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罗湖直选楼长试验 欲将其作为基层发声器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6月12日08:07 南方网

  一户一票首批直选产生52名楼长,欲将其作为基层发声器,出类拔萃者或可当区级人大民意代表

  为建立政府与基层的联系和互动,深圳市罗湖区委区政府选择一个由44栋楼宇组成的社区,试水楼长直选。按照设想,在直选中选出的52名楼长,将作为基层发声器,与业委会、物管乃至政府等“传统力量”博弈。

  这场楼长选举从上周六开始,将于本周四得出最终结果。这场选举,没有预设的候选人,票数高者直接当选,而无人参选的楼也将保持空缺。

  作为一份兼职,楼长每年仅有1000元的通讯补贴,有社区居民提出疑问:楼长们为居民服务的动力将来自哪里?

  竞选法则“再也不玩预设人选的虚手段”

  这是一场试验。由文华社区的6个小区共44栋楼开始———30层以下的楼,每栋选出1个楼长;30层以上的楼,每栋选出2个楼长。凡年满18周岁的中国公民,无论是业主还是租户,只要在小区内住满半年,就可报名参加本栋楼的楼长选举。每栋楼下设一个票箱,楼内居民每户一票,选出心目中的人选。

  “自愿是第一原则,再也不玩预设人选的虚手段。”罗湖区社会工作委员会专职副主任吕毅说,楼长选举的游戏规则,将完全以民主、自治为前提:票箱封闭,义工派票、网络直播,公开唱票。主办方甚至动员了片区的学生参与其中,担任监选官。(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但首次在社区试点的楼长选举,却并没有收获到足够的回应。试点的6个小区44栋楼,有11栋属于30层以上的高楼。按照计划,应产生55名楼长。截至6月5日,为期3天的参选报名结束,实际报名的共有61人,有三栋因为无人参选,将不得不空缺。

  以举办者的思路,宁可空缺,也不搞指定和黑箱作业,“我们宁可自己被看笑话,也不能以规则制定者的身份去破坏规则。”吕毅说,社区直选,公平、公开和公正是底线,不容破坏。“因为这是试点,本已做好了失败的打算。”吕毅说,实际的报名情况已远超他的预想,有六栋住宅楼将出现竞选的局面。

  居民疑问他们真的能为居民争取利益?

  从举办方提供给南都的参选人资料来看,报名者有年逾七旬的退休老人,有刚满18岁的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的在读学生,还有研究玄学、易经的神秘人士。这些人如何代表居民履行职责,有居民对部分参选者的能力表示怀疑。“这些人真的能为居民争取利益?”居民何女士担心。

  对此罗湖区社会工作委员会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希望年轻人越多越好。而楼长身份的多元化,则代表思维的多元化,表达的多元化,年长的楼长可能会是优秀的广场宣传者,90后则拥有网络等表达渠道。

  对于参选人的能力,罗湖区社会工作委员会表示不作要求,不设限制,如果你觉得他能力不够,你也可以参选。

  楼长职责“掌握本栋居民思想动态”被否掉了

  活动已在进行,但楼长的权力与职责是什么,游戏规则怎么制定,包括本次楼长选举活动政府推动方在内,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用吕毅自己的话说:这种游戏我也没怎么玩过,大家都在学习。

  在罗湖社工委初拟的框架中,楼长可对小区环境和治安进行监督,同时是本栋楼居民维权的代表,以及拥有社区道德事件的集体评判权。此外,掌握本栋楼居民的一些突发情况,如有家庭遭遇重大疾病,陷入困难等变故。

  最初设计的选举动员和宣传海报中,关于楼长职责的描述,有“掌握本栋居民思想动态”的表述,刚出街,就被否掉了。吕毅直言,楼长所扮演的不是眼线角色,而是政府与社区居民沟通的话筒。

  如今,张贴在各栋楼下的海报,并不规避楼长的利益立场———选出可以帮您说话的楼长!选出为自己争取利益的楼长!

  按照计划,每栋楼下的楼长选举票箱,将作为当选楼长的工作信箱,其上附有楼长的照片和联系方式。每季度,楼长们将举行茶叙会,将其所收集的居民意见汇总,再分类交由区政府相关部门去跟进处理,“接到意见的部门必须限期回复。”吕毅认为,楼长可直接与区政府对话。

  根据制度设计,楼长几乎是一份义务工作,因为全年只会发1000元钱的通讯补贴,区政府也不会给他们诸如办公室之类的资源,除了区政府赋权和住宅楼居民的信任,楼长并不能获得其他的力量。

  “每年1000元的通讯补贴,估计连打电话都不够,楼长们有足够的动力来为居民服务吗?”有社区居民提出疑问。

  上升通道未来居委会主任从楼长中产生

  按参选者王文生的理解,楼长所起的作用,更多的应是配合居委会、社区工作站的管理。竞选未有结果,他的“施政”设想已成型———收集全楼240户居民的联系方式,成立业主小组,方便管理。他并不回避的是,在楼长的平台上,有更多的作为———兼任本栋楼的业主委员会成员,甚至走得更远。

  在罗湖区委区政府的思路中,这群即将被居民选出的楼长,还将肩负更重要的使命。如果试点成功,未来罗湖区各片区的居委会主任和成员,也要从楼长中产生。只要居民在履行楼长职务时展现出不一般的能力,区政府将透过选举或者其他途径,让这些“出类拔萃者”进入居委会,而下一届居委会成员的产生,将出现在三年后。

  而在罗湖区设计的楼长上升通道中,还有更为宏大和富有想象力的构思:如果证明楼长制度确实能筛选出优秀的居民领袖和民意代表,为何不让这些出类拔萃者做上人大民意代表,出现在罗湖区人大会议上?

  设想

  罗湖区主政者赴香港沙田区议会和社区参观后提出设想:

  未来社区一级自治架构:楼长+社会组织

  “直选楼长”构思早在今年4月份已在罗湖区主政者的头脑中显露雏形。在社区自治方面,罗湖区认为:政府工作如何接地气,中间少了一个居民意见表达渠道,没有居民直选的代言人,社区自治将很难实现,楼长恰好能起到这个作用。

  5月21日,罗湖区委书记倪泽望、区长贺海涛、区委副书记吴裕中赴香港沙田区议会和社区参观。罗湖区主政者齐聚香港,目的就是学习当地的城市管理和社会建设经验。尽管两地制度有差异,但在社区建设方面,香港依然可以当“先生”。根据香港区议会设立制度,区议员在自己所属小区内有自己的办公室,有专门的经费和雇员,驻扎小区的议员,可以深入社区肌理,收集民意。

  文华社区虽然有3名市人大代表和两名区人大代表,但遗憾的是,这5人实际都不是本社区的居民。文华社区工作站的成员中,也有不少是非本社区的居民。当地居民说,这个社区缺少真正的居民代表。倪泽望所想要的政府:是能“贴地而行———到社区里去”,听取居民对工作的意见,听居民的诉求,打造服务型政府。

  而罗湖区希望通过试行直选楼长制来弥补这块空缺,让楼长成为居民与物管、居委会博弈的一股力量,也成为居民与政府沟通的管道。如此,未来社区一级的自治架构,将由楼长+社会组织,取而代之。

  根据罗湖区委区政府的规划,在文华社区楼长直选完成后,将会冷却一段时间,组织方将会收集经验教训,在形成成熟的规章制度后,会大规模在其他小区复制,最终实现罗湖所有住宅楼楼长全覆盖。

  采写:南都记者 付可 李耀海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