有人员伤亡的报告。在之前不久,当我的很多同事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第一反应全是,什么,大连油罐又着火了。由此可见,在过去的一两年时间里,“大连油罐着火”这样的标题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的确密度有点太大了、有点太密了。我们衷心地希望,这是这个标题出现公众面前的最后一次,让生活在那儿的人和生活在远方的我们,不再为此担心。

  接下来要走进今天《新闻1+1》要关注的主题。严格意义上说它已经不是新闻了,但是没办法,它总有吸引你眼球更新的点。药品在整个流通环节当中由于一层一层被扒皮,因此药价虚高。我们听到了1000%的利润,太要命了。接下来有了2000%,又有6000%的利润。今天讲一个更刺激的,看一下大屏幕,上面是这个药品,山东一家药厂出的葡醛酸钠注射液一支多少钱呢?生产价8分钱,真是挺便宜。但是今天有记者,在北京大学深圳医院的价格查询系统上一查,卖到了一支7.39元。8分钱变成了7.39元,什么概念?价格增长了9137%,怎么样?这完全是一个新高吧?难怪有人说,没有最高,只有更高。那么百分之九千多这样的利润是什么概念?牛奶的利润20%左右,奢侈品一般也就是100%到500%,这9000%多绝对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就跟小品当中说的飞机中的战斗机一样。不过打这个针的人可都是为了治病,不是为了玩命。一起看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500%、1500%、2000%、6500%、9100%,谁敢相信从企业出厂到医院零售,这竟然是一些常用药物的利润。

  北京隆福医院药房工作人员:我们是在批发价(中标价)的基础上加15%。

  记者:加15%?

  北京隆福医院药房工作人员:不超过15%。

  记者:你们药厂挣了多少钱?

  某药厂负责人:我们药厂也就挣1元钱左右。

  记者:1元钱左右?

  某药厂负责人:对。

  解说:

  参与调查的记者拿到了业内人士提供的药品价格目录,里面涉及上百家药厂和上万种药品。从企业出厂价和医院零售价,对比结果让人感觉有些惊心动魄。在记者随机选取的20种常用药物中,从出厂到医院利润都超过了500%。其中天津药业集团新郑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规格为2毫升4毫克的氢溴酸高乌甲素注射液,出厂价每支0.52元,中标价16元,医院零售价18.4元,中间利润超过了3400%。山东方明药物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规格2毫升20毫克的盐酸奈福泮注射液,出厂价每支0.32元,中标价18.49元,医院零售价21.26元,中间利润超过了6500%。

  记者:

  这里面的差价一般都有多大?

  赵连璧医药行业业内人士:

  一般情况下平均在五倍以上。

  记者:

  五倍以上,高的话能有多少倍?

  赵连璧:

  高的话二三十倍都有。

  解说:

  更值得注意的是,同一款药品在不同的城市却有不同的标价。记者采访到的这位张先生,就在不同城市使用过同一种名叫克林霉素磷酸脂的注射液,他的发现是价格差异巨大。

  张先生:

  也就是十元钱吧,所以我就产生一种怀疑的态度,我心想怎么在北京将近40元钱,这儿怎么才将近10元钱,相差这么大。

  解说:

  从药品生产到药品代理公司,再到政府的招投标管理部门和医院,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链条?正在推行的药品集中招标政策,为什么会产生如此的高利润?面对舆论关注,国务院医改办就多地药品价格高利润现象做出回应。有关负责人表示:常用药品的利润之所以出现不同地区这么大的差异,其原因正是基本药物采购机制的推行进度不一。在基本药物采购机制实施一年之际,全国超过2/3的省区市按新机制出台了采购文件,确实有效地降低了原来的药品价格,但是还有北京等九个省区市未严格按照新机制采购和未出台文件。而至于9个省区市为什么目前尚未严格执行新的基本药物采购机制,国务院医改办没有做出进一步的说明。

  白岩松:

  昨天是新的基本药物采购指导意见出台了整整体一年,但是包括北京在内的九个省市区没有进入到新的指导意见指导的过程当中,还用的是旧的招标方式。这里有什么差别?举两个例子,受受刺激。举第一个药品,先不说名字,时间太长,出厂价是6毛钱,不算贵。白的这一面实行新的一年的中标价,河南6.7毛,涨了7分钱,山东省7毛,涨了1毛钱,陕西省6.8毛,涨了8分钱,都比较靠谱。没实行新的采购机制,北京多少钱?11元元,首都是不是价格也得必须是处于榜首,但是怎么差这么多?

  再看一个药品,这个药品出厂价1.29元,实行了新的标准,山东是1.64元,涨了3毛多钱,四川省是2.14元,涨了8毛多钱,湖北省是1.38元,才涨了9分钱,北京呢?北京是9.55元,涨得太多了,比三家价格加起来还高。

  看到这儿的时候,估计很多人心里平衡了一下,平常高考的时候都说北京的分太低了,太占便宜了。但从吃药治病来说,北京人可没占便宜,而且吃了大亏了,您看其它的地方多便宜。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状况?接着往下看。

  (播放短片)

 [1] [2] [下一页]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