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戏言酿三女命案 广州警方跨省追凶几千里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5月25日07:46 新快网-新快报

嫌犯被列为公安部B级通缉犯 广州警方历时一月破获杀人案嫌犯被列为公安部B级通缉犯 广州警方历时一月破获杀人案

  嫌犯被列为公安部B级通缉犯 广州警方历时一月破获杀人案

  新快报记者 李国辉 实习生 程晓芸 通讯员 倪少英 张毅涛 徐 斌

  一个是给你生下女儿不久的前妻,一个是你前小姨子,一个是你相熟的朋友,你怎么狠心下得了手?”羁押室内,民警问。

  “……我是一时被气昏了头,现在我不敢去想,也不敢看。”杨斌说。

  这是本月22日深夜,办案民警与公安部B级通缉犯杨斌的一番对话。

  上月26日始,印有杨斌头像的20万元悬红通缉令在广东、广西、贵州、四川、重庆等省市广为张贴,共达到十万份——只因为,杨斌是被公安部列为B级通缉犯的重案杀人凶嫌。

  因为欲与离异不久的前妻张青复合遭拒,杨斌对张青心怀愤恨。4月21日中午,杨斌持刀窜入张青位于广州花都新华街田美村的暂住处,将张青姐妹及与其同住的女友阿平杀害,案发后一路往西潜逃。

  从4月21日中午案发到本月21日深夜杨斌在重庆落网,历时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杨斌仓皇出逃,疲于奔命,甚至一度潜逃出境躲到越南……

  孽缘祸婚

  夜场经理恋上女服务员

  杨斌,1983年出生于四川省泸州市叙永县马岭镇的一户贫困家庭,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杨父在外地帮人放羊,母亲则在家中种玉米,一家人聚少离多,杨斌从小在母亲的拉扯下长大,因是家中独子,杨斌从小深受母亲宠爱。

  在泸州读完小学、初中后,杨斌考入绵阳一所职业技术学院学建筑学,毕业后分配到广西一家水泥厂,因嫌工资低,没去工作,后又到了重庆市南川区一家酒店内设的娱乐场所工作,此后他的人生与夜场再也没割离过。2006年11月15日,杨斌因在重庆涉嫌介绍卖淫而被南川区西城派出所抓获处理,释放后来到广州市花都区,先后在花都区多家夜总会任职。

  去年年初,杨斌认识其所在夜总会的女服务员张青,并与这位22岁的重庆籍女孩迅速相恋。去年五六月份,张青发现自己怀孕了,双方随即商讨婚姻大事,并于同年6月30日在重庆登记结婚。

  张青万没想到,她与杨斌的这场缘分竟会是一段孽缘,而这场相识不到半年即结合的“闪婚”更为后来的一切埋下了祸根。

  杨斌虽然在夜总会做行政经理,表面上看是个“白领”,但他的工作不过是帮客人订房、陪客人喝喝酒而已,每月的收入仅两千元左右。

  今年1月12日,张青在重庆老家生下了一个女儿,当时杨斌也从花都辞职到重庆陪产,可夫妻俩全部的存款竟只有200元,生活只能靠父母支援。在张青坐月子期间,杨斌人虽在重庆,却甚少关心妻女,“补品没买过一件”,只顾自己在外玩乐,这一切都让张青看在眼里、气在心里,沮丧、绝望的情绪越发郁积在心间。

  今年2月份,在家人的劝说下,张青提出与杨斌离婚,双方经过协商后签下了协议离婚书。

  夺命戏言

  “打你的就是我男人”

  离婚没有让张青与杨斌的人生交集画上句号。

  和张青协议离婚后,杨斌于今年3月重新回到广州市花都区,并很快在一家夜总会找到工作,继续做“行政经理”的老本行。

  此时,身在重庆的张青也为生计发愁,张家的生活条件虽然比杨家好一点,但也不富裕,她想着尽快外出打工补贴家用。3月底,才坐完月子不久的张青也返回了熟悉的花都区,这一趟,她还带上了年仅18岁、高中毕业后赋闲在家的妹妹小婷。

  到了花都后,张青找到了阿平。26岁的阿平与张青曾在同一间夜总会做服务员,平时为人仗义、热心,张青尊称其为大姐,与其私交甚好。

  阿平很快将张氏姐妹接到自己位于新华街田美村某出租屋公寓(一房一厅)暂住。张青姐妹住下后不久,收到消息的杨斌就找上门来——他对张青旧情难了,多次企求与前妻复合。阿平不愿卷入他人的感情纠纷中,一度搬出公寓,让杨斌与张氏姐妹同住。

  杨斌却住得一点不开心,对于其复合的要求,张青反应冷淡,多次表示拒绝。在此期间,阿平时常带张青姐妹出去玩,在帮二人找到了夜场服务员工作之余,更介绍其他男子给张青认识。杨斌得知后怒火中烧,经常为此与张青爆发争吵。

  上月10日,又一次争吵后,颇觉无趣的杨斌搬到了附近的另一间出租公寓居住,阿平随即搬了回来。之后,杨斌又找了张青几次要求复合,但张青态度坚决。杨斌对此颇为不满,并认定张青如此绝情肯定是与其私交最好的姐妹阿平从中破坏。

  矛盾的积累终于在4月21日的那个凌晨爆发。当日凌晨时分,杨斌因在上班时与另一名男同事发生口角而发生打斗,杨斌打输了。凌晨2时许,杨斌打电话约出阿平吃宵夜,将打架一事告知阿平。阿平回去后将此事说给张青姐妹听,为了让杨斌死心,张青打电话给杨斌说了一句戏言:“打你的就是我男人。”在旁的小婷也帮腔挖苦说:“打架打输了还跑来诉苦。”

  杨斌顿时恼羞成怒。放下电话后,他怎么也睡不着,越发觉得三女愚弄他、看不起他。21日上午,杨斌到超市买了两把水果刀,开始了他的不归路。

  中午血案

  行凶杀死前妻两姐妹

  前几天还暴雨连连,但这天却是艳阳天。

  因为夜场上班的原因,阿平和张氏姐妹白天通常会睡到很晚才起床。中午12时30分许,身着白色T恤、藏着水果刀的杨斌出现在三女所住公寓的监控探头内。镜头中,他神色略显凝重,脚步不急不缓。他乘坐电梯上到3楼,步向那个他曾很熟悉的公寓小屋。

  按响门铃后,睡在客厅的阿平开了门。杨斌再次就是否给张青介绍男友问题与阿平争吵。阿平驳斥了几句,杨斌当即掏出刀将阿平杀死,随后,他冲入内屋,将被惊醒的张氏姐妹乱刀砍死,一手制造了这起血案。据警方事后调查,其中,张青姐妹双手有多处刀伤,“可以想象,当时她们拼命用双手挡刀,做过反抗,也肯定呼叫过,但是那栋出租屋住的都是打工者,白天基本上都上班去了,没人听到”。

  行凶后,杨斌将三女抬到床上并用被褥盖住尸体,随后,他又将沾有血迹的T恤脱下扔弃屋内,临走前,他在死者身上搜走了几百元钱和三台手机以及一台手提电脑,更将所有窗户关闭。

  当天下午近2时,杨斌光着膀子匆匆离开案发公寓,仓皇潜逃。四天后,一场席卷五省市的大追捕拉开了帷幕。

  双面杨斌

  落网携带遗书绝口未提女儿

  一个初为人父的人缘何能对前妻痛下杀手?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性格让其成为制造三个家庭悲剧的刽子手?

  办案民警表示,从抓获案犯与其接触来看,杨斌的性格复杂,可谓“双面”。因为出身贫寒,杨斌有较重的自卑心理,据其同事反映,杨斌平时十分多疑偏执,爱钻牛角尖,“自己走不出来”。案发前,阿平一再否认自己给张青介绍男友,但他却始终怀疑。张青多次拒绝其复合要求,他仍旧不依不饶,“想不通”,想要控制前妻。

  在审讯杨斌时,杨斌一再表示对不起其父母,逃到广西北海市时,他一度想跳海自杀谢罪。警方抓获杨斌时,他身上仅有两份物品,一份是关于他的悬赏通缉令,另一份是写给父母的“遗书”。遗书上称,他知道父母身体不好,自己却犯下弥天大罪、难逃一死,不能给父母送终,非常对不起父母尤其是母亲。在潜逃回四川时,他明知警方会找到老家来,依然偷潜回家,为的是见母亲一面。

  在与民警的对话中,他多次说,如果生命能够重来,他将把全部恩怨抛开,善终父母,话里尽显孝顺。但这个嘴上的“孝子”却喜欢赌博,父母生活在贫困中,他赚的钱并未向家中寄去多少。

  在整个交谈过程中,杨斌较少提及对三名死者带来的歉意,更绝口未提女儿。“他快意恩仇,最苦的却是他仅4个月大的女儿。”民警说。

案发12小时锁定凶嫌案发12小时锁定凶嫌

  花都三女命案

  十万份悬赏通告五省市沿路张贴

  ■新快报记者 李国辉 实习生 程晓芸 通讯员 倪少英 徐斌 龚宣

  这一个月间,杀人后的杨斌一度乱逃乱窜,更曾偷渡到越南躲藏。前晚8时许,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四名刑警押着一名疑犯缓缓步出机场并押上警灯闪烁的警车,至此,历时一月,缉捕跨五省,辗转行程曲折几千里的一次广州刑警跨省大追捕,终于划上圆满的句号。

  案发12小时锁定凶嫌

  今年4月25日,一阵刺鼻的恶臭弥漫在花都区新华街田美村某公寓楼附近,臭源发自该公寓楼308房。当晚6时许,房东闻讯后开门进屋查看,惊恐地看到内间床上竟有女性尸体,于是立即报警。

  接报后,花都警方刑警大队、新华派出所立即派员到场处置,广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也火速到场勘查。

  经调查鉴定,死者分别为阿平和张青、小婷两姐妹。此时,尸体已经腐烂,身上多处可见刀伤。

  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广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谢晓丹等领导对该案十分重视,作出重要批示。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了由谢晓丹任组长的专案组,全力开展侦查工作。

  通过调取监控录像视频,警方发现张青的前夫杨斌21日中午在案发公寓出现过。至此,在案发仅12个小时,警方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十万份通缉沿路贴发

  经查,杨斌是四川泸州人,专案组分析,案发后杨斌很可能一路向西再北上逃回老家。

  4月26日,公安部将杨斌列为B级通缉犯全国缉逃。此后,专案组根据群众举报和各方面的线索,先后辗转奔赴广西北海市、南宁市、宾阳市、贵港市,贵州贵阳市,四川省泸州市等多地展开缉捕,但线索时断时续,始终“慢了一步”。

  在此期间,办案民警深入各地乡村小镇、车站码头走访,制作、分发、张贴的悬赏通告就有十万份之多。民警抓到杨斌时,甚至还从他的衣服口袋里翻出了一张对他的悬赏通告。据杨交代,这是某日他走到一个地方,发现一面墙上贴有他的悬赏通告而慌忙撕下来的。他说,他这时才发觉自己“价值20万元”。

  深夜出击重庆擒凶

  本月4日,追捕民警走访群众得知,上月29日,在广西宾阳一电器店门口,一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陌生男子自称被传销骗了无钱回老家重庆,并以300元将一手提电脑卖给一名群众。交易完成后,这名陌生男子朝车站方向走去。专案组分析,这名陌生男子极有可能就是杨斌,其潜逃的目的地很可能在重庆。

  本月21日下午,在重庆警方的协助配合下,警方终于掌握到确切线索,杨斌躲在重庆市南川区南城街一个远房亲戚刘某家中,且骗刘某说自己与妻子闹离婚。专案组立即向指挥部汇报,并与重庆市警方研究制定了抓捕方案,决定收网。

  当晚,专案组在目标地点蹲点守候,经确定杨斌在刘某家中后,两市共30多名参战民警冲入刘某家中,一举将正在屋内睡觉的杨斌摁倒抓获。

  “当我们出现时,他浑身发抖、非常紧张,很快就供认了自己的身份和罪行。”参与抓捕的花都警方刑警大队长黄sir说。

  【逃亡线路】

  盲目乱窜一度偷渡越南

  落网后,杨斌交代,杀了人之后,他如无头苍蝇般乱逃乱窜,只想逃到哪算哪。他甚至还在广西偷渡过境到了越南,因身无分文,又听不懂当地语言,无法生活下去,待了两天后又折回了广西。

  逃亡路上,杨斌变卖从死者身上拿走的三部手机和一部手提电脑,仅卖几十、几百元钱,很快就用光了。没钱买车票就步行,然后露宿街头,以至鞋子都走烂了,后来只能光着脚。

  “他知道是逃脱不了的,就想回重庆见父母一面。”办案民警说,大约4月底,杨斌沿铁路走了两天时间从贵阳走到遵义,到遵义之后,他将手机卖得一百多元钱,并用这笔钱坐车到了重庆南川,直至最后被抓。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