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志哥发话:钱不够跟我说 但不想别人找到我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6月10日08:46 南方网

7日,刚做完手术的贺小平正在省人民医院治疗。南都记者高贵彬摄7日,刚做完手术的贺小平正在省人民医院治疗。南都记者高贵彬摄

  6月5日晚,流浪汉贺小平突发急性阑尾炎,因无钱支付手术费用病卧广州街头,一名开黑色凌志轿车的中年男子付了8000元治疗费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你们好好照顾他(指贺小平),钱不够了跟我说,但不想让别人找到我。”昨日,“凌志哥”通过中间人向南都记者表示,只希望大家能好好照顾贺小平,谢绝了采访露面的要求。

  贺小平身世凄凉终感受温暖

  昨日已经是手术后的第三天,仍在广东省人民医院胃肠外科病房接受治疗的贺小平恢复情况良好。因为手术的关系,虽然到目前还不能进食,但整体精神状况还算不错。

  “胃管已经拔了,这样人舒服很多。”贺小平对于目前的治疗情况比较满意。虽然身边没有亲友的照顾,但生活上的小问题基本都能自己解决。

  在与人交谈的话题中,对于帮助自己的这名陌生好心人,贺小平充满了感激。贺小平说,自己还是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相继过世,从小都是跟着亲属长大的他倍受人间冷暖。只读过三年书的他,成年后身无寸技,只能守着家中的几亩薄田艰难度日。直到人近中年,他终于决定离开位于江西萍乡的老家到广州谋生,但此后的艰辛也是他未曾想到的。文化程度低、没有手艺只能靠出卖体力为生;没有身份证,无法租房居住只能随处裸居度日。这些都让他受尽了人间冷暖。

  此前,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自己生死一线的时刻,会有这样一个人给予他如此之大的帮助。“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在我最落魄的时候,一个素不相识的好心人救我一命,之后甚至连我感谢的机会都没有留下。”贺小平说,到这一刻,他真正感受到了温暖。(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凌志哥”婉拒当面采访

  这起爱心事件中,唯一知道“凌志哥”联系方式的,是省人民医院的担架工老高。

  老高说,5日晚11时许,广东药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救护车送来一名病人,他帮忙在急诊室门口抬担架,这名病人就是贺小平。随救护车一同到医院的,还有一名中年男子,便是“凌志哥”。“穿着很随意”,老高起初以为是贺小平的家属,聊天后才知道,这名男子与病人并不相识。男子向老高介绍,事发时他正在中华广场附近,看见贺小平倒在地上与医护人员说话,便主动要求先将病人送往医院,治疗费用由他来付。

  由于不会使用A T M机,“凌志哥”请老高帮忙,“我帮他取的钱”,老高说,但由于信用卡每天只能取现2000元,最后改为直接刷卡付费8000元。“在医院等了起码2个小时。”老高说,直到次日凌晨1时许,看着贺小平被安排妥当,男子才离去。

  离开的时候,“凌志哥”将联系方式留给老高,称若是费用不够就打这个电话,并一再嘱咐“不要把号码告诉任何人。”

  正在逐步恢复的贺小平,一再表达了想要感谢好心人的愿望,他表示,自己可能一时半会还不了这8000元钱,但就想见见好心人,“当面对他表示感谢。”

  昨日,南都记者与担架工老高取得联系,他表示,既然答应了好心人,就绝对不能将其电话泄露。最后,南都记者在场的情况下,老高与好心人通了电话,第一句便是“全广州人都感谢你,都想知道你是谁啊。”并向他转达了南都记者的采访意愿,但被好心人婉拒,老高说,好心人只是告诉他,“你们好好照顾他(指贺小平),钱不够了跟我说,但不想让别人找到我。”

  省医首诊已为患者联系手术

  省人民医院有关负责人7日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5日晚患者首次急诊治疗时,急诊科医生为其进行了前期诊断和治疗,并且有告知如在省医手术大致需要的花费情况。考虑到患者实际病情,接诊医生还特意为其联系了胃肠外科值班医生准备为其进行手术,并没拒绝为其提供治疗,只是患者在完成点滴后已经自行离开医院。

  对于这点,患者贺小平也多次予以明确。“医生从始至终都没说过要我离开,但我身上没钱了,所以即便依然疼痛,还是离开了医院。”

  随后发生的,就是贺小平疼痛难忍拨打了急救电话,120急救中心调配了救护车前往救援时,适逢好心人出现。救护车将他重新拉回了省医接受治疗。

  出车医院称没好心人也会救

  据当晚负责出车接诊的广东药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梁医生回忆,从救护车到达至将贺小平接上车这短暂的约十分钟里,发生了许多场景。贺小平在见到医护人员时就表示,由于自己没有钱,希望救护车能把他送到收容所。

  梁医生称,根据病人现场的情况判断,自己当时还是跟贺小平强调应该到医院住院做手术而不适合到收容所。正在双方探讨去哪时,就遇到热心人从轿车下来询问情况,并当即表示:“(病)都要看的!我给押金。”梁医生回忆,自己当时向病人询问是选择到省医、广东药学院附属一院或是其他医院就诊后,病人选择前往省医。

  他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医院是可以为特殊群体开通“绿色通道”进行急救的,因此病人身上是否有钱绝对不是抢救与否的衡量,但按照急救原则的“首诊负责制”建议送到省医救治。当时有限的沟通时间里,自己还来不及考虑是否要为病人开通绿色通道这个问题,但可以确定的是,就算没有这位热心人士的出现,他们的救护车一定会将他接回药学院附属第一医院。

  全广州人都感谢你,都想知道你是谁啊。

  ———省医担架工老高致电“凌志哥”

  你们好好照顾他(指贺小平),钱不够了跟我说,但不想让别人找到我。

  ———救人者“凌志哥”

  医生从始至终都没说过要我离开,但我身上没钱了,所以即便依然疼痛,还是离开了医院。

  ———流浪汉贺小平

  就算没有这位热心人士的出现,我们的救护车一定会将他接回药学院附属第一医院。

  ———广东药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梁医生

  急救难题

  部分患者赖账

  影响医院信心

  据悉,按照国务院法制办2011年10月14日公布的《院前医疗急救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和广州地方规定,急救中心(站)和急救网络医院按照有关规定收取院前医疗急救服务费用,不得因费用问题拒绝或者延误院前医疗急救服务。而按照有关“急诊绿色通道”的规定,各种急危重症需立即抢救患者和“三无”人员均在绿色通道救治范围内。

  市内多名医院负责人透露,在广州,各医院每年将通过绿色通道救治并由医院垫付的费用进行统计并向上级部门申请,并通过政府部门相关基金获得补助。

  但南都记者了解到,这些政策和制度在执行过程中却给医院和医生造就难题:

  “医生在现场的犹豫在于,对于一些不是急危重病情的病人,无法确定其是否符合急诊绿色通道的条件,不确定如果先救人、对方拒绝支付费用,医院能否申请到相关补助。”广州一家三甲医院的急诊科医生表示,先救人后被“赖账”的情况在医院十分常见。

  广州市急救中心一名急救专家则表示,“或有少数居心不良的人利用政策的弱点,明明有支付能力,却在获得医院治疗后拒绝付费。”他表示,各医院每年在急救绿色通道的“负债”程度仍较大。他认为,有经济条件支付却拒绝支付治疗费的病人尽管只属于部分,但其道德缺失的表现却影响了医院的“信心”。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