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惠交界山林死猪私宰场:小路隔断执法受阻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5月16日08:05 金羊网-羊城晚报

  接到羊城晚报举报后,深圳执法人员出动围堵山林私宰场,但10个点只能清理7个

  文/图羊城晚报记者全良波

  执法出击  本报15 日曝光在深圳惠州交界之处,死猪被收购、运输、私宰,流入各大市场, 形成一条黑暗的地下产业链。15 日凌晨,深圳龙岗区坑梓街道执法队接到羊城晚报记者举报后,对私宰“产业园”进行围剿。当晚行动,执法队共捣毁7 个私宰场,查扣28 头生猪,8 头开边猪, 更发现已经装车的死猪和猪内脏。执法队坦言,深惠交界地段存在监管薄弱的难题, 在私宰场背后还有不法人员把风,妨碍了有效打击。

现场发出恶臭的猪血现场发出恶臭的猪血
一动不动的死猪一动不动的死猪

  执法出动堵老窝点

  14日晚上9 时许,羊城晚报记者再次来到深惠交界的私宰场,在山路旁等候,此时已经不断有人货车载猪上山。记者在山脚下等候了一个多小时, 已经看到不少于10 台人货车拉猪上山。随后,记者上山再探山上私宰场的情况。只见山上已经是灯火通明, 一些私宰场煮好热水准备开工,一些私宰场在屠杀,里面的气氛已经是热火朝天了。

  记者在确认私宰场开工后,下山向深圳坑梓街道执法队举报。

  晚上10 时05 分, 执法队一名中队长接到举报,回应称此处曾被多次打击,不料又再返潮,现在组织力量进行打击。

  10 时20 分, 执法队中队长再次回话表示,已经将情况向街道办相关领导反映,正在组织人员, 估计还要半小时才能到现场。

  11 时15 分左右, 执法队电话通知已经到达私宰现场。在记者拨打电话15 分钟后, 山脚下第一间私宰场已经熄灯,3台人货车急急忙忙开下山来。因为没有灯光,无法看清楚人货车是否装有生猪,也没有听到猪叫。有不少三轮摩托车拉着生猪下山, 也有人货车依然运送生猪上山。

  在 确认执法队通过另一路上到山上私宰场后,记者立即驾车上山。沿途不断看到人货车成群结队地冲下山, 因为车厢紧闭无法确认是否运有生猪。

  私宰多见死病残猪

  当记者上到私宰场时, 所有私宰场已经熄灯, 一个多小时前灯火通明的景象已经不复存在, 约有上百名光着膀子的男子不断地在走动。执法车辆堵住了山上道路的卡口, 防止车辆逃跑。执法队组织超过50 人的力量分头查处,各个私宰场均有执法人员。

  记者在各个私宰场看到, 地上到处是猪血,用于杀猪的大锅还冒着热气,里面的水发出强烈恶臭。地面上到处都是猪内脏和血水。在私宰场旁还圈养多头猪,身上布满了苍蝇和淤青, 怀疑是一些运输途中受挤压的病残猪。这几只猪躺在地上没有动静,记者脚踢、用棍捅都不见反应。

  另外,记者看到一辆车牌为粤KP6527的白色人货车, 车身散发着一股让人反胃的恶臭, 血水也是从车厢缝隙不停地往下流。记者打开尾厢,透过手电筒照明看到里面堆放着一筐筐猪内脏, 而在最深处还躺着一头已经发臭的猪,显然已经死掉。“天气闷热,长途运输过来的猪经常有发生闷死热死的情况。”执法人员对记者说,也不排除是发瘟生病而死的猪,执法队只有送去市里的检验检疫局进行检测才知道。

  一路之隔执法受阻

  在记者暗访时,一共在这个丛林里发现10 多处私宰场。15 日凌晨,执法队一共铲除属于深圳辖区的7 处。记者跟着执法队继续深入,但走到位于路尽头的私宰场时,执法队表示该片区属于惠州市管,即使看到里面存放着生猪和猪棚,他们都无权查处甚至清拆。

  执法队宋队长告诉记者,此处的确属于深惠交界处,该“私宰园”的大部分地方都属于深圳市,是政府的储备用地, 由于没用起来也没围蔽,因此间接为这些私宰场提供了一个违法的温床。这个“私宰园”已经存在多年,屡次清拆屡次死灰复燃,最近还作为“三打两建”的专项行动来重点打击,可惜效果依然甚微。

  宋队长说,以山路为分隔,深惠隔路相望。这处又位于惠州大亚湾万利生猪批发市场的后面, 私宰户午夜拣选好生猪后, 可以直接经批发市场的后门进入“私宰园”。交通便利而且靠近猪源, 这里可以说是滋生私宰行为的“好地方”。这里经常有人骑摩托把风,只要执法队车辆上山,私宰人员全部熄灯逃跑。“只要看到我们执法人员过来, 他们工人就马上往草丛里面跑。”

  宋队长表示, 违法成本低也是屡打不绝的原因,每次执法队只能查扣生产工具,对人员无法处罚。私宰老板每次被扣几条猪,对他们来说就是很少一部分钱,说不定杀几头死猪就能赚回成本。在监管上,执法队人员也存在不足,晚上难以查处。

  背后有人收保护费

  在采访宋队长时, 记者问及此处是不是有保护伞时, 宋队长坦言背后的确有人在收取保护费,每天派出人员把风,为私宰场通风报信。这里的私宰场由陈某和王某两人看着, 每宰一头生猪都必须给他们交3 元钱。“我也是从社会人员上听到这样的消息,但没有证据。”宋队长说,因为没有证据,也没有人举报,执法队只能按照职责铲除私宰场。

  记者再次致电知情人时, 他告诉记者一位陈某的电话号码,对方自称“福建陈”。当记者以拉猪屠杀的身份致电过去时,对方坦言必须收取“保护费”。

  福建陈说, 他联系坑梓的一家私宰点帮忙屠宰, 每头猪的加工费是15 元,他要再抽3 元,另外还有一份是王某的,一头猪的费用大概就是20 多元。此外猪粉肠头、气管和猪小肚,他出2.5 元/斤收购, 所有在那里屠宰的生猪都实行这个规矩。到底交了保护费有没有效,福建陈声称,反正执法队前来查处时,他能够通知所有人。

  据知情人透露,这里的私宰点其实也是被人垄断的,像猪粉肠头、气管和猪小肚都必须由私宰点回收, 然后由“福建陈”统一来收购。粉肠头、气管和猪小肚加起来应该能卖到5 元/斤左右,可是福建陈只给2.5 元/斤。不卖给他不行,这些私宰场都是福建陈给安排的,而且他还一直有派人巡场,私宰场杀多少猪,多少副内脏要卖给他都能被监控到。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