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衣托举哥务农父亲:他救人我种地都是应该的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6月14日07:49 金羊网-新快报

昨日,周冲父亲周玉明和母亲宋秀英在自己家楼下合影留念。昨日,周冲父亲周玉明和母亲宋秀英在自己家楼下合影留念。
"托举哥"周冲"托举哥"周冲

  昨日,在“托举哥”周冲的湖北孝感老家,正在务农的父亲周玉明对新快报记者坦言:他救人,我种地,都是应该的

  ■本版撰文:新快报特派孝感记者 吴璇

  ■本版摄影:新快报特派孝感记者 孙毅

  6月13日,晴,湖北省孝感市孝昌县周巷镇。

  如今的湖北已有三十四五摄氏度的高温。“托举哥”周冲的父母周玉明和宋秀英仍然每天都在离家不远的工地上帮人家做装修,也抽空去给自己田里的苗木打打农药。

  大儿子周冲在广州“一举”成名后,老两口的平淡生活被打破了。平时静悄悄的周家热闹起来,各路人马从不同的地方涌来:记者来采访,领导来慰问,亲戚朋友来祝贺……这让过惯了平静日子的周玉明和宋秀英相当不习惯。

  “哪个晓得他会出名?!”一辈子过着普通人生活的宋秀英说,她做梦都没想到儿子会上《新闻联播》。“他一直不告诉我们,我们也是到了6月8日才知道。我打电话给他,他说让我们不要跟别人说了,也不要告诉他女朋友的父母了。”

  前天,老两口正冒着炎炎烈日给苗木打农药,周巷镇的领导前来慰问。看着周玉明被晒得满头大汗,领导关心地说:“您老年纪也不小了,现在儿子出名了,以后你就不用下地了,让儿子养活。”

  周玉明擦擦汗笑着说:“出名又怎么样?我们该干什么干什么!他救人,我种地,都是应该的。”

  陪同领导一起去慰问的周谦对记者说,听到老人在烈日下说这番话,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被感动了。

  “嗨,这没什么,他就是闲不住。”当记者昨日对宋秀英提起这件事时,她爽朗地笑着告诉记者,当听说广州的记者要来采访,两人激动得一夜都没睡着。“还从来没有记者来采访过我们。”

  老两口商量好,上午不去工地了,要在家里接待记者,还专门给装修的业主打了招呼,上午不去做工了。

  “哪知道他闲着不做就过不得了,一辈子做惯了。”宋秀英告诉记者,昨日上午,记者还没到时,周玉明就在家里“坐不住”了,又带着她回到工地干活,一直到记者来到时,才骑着摩托从工地赶回来。

  在家里接受了记者采访后,两人马上又骑摩托回了工地。

  【成长故事】

  家住贫困县父亲做装修

  从湖北省孝感市向北,沿着坑坑洼洼的村道走四十多公里,就是孝昌县周巷镇。

  孝昌县是国家级的贫困县,但是,周巷镇的经济发展却相当不错。镇内各村的村民大多都种植苗木,很多农民都是自己建一栋房子,在自家周围种大片苗木,还有的农民因为自己家里土地有限,就到武汉附近的农村租地来种。“我们这里很多人都有技术,而且苗木销路不愁,有的种植大户把名声打出去了,买家自然找上门。”一位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周冲49岁的父亲周玉明和46岁的母亲宋秀英也在自留地上种了一批苗木。由于周玉明以前做过建筑工人,有手艺,便在种苗木的同时也帮人家做装修、贴墙砖和地砖。周玉明为人忠厚老实,手艺也不错,所以附近请他装修的业主不少。

  2009年,周玉明和宋秀英拿出多年的积蓄,买了周巷镇的商品房。“当时才650元一平方米,我们的房子130多平方米,9万块钱。”

  如今,大儿子周冲已出去工作,女儿也嫁了人,小儿子马上技校毕业也要工作了。用乡亲们的话说,“周家的日子现在还是很好过的。”

  “没媒体说得这么夸张,做这点小事是应该的。”记者昨天在周家见到宋秀英时,她一个劲地对记者说,儿子救人真的没什么,“他只是做了人人都愿意做的事情”。

  家庭管教严常被父亲打

  和很多农村家庭一样,周家是典型的“严父慈母”型家庭。说起对儿子的教育,宋秀英指着周玉明埋怨说:“这家伙脾气坏,儿子不听话就打,用脚踢,周冲到现在还记得他爸爸小时候用脚踢过他呢。”

  宋秀英至今也记得,周冲小时候放牛,因为和别的孩子去玩,牛跑了。周玉明当时正在用扬叉打稻。“听说牛不见了,就一扬叉下去,把周冲好一顿打。”

  对于严格的管教方式,周玉明认为一方面是迫不得已,另一方面也是必须的。

  “以前我们的生活太苦了,三个小孩要养活,那时三个孩子读书每年都要一千多块,我90年代在北京打工,做建筑工人,一天才挣十四五块钱,家里的田还要交提留,难啊!”为了养家,周玉明长年在外打工,每年回家的时间不到一个月。“我回家的时间太少了,不在儿女身边,对他们不严格一点管教不行。”

  宋秀英也承认,丈夫的严格让周冲从小就很听话。“平时好听话,一点也不闲着,别的孩子七八岁的时候都在外面玩,他父亲就让他到田里帮我插秧,还割稻谷,我来捆。”宋秀英说,丈夫出外打工后,家里的农活由她一人承担,相当辛苦。这两年周玉明的身体不如以前了,才回了家乡。

  从小能吃苦爱和妈聊天

  周玉明对周冲的弟弟周灿也是一样严格。周玉明回忆,周冲小时候在田里插秧,弟弟不会去做,但周玉明却“逼”着周灿和周冲一起下地。“周灿当时就在旁边‘矶着’(注:偷闲,不干活)看哥哥干活。但我也不让他回家,”周玉明说:“你不做可以,但一定要去,要有吃苦的精神。我的性格就这样。”

  “他对孩子就是这样。有两年周冲回家过年,还没过完十五,就非让他回去。”说到这里,宋秀英有些委屈。

  “当时是这样,我硬是让周冲走。”周玉明认为,孩子不能在家里玩太久,玩久了就惯坏了。“他出去打工,就有个责任心,起码在做事。”为了这事,宋秀英伤心了好一阵子,闷在家里偷偷哭了几次,“但她也知道我是为了孩子的前程”。

  如今,三个孩子和母亲感情很是要好,常常给母亲打电话。这让周玉明有些“羡慕”:“他们就是给妈妈打电话,周冲出去这么久,只给她打电话,还没打过我的电话呢。”

  【父母心声】

  担心儿子被名利所累这事情不应再张扬了

  儿子出名了,周玉明夫妇反而有些担心了。昨日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周玉明说,他现在最大的担心就是周冲会被名利所累,会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或做法。他们希望,儿子能踏踏实实,自己走好自己的路。

  记者:你们从小对他的希望是什么样的?是否希望他出名?

  宋秀英:没想过会出名。只希望他能成人,能赚钱养家就行了。本来想让他好好读书,希望他成大学生。他不是这块料,我们也没逼他。

  周玉明:因为文化水平太低了,只要能养家就行了。

  记者:周冲在广州拒绝了好几份工作。你们希望他今后做什么工作?

  周玉明:希望他找个工作好好地干就行了,最后还是由他本人决定。

  宋秀英:我们希望他做回他的电焊工,因为他已经干了六年了。本来在武汉焊这个水管也挺好。我们都没有太大的追求。

  记者:现在也有企业提出如果他去,可以给他培训和学习的机会。是否希望他去?

  周玉明:他现在已经23岁了,我的建议是那些(工作)都不行,还是老老实实干他的本行,老老实实做个工人,打个工,能养活家就行了。不需要他再改造什么的,那些是不现实的。

  记者:你们现在最大担心是什么?

  周玉明:担心他被名利所累,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或做法,反而让他浮躁了。希望他踏踏实实,自己走好自己的路。

  记者:周冲去北京接受表彰了,你们是否很自豪?

  宋秀英:他就不应该去北京,不应该再张扬了,真的,作为我们农村来说,这就是做了一件小事,那么张扬不好。在我们家乡来说,这是太小太小的事了。

  记者:你们是否从小就教育他要帮助别人?

  周玉明:我们平常在家只是教育他不要干坏事,不要欺负人,我们一般都这样教。

  勤快孝顺

  “不管在哪打工,老板都喜欢他”

  勤快、人缘好、孝顺,是周冲给所有亲戚朋友的印象。

  周冲在镇上朋友特别多,常常到朋友家去玩。宋秀英回忆,早在读书的时候,他就会组织同学们到各家去干农活帮忙。“所以同学的妈妈也都很喜欢他,夸他乖。”

  周冲不止在镇上受欢迎。“后来去打工,不管在哪个工地上干活,老板都喜欢他。”说起儿子的人缘,宋秀英甚是自豪。宋秀英告诉记者,周冲外出打工挣钱不算太多,但是每年回家都会给奶奶钱。

  “这个孩子真会体贴人。”周冲在贵州学习电焊时,曾住在其大姨家里。昨日,周冲的大姨告诉记者:“他每个周末都来我家里帮忙。后来他在武汉打工,我从贵州回孝感,他都会在武汉去接我,把我从武汉送回孝感,去的时候又送我去,帮我拎东西。”

  周冲的大姨说,由于勤快认真,周冲学电焊的师父也很喜欢他。“我当时跟他说,你别急着谈恋爱,好好地学好手艺,他真的就认认真真地学习手艺。”

  镇政府宣传办的周谦和周家很熟。他认为,周冲的人缘好与其家庭教养不无关系。周玉明和宋秀英在村里和绿林小区的人缘都非常好。“昨天几个领导去他们的老屋看他们。一听说有人来了,呼啦一下就围了几十个乡亲过来。”周谦说,“你们可能不了解,在农村,如果家庭人缘不好,人家可能看一眼就走了,不可能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关心他的事。”

  不惧爬高

  “习惯高空作业,所以他不怕高”

  2005年初中毕业后,周冲来到广州投靠其堂兄。如今已是超市老板的堂兄当时还在帮别人的超市打工,周冲就去超市帮忙送米。但他只干了几个月就离开了。周冲觉得将来要养家糊口还是要学门手艺。

  “我们想让他去学汽车修理,没想到找错了师傅。”当初宋秀英的理想是让周冲学修汽车,“我就是想着修汽车以后赚钱多,可以养家,结果学成了电焊。”周冲学电焊一年多,宋秀英一直以为他在贵州学修汽车。

  学成之后,周冲回到武汉,在武汉桥梁公司做了几年电焊工,今年又在武汉的一家公司焊水管。

  周玉明认为,周冲在广州能爬上四楼救人,也和他之前的工作有关系。“他在武汉桥梁建设公司干了几年,有时候也需要高空作业,所以他不怕高。不过他从小胆子就还可以。”

  【老师印象】

  读书成绩很一般 昔日老师没印象

  “很普通的学生,成绩一般,在其它方面也没有特殊的才能。”周冲母校周巷中学的校长陈汉青和周冲的初三班主任祝四海,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示,周冲属于“老师们都没什么印象”的学生。对此,陈汉青认为,通过这件事应反思学校教育的本质到底是什么,“现在我们的社会比较功利,学校也都在追求高分。学生和家长都希望将来考出高分,进好大学,但却忽略了对学生精神方面的培养”。

  班里劳动时表现突出

  宋秀英最初的希望是儿子能考上大学,跳出“农门”。但是周冲在读书方面并不“给力”。说起儿子的勤快、孝顺,宋秀英相当自豪。不过当她提起儿子在学校的成绩时,语气还是颇为遗憾。

  “我和他爸爸都没有文化,希望他好好读书,将来是个大学生。”宋秀英叹惜道:“唉,他不是这块料,所以我们也没逼他。”不过宋秀英也坦言,周冲读书的时候“连个笔都买不起,就算他能读,家里也不一定有这个条件”。

  宋秀英的说法在周巷中学校长陈汉青和周冲的初三班主任祝四海那里得到了证实。陈汉青和祝四海都认为,周冲“学习一般,其它方面也很普通,没有什么突出的才能”,所以,老师们对他都没有很深的印象。

  “一般是要么学生的成绩很优秀,要么就是在某方面有突出的才能,老师才会印象深刻。”祝四海对周冲唯一的印象是“有一点比较好,平时班里需要大家劳动什么的时候他都表现比较好。”

  校长称将更重视德育

  周巷中学是孝昌县的“头牌”初中,以升学率高而闻名于全县。很多县城和其它镇的家长,都愿意把小孩送到周巷中学来念书。如今,在周巷中学的校门口,“弘扬周冲见义勇为精神为母校争光”的横幅格外显眼。

  陈汉青昨日接受记者采访说,一个这么优秀的学生,居然没有一个老师对他有印象,“通过这件事我自己也在反思,学校教育的本质到底是什么,现在我们的社会比较功利,学校也都在追求高分。学生和家长都希望将来考出高分,进好大学,但却忽略了对学生精神方面的培养。”

  “通过这件事我就感到,学校首先是要培养人,一个身心健康的、品质好的人。”陈汉青说,”我们如今缺失的是一种精神,一种良好的品质。我们学校出了这样一个学生,为什么广州这么多人在寻找他,他们寻找的是一种精神。广州缺的不是钱,他们是在寻找周冲这种见义勇为、不图回报的精神。”

  “在这之前,我们学校一直很重视学习成绩,包括现在都很重视。这件事之后我们反思,以后在学生的德育方面要加大力度。”他透露,周巷中学打算以后每个班都评选德育标兵。“以前只选学习标兵,以后要同时选。”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