搂女人开房和尚兄弟皈依佛门 成名僧俗家弟子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6月07日08:12 京华时报

两位当事人接受本报采访,谈及做法时后悔不已。本报记者潘之望摄两位当事人接受本报采访,谈及做法时后悔不已。本报记者潘之望摄

  挎LV包、搂女人、在酒店开房、之后被佛学院僧众抓获移送警方,两名假和尚事件在4月初成为网络公共事件。4月10日,二人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刑拘,5月初被释放。在消失近一个月后,前天下午,“和尚兄弟”赵文博、任传坤现身,称要向他们曾经伤害过的人道歉,同时对及时纠正他们错误的人表示感谢。两人已正式成为一位知名僧人俗家弟子。

  ■事件回放 

  4月1日到3日,挎LV包、搂女人、在酒店开房,两名身穿僧袍的“和尚”被网友拍照上网,并迅速蹿红,被称作“和尚兄弟”。4月7日,两人着海青在法源寺被僧众围住,随后被警方带走。4月10日,两人被刑拘。佛协同时介入,呼吁各界揭批假僧。

  向公众致歉下了很大决心

  京华时报:消失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会突然出来向公众道歉? 

  赵文博:因为之前我们所做的错事,给佛教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也给了我们很大压力。这次主要是想向中国佛教协会、佛教徒及公众表示我们的歉意。之前我们两人假扮和尚的种种行为,不仅伤害了佛教徒的感情,也引起了公众的反感。我与任传坤真诚地向那些受过我们伤害的人道歉。 

  京华时报:事情发生后压力很大? 

  任传坤:经常整夜睡不着觉,觉得自己闯大祸了。我们在看守所的时候就反思过,觉得应该向佛教徒们道歉。被释后,我们曾去中国佛教协会致歉,他们的负责人接待了我们,并接受了我们的道歉。因为怕公众怀疑我们炒作,我们也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公开致歉。这次面对公众道歉,其实下了很大决心。 

  京华时报:现在觉得自己错在哪里? 

  赵文博:我把某个人的行为加于佛教徒之上,认为佛教徒中有很多人和那个人一样做坏事。再加上当时一时冲动,没有考虑到假扮和尚会造成什么样的恶果,这才酿成大错。后来跟真正的佛教徒接触后,我发现他们与我之前对佛教徒的认识完全不同。我们给他们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他们还是原谅了我们,我们非常感激。 

  京华时报:你们有过反思吗? 

  赵文博:被警方带走后我们就一直在反思。被释后我父亲狠狠地教育了我,加上佛教界一位法师的开导,我从内心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感激佛教协会、佛教人士对我们的原谅,感激给我开导的法师对我的挽救和帮助。这件事给我上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我会深深记住这次教训。

  犯错让歌唱梦想更遥远

  京华时报:你朋友之前说,你们那么冲动与家境有关? 

  赵文博:是的,我们俩家境都不是很好。虽然我在北京工作,但收入仅能维持生活。家里非常困难,我父亲一年到头几乎天天吃土豆,衣服也是亲戚穿旧的。之前为了我能成名,家里东拼西借才凑齐10万元,最终还打了水漂,至今没有还清。当时我的压力非常大,情急之下失去理智,才做出那样的错事。 

  京华时报:最困难时是怎样的? 

  赵文博:平时花钱就是能省则省,没有钱就只能硬扛。记得有一次,我从南礼士路去八大处,和一家公司谈工作上的事。当时身上连坐地铁的钱都没有,只能走着过去。那天下着大雨,出门时我没有带伞,最终我冒着雨走了5个多小时才到对方单位。到目的地后,我的全身被淋了个透,腿也一直在发抖,弯一下都疼。 

  任传坤:我出身江西农村,家人还指望着我在北京混出门道后,赚钱补贴家里。歌手这个职业看起来很光鲜,但大部分歌手实际上过得并不好。最困难的时候,因为没钱,我一个星期只吃了2包方便面,甚至方便面调料也被我用来冲开水喝。即便这样,我也不敢告诉家里人真实情况,总是跟他们说,我在北京过得很好。 

  京华时报:那为什么还在北京坚持? 

  赵文博:当时总觉得,虽然暂时困难,但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没想到因为之前的事(假扮和尚),这个梦想变得更加遥远了。 

  京华时报:想好了以后的出路了吗? 

  赵文博:还是想唱歌,但能不能当好歌手已经无所谓了。经历了这件事后,我们就想踏踏实实做事。 

  京华时报:家里人怎么看待这事的? 

  任传坤:埋怨,说我们不应该做这么出格的事。家里人认为,我们的作为给佛教界带来的影响已经无法弥补,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但我们应该向公众道歉。

  假扮和尚时曾紧张得腿直抖

  京华时报:当初为什么要假扮和尚? 

  赵文博:北京天乐华语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当初承诺为我推出专辑,但在收取我10万元费用后,承诺却一直未实现,我打赢官司后对方却无力赔偿。由于天乐华语的负责人张海是佛教徒,出于报复的心理,才冒出了假扮和尚抹黑佛教徒的想法。 

  一开始我以为张海是和尚,假扮和尚就是为了让大家知道和尚中也有坏人。我自己对僧人也不了解,张海曾穿过一件红色的僧服,我以为他是真和尚,但事发后才发现我误会了。包括地摊上买的“海青”衣服,我们也不懂,后来媒体报道了我们才知道“海青”这个名词。 

  京华时报:什么时候冒出这个想法? 

  赵文博:今年过完年后,大概2、3月份的时候吧。我跟任传坤商量过,当时他没有反对。随后我就在街边买了僧服、假LV包、成捆的冥币做道具。那两名女子也是演员,跟我们在公共场所晃一圈就走了。 

  京华时报:假扮和尚外出的时候心里怎么想? 

  任传坤:为了吸引公众注意,出门的时候比较高调,有些动作比较出格。在路上有不少人围观,有人拍照我们也假装没有看见。虽然当时我俩看着很自然,但其实心里非常紧张,甚至有时腿在发抖。 

  京华时报:4月7日在法源寺是故意让人看到的吗? 

  任传坤:不是。我们想去参拜,请佛祖原谅我们的行为。当天我们本来准备着便装去,但为了显示诚意才穿上了僧服,没想到在寺里被真僧们认出,随后又被警察带走。之前曾有媒体报道说我们是在法源寺内和女人一起拍写真被抓,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当天只有我们两人。 

  京华时报:被围堵的时候知道自己的照片和视频已经在网上疯传吗? 

  任传坤:不知道。我们假扮和尚总共3天,回家后也没有上网看,直到被警察带走我都不知道“和尚兄弟”竟然在网上传得那么火。5月初被释放后,我们才了解到,当时竟然有那么多人关注这件事。 

  京华时报:被警方带走后怎么过的? 

  赵文博:4月7日被警方带走教育了一番,第二天凌晨派出所就放我们回家了。9日我们又被传唤,10日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刑拘,之后一直被关押在西城区看守所。

  皈依佛门从心悔过

  京华时报:怎么会突然想到要皈依佛门? 

  赵文博:我们的师父在我们被释后主动联系我们,对我们进行开导教育。师父说虽然给佛教造成很坏的影响,但是我们两人从内心上看并不坏,而且主动认错,所以原谅了我们。经过师父的开导,我们认识到了佛教徒的宽容,也了解了佛法的广大。因此我们决定皈依佛门,作为俗家弟子跟随师父修行。 

  任传坤:师父很少收徒弟,这次收我们为徒,成为妙字辈弟子,真的很感激他。我的法号叫“妙心”,意味着从心中悔过,也鞭策我以后在做事时,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赵文博的法号叫“妙新”,意味着忘记过去从新开始。 

  京华时报:未来有什么打算? 

  任传坤:平平安安地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最近我们正在写一首关于佛教的歌曲,词已经大致写好了,准备请师父修改。

  ■名僧承认收徒

  前天下午,赵文博、任传坤的皈依师表示,在二人被刑拘后一周,他便主动与二人联系。经过交流,他发现赵文博与任传坤本意并非是要抹黑佛教,虽然做了错事,但不至于一棍子打死。这名在佛教界知名度甚高的僧人说,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虽然他们的行为给佛教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但还是想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重新开始。 

  这位出家人要求隐去自己的名号及出家处所,以防他人误认为有人在炒作此事,“这两个年轻人不易,别再让他们处于风口浪尖了。”

  本报记者周琦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