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邮包爆炸案追踪:伤者双眼视力无法恢复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2月10日08:07 新快网-新快报

昨日中午在南医三院,伤者李某的弟弟李先生(条纹衬衣者)向记者介绍情况。记者 毕志毅/摄昨日中午在南医三院,伤者李某的弟弟李先生(条纹衬衣者)向记者介绍情况。记者 毕志毅/摄
郑某租住的出租屋。记者 王飞/摄郑某租住的出租屋。记者 王飞/摄

  据家属称,受害人和疑犯的前女友仅为正常业务关系,三人曾多次约谈解释

  ■统筹:新快报记者 陈海生

  ■采写:新快报记者 张若然 吴笋林 陈海生 王吕斌 实习生 朱烁然 黄红娟

  昨日下午,新快报记者从南医三院获悉,“香水”邮包爆炸案中的伤者虽然眼部手术成功,但李某想要恢复到以前的视力“已不可能”。而伤者的弟弟表示,哥哥和嫌疑人的前女友是在一次培训课上认识,两人仅为正常业务关系,却错被嫌疑人误认为是第三者。

  他还称,涉事的4S店和快递公司对事件有很大责任,表示要起诉这两家公司。

  仍有视力算最好情况

  昨日下午1时许,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据负责伤者李某眼部手术的安主任介绍,前日的手术很成功,“但最好的结果是伤者双眼能恢复一定视力,而要恢复到以前的视力是不可能的了”。

  事发当晚李某被送入医院重症监护室后,经过检查和CT扫描,其一只眼球破裂,另一只眼球完整。在前日进行的手术中,清创缝合和清理了玻璃碎片。“但双眼都有积血,恢复起来比较困难。目前一期手术已经完成,现在是使用药物治疗,我们将视情况安排后续手术。”安主任说。

  安主任表示,因为李某右眼的神经损伤比较大,要完全恢复的可能性较小,左眼眼球虽然完整,但目前眼内积血较多,需时间治疗和观察后才能得出结论。李某双眼因受到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和玻璃碎片伤害,最好的情况是能恢复一定的视力,但想要恢复到之前的视力水平是不可能的。

  据安主任介绍,类似李某这种眼部伤害比较常见,多为烟花爆竹造成。“因为物体在人的眼前向外散开,所以具有不确定性,这种伤害恢复起来是很难的。”

  几次约谈后没再见面

  昨日下午3时许,在病房外,伤者李某的弟弟李先生表示,在哥哥手术后他们曾短暂聊过,当李某听到疑凶是郑某后,非常震惊。“我哥哥和那个人(郑某)是认识的,但对于那个女的(郑某前女友),只是正常的业务关系。”

  据介绍,当导师的李某大概是半年前在一次培训课程上,与郑某的前女友认识。“她是做汽配生意的,当时听我哥哥的课程,觉得对她的业绩提升等有帮助,就让哥哥帮他们做一个企业计划,所以两人接触就多了点。”李先生说,恰好这段时间,该女子正和郑某闹分手,但谈了几次都没有分成。“后来那个男的(郑某)误认为我哥哥是他们的第三者,就找过他谈了两次。”

  李先生说,当时李某和郑某解释过好几次,而且也曾三口六面谈过,但郑某硬是不相信。“我哥哥觉得他有点不可理喻,就没再和他见面了,没想到他会这样报复。”

  被问到郑某之前是否威胁过李某时,李先生表示自己并不知情。李先生称,平时他和哥哥聊天,“90%都是关于工作的问题,很少谈及感情”。他说自己只去过哥哥家一次,在他看来哥嫂的感情非常好,“哥哥在感情上最重视的是讲究价值观统一”。

  事件后续

  家属称将告快递公司

  同时起诉涉事4S店及嫌疑人

  伤者的弟弟李先生认为,涉事的4S店和快递公司对事件负有很大责任,“嫌疑人自己有走极端的行为,而4S店和快递公司可以被理解成间接地配合一样。一方面是4S店将我哥哥的私人信息泄露,另一方面是快递公司没有检查包裹就发了过去,造成现在的结果。”目前,李先生已经开始找律师,准备起诉4S店、快递公司和嫌疑人郑某。李先生表示,他哥哥受伤给公司带来了很大损失,公司工作进度被打乱,粗略估算一个季度将损失四五十万元,“还不包括对其他公司、平台的影响,这个还无法计算”。

  律师说法

  未对邮包检测投递 快递公司不能免责

  对此事件,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永平律师表示,如果证实涉事4S店确实将伤者李某的私人信息泄露出去,那么4S店将负一定的民事责任。而未检查就将包裹派送的涉事快递公司也要负有同等重大的民事责任。朱律师说:“涉事4S店若在嫌疑人侵权过程中没有尽到保密的附加义务,将客户的私人信息泄露,等于没有保护客户的安全。而快递公司没有对邮包进行检测,即使是同城快递也应该有一定的设备对邮包进行检测,根据邮政法的有关条例,快递公司也因负有不可推卸的民事责任。”

  前日下午,新快报记者就可能产生诉讼一事采访了涉事4S店,对方答复称一切以警方调查的结果为准。

  邻居印象

  与郑某交往不多但他常和孩子玩

  昨晚7时许,新快报记者找到嫌疑人郑某位于番禺区化龙镇复苏路的住处,一排两层的出租楼。据其他租户介绍,郑某于去年底租住,一室一厅约30平方米,与其同住的还有另一名男子,但其昨晚并不在家。

  “叔叔(郑某)挺和气的,经常会和我一起玩。”郑某邻居家的小孩说。不过,小孩的父亲则表示,郑某只是与孩子玩耍,与大人们的交往不多。直到昨晚记者到来前,附近街坊都不知道郑某犯了何事,而房东也表示对事件并不知情。

  嫌犯父亲

  孝顺子曾当兵学修车

  河南省杞县人郑守林有四个儿子,涉案的郑某排行老四,三个哥哥都已婚。在郑守林的眼中,小儿子非常孝顺,每两年就回家一次,“上次他侄女结婚,还寄了5000元回来”。“儿子腊月廿八就回家,年初四又回广州了。在家里有说有笑,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开心的。”郑守林说怎么也不会想到,儿子刚走就出事了。

  38岁的郑某,至今未婚。新快报记者昨日联系上其远在老家的父亲郑守林,他说儿子曾在广西桂林当过3年兵,在部队负责修车。退伍后,郑某回到河南郑州开了一家汽修店,其间认识了刚从一所学校毕业的女孩阿芳(化名),随后两人走到了一起。

  郑守林说,儿子和阿芳经营的汽修店生意不景气,两人后来经战友介绍南下广州打拼。由于郑某在部队学的就是汽修,来到广州后在一家汽车制造厂做起了售后服务,女友阿芳则在一家汽车公司做前台。“两个人在一起有十多年了,一直没领证结婚。”郑守林说,每次他催儿子结婚,儿子都会以“城里人结婚都晚”、“等有钱了再结婚”推托。

  据介绍,阿芳今年30多岁,来自河南新乡。两年前,她曾去过男友的老家,那次是郑守林唯一一次见到儿子的女友。

  “儿子很喜欢她的,可我总觉得女方并不是很满意,所以一直没结婚。”郑守林称,得知儿子在广州犯案的消息后,家里人还未与广州的朋友取得联系。

  昨晚,新快报记者联系上了郑某的前女友阿芳,她表示对案件并不知情,“如果我知道他(郑某)有这个行为,肯定会去制止”。至于其他相关情况,阿芳不愿多说。

  邮递安全

  发现寄件不检可打12305举报

  新快报讯昨日,记者从广东省邮政管理局获悉,此次事件发生后,该局已对相关快递企业进行调查,一经查实涉事快递员存在未严格落实收寄验视制度的情况,将对相关快递企业、具体责任人进行相应责任追究。如果市民发现邮政、快递企业员工有对邮包不做开封验视等违规情况,可拨打12305向省邮政管理部门举报,管理部门将对查证属实的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作出处理。

  此外,记者还从有关部门了解到,我国有关部门正在联合研究如何在包裹寄递服务行业推行“实名登记制度”,且已在部分地区开展试点工作。但由于实名登记加重了企业成本,消费者出于保护个人信息不予配合等因素存在,该制度的推行仍在研究中。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