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处分后再获起用 三假干部掌舵资产20亿国企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5月19日02:39 新快网-新快报

■CFP供图

■亚洲国际大酒店资产近20亿元(资料图)。

  他来了就盈利,他走了就亏损

  被处分后再获起用,现任广东亚洲国际大酒店董事长赵利说:“专案组查我几个月,最后得出这样的结果,那简直说明我更清白了。”

  赵利,2005年任亚洲国际大酒店总经理时,被举报为“三假干部”,为此,广东有关部门专门成立专案组查了几个月,给出了存在“假干部”、“假学历证明”、“假户口”的结论和处理意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据此给予赵利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记大过处分,其总经理职务同时被撤销。

  2009年赵利又被重新任命为亚洲国际大酒店总经理。而日前赵利获得了新的任命:亚洲国际大酒店董事长。

  亚洲国际大酒店是广东省最大的竞争性行业全资国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广晟资产公司)旗下的五星级酒店,资产近20亿元。

  一名7年前被有关部门认定的国企高管“三假干部”,如今再次得到重用,这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隐情?

  专案组作出“三假”结论

  档案资料显示为1960年出生,但专案组结论认定为1958年出生的赵利,在1982年顶其母亲的班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工作。

  根据广晟资产公司2005第21号文件和广晟纪监2005年第1号文件的记载,1999年12月,赵利“以北影厂干部身份调入广州军区联勤部人事劳动处”。而根据专案组前往北京的调查,赵利的两份《干部履历表》和8份工资调整审批表均系伪造。专案组查阅北影厂历年的干部录用正式批文均无赵利的名字,虽然据北影厂反映,赵利工作的制片岗位是属于干部岗位,但赵利是“以工代干”。

  专案组在结论中写道:“即使是北影厂以干部身份为赵利办理了调动手续,也不能改变赵利是一名普通工人的事实。”

  第二“假”是学历证明。赵利档案中装有一份北影厂人事处于2001年4月出具的大专学历证明:“赵利同志1986年至1987年,在北京电影学院进修电影发行制片专业学习,属大专学历,毕业证因搬家不慎丢失。”

  而经专案组向北京电影学院调查证实,1986年至1987年,该院根本没有办过这个班,也没有赵利这个学生。

  第三“假”是户口。1999年,赵利请其妻姐在吉林省公主岭市育林乡给赵利买了一个非农业户口,并随后伪造了1979年吉林省劳动厅“固定工调配证”和《非农业户口申请落户审批表》,1999年11月24日将公主岭的这个户口迁入长春市。2000年1月21日,赵利凭广州军区联勤部人事劳动处开出的调函,将本人户口由长春市迁入广州市。而他的真实户口却一直以待业身份留在北京,主要目的是为了保住北京电影制片厂分给他已去世母亲的一套房改房。

  “造假跟我没关系”

  赵利本人对前两项造假认定均不认可。他向记者说道:“什么叫造假?我认为就是我改的涂的什么东西那才叫造假。组织上承接不上的东西,比如你该上报的没报,你忘了,那是组织上的事。但是,我一直在制片室工作,我就是干部身份,而且你给我出的东西也是干部,这个是大钢印子盖的。要是我自己在外面造假,那我就承认。但是你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管理乱,跟我没关系啊。”

  他坚持说自己上世纪80年代的确参加过北京电影学院非全日制的那种培训班,这个班并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发给了他专科的学历证书。而时隔20多年了,他也根本找不到当时一起参加过那个班的同学。

  总经理职务很快被撤

  赵利唯一承认的是户口造假问题,可他认为这并不算什么大错。“我当时就是打了一个时间差,找关系从另外的地方拿了一个指标,迁到广州的户口的确是长春的。这样做是为了保住我母亲分的房子。这个算是我自私自利吧。但是户口迁过来之后,北京的户口也取消了,房子也没有了。”

  赵利认为,就算是所有的造假都成立,那这个结果他也已经承担了。他说,“这件事已经了结了。”

  2005年10月12日,基于以上的“所犯错误事实”,广晟资产公司分别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给予赵利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记大过处分。

  不久之后,广晟酒店集团的董事长向集团员工宣布了撤销赵利亚洲国际大酒店总经理职务的决定。

  酒店连续两年亏损起用赵利就盈利

  “这也是怪了,是他运气还是能力?他当总经理,效益明显就上来了”

  被撤销亚洲国际大酒店总经理职务后,2009年赵利又被重新任命为亚洲国际大酒店总经理。

  “让他再回来担任亚洲国际大酒店总经理是我们研究决定的。”广东省广晟酒店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贺邦富说,“赵利同志走了以后,整个酒店的经营就大幅滑坡,2007、2008年这两年酒店连续亏损,最多亏损达到1000多万元。”2009年重新起用赵利之后,亚洲国际大酒店很快又扭亏为盈,“就与赵利2004年接手亚酒时的情况一样”。

  广晟资产公司纪委书记邓锦先也对记者说:“这也是怪了,是他运气问题还是能力问题?他当总经理两年时间,效益明显就上来了,后来因为那个事情处理他,他走了,他的团队也跟着离开了,就马上亏损;他回来后又开始盈利,而且这几年,亚洲国际大酒店增长还挺不错。”

  虽然贺邦富、邓锦先都认可赵利善于用人和管理,但他们也并不认为赵利是什么“经营奇才”。只是有一点,这两个转业军人都很直接地向记者表达:“赵利工作上坚持原则,管理严格,堵住了一些‘挖社会主义墙脚’的漏洞,也得罪了一些同事甚至上级领导。”

  贺邦富告诉记者,作为国企的亚洲国际大酒店,有一些国企特色的弊病,内部情况也“相当复杂”。他打了个比方说:“你别看就算是一个扫地的,你以为我作为集团董事长能随便动他吗?如果我说他地扫得不好,今天开会做了决定要让他走,可能明天就有电话来了,说他家庭条件怎么怎么样,不能开除他!”

  邓锦先更是直斥亚洲国际大酒店存在的“风气不正”,“这个公司组建的时候成分就比其他国企更复杂,所以长期以来,勾心斗角、拉帮结派的现象一直存在,一遇到有人事选拔调整就有人开始搞小动作,包括匿名举报、无中生有、各种是非。”他对赵利比较欣赏的一点恰恰是他“不搞是是非非”。

  “用这个问题把人家一棍子打死?”

  如果还有用“三假干部”来“恶心”他的,肯定不会再招来调查了。

  对于诸如“‘三假干部’为什么还能再获得提拔”、“广晟领导是不是欺上瞒下护短”等质疑,邓锦先说:“当时的处理上级是认可的,按照组织原则,一年之内不得晋升提拔,也过了那个期限了。他表现好难道不能提拔吗?每次提他就有人说‘三假问题’,难道就要用这个问题把人家一棍子打死?这好像也不符合我们党的政策啊。而且干部选拔需要推荐的,要有票数来决定的,如果大家都反对他,我们也不能让他上的嘛。”

  贺邦富说:“如果赵利是个公务员,可能这样的问题会是个比较严重的问题。但从企业的角度考虑,我们认为这些不是太严重,而且已经处罚过了。”

  虽然曾经很想离开且不愿意回到亚洲国际大酒店,但赵利对广晟的归宿感依旧根深蒂固,他对记者说:“我是广晟的人,吃广晟的粮。我没有什么假身份,我在广晟12年,从助理员干起到部长到董事长。”

  他还说,“如果是假的,那你说我是什么人?我当时是想申诉的,领导说算了,又不是什么大的影响,这个也不抓人,就是恶心你一下。”他甚至说:“一个专案组查我几个月,最后得出这样的结果,那简直说明我更清白了。”

  而他相信,因为早都已经处理过,这一次任命董事长之后,如果还有用“三假干部”问题来“恶心”他的什么举报,肯定不会再给他招来各种调查了。

  而对“假干部身份”这种概念,在他看来,现今的企业制度之下已然消解了其意义。他告诉

  记者,现在国企市场化了,都按劳动法走,最大的“官”也是一样,在这个位置上的都是“真的”,现在叫“企业高管”,没有什么“体制内体制外有编制无编制”之分,也不是国家公职人员,跟公务员不一样。

  (据《瞭望东方周刊》)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