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帮红:宁愿一人脏,换来万人洁

http://news.gd.sina.com.cn 2013年03月27日17:32 

1998年,长江发了大洪水。

“我中午12点就出发,雨声就是命令,到了第二天晚上11点,我自己淌水回家的时候,我家里已经断粮了。”

他叫金帮红,1958年出生,是武汉市汉阳区水务局排水队的一名普通的疏捞工。疏捞工,顾名思义,就是通下水道的,是城市地下管道的疏通者,这么一份又脏又苦又累,整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工作,金帮红却已经为之奉献了35年。

“当时我是一个待岗青年,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当时建设科给我分配了这个每天与污泥和粪便打交道的工作,开始我不太愿意去做,心里有些抵触情绪,当时想辞职不干,但是想到工资还算可观,而且我家里比较困难,于是我就选择了留下,但是与社会上的朋友一交谈心里还是不是滋味。”

那些年,金帮红对工作的热情是从来没有产生过,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他才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

“有一次接到了一个社区的求救,它有6个化粪池满溢,我们当时还很年轻,于是有些蛮干,我们把盖子全部打开,捞淤泥,捞粪便。第二天社区敲锣打鼓的送来了感谢信,我感觉这很稀奇,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这个工作的高尚。”

老百姓的尊敬成为了金帮红做好疏捞工作的一大动力,每当工作完毕,民众给他送上一杯热茶,就能让金帮红无比的满足。从那以后,他对工作兢兢业业,没多久就成了队里的一把好手。

下井疏捞,看得见的是脏和累,但其实比脏和累更让人望而却步的是井下有毒气体对人体的侵害,每一次处理险情,金帮红总是把最苦、最脏、最累、最困难和最危险的工作留给自己。“工作就是要有奉献精神”他常说。

“有一次家里正在吃年饭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某社区的下水道堵塞很严重,我当时跟同事们商量了一下,那时候打电话还比较费劲,我用座机一个个的打,得知那是由于社区管道老化造成的下水道堵塞,把道路、排水全部搞的透彻了之后,当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这种情况其实很常见。”

工作室做的突出了,但是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金帮红:虽说疏捞工的工作受到老百姓的尊敬,却很少有人愿意跟疏捞工人成为一家人,疏捞工每天都是又臭又脏,跟他们待时间长了,难免有人觉得会粘上这些味道,所以帮他找对象的事,成了一个大问题。

“很多人帮我介绍,他们每次问我做什么工作,我说我是掏阴沟的,别人一听说,就不跟你交往了,87年通过同事的介绍,就认识了我现在的爱人,于是我们结婚生子,我爱人也是个有文化的人,再经过我们同事的劝说,她也理解我。”

同事、单位、老百姓的多方信任,使金帮红的工作量不断攀升,过年是全国人团圆的时刻,往往也是金帮红最忙的时候,“过年时好多厨余、大扫除的渣子,全都排到下水道里,很容易造成堵塞,那个时候真是非常非常忙。”

疏捞工的工作真是非常辛苦,有不少人都因为坚持不下去而选择了离开,而金帮红却一直留了下来。他一直坚持在第一线。晴天一身泥,雨天一身水,他就这样坚持了35年。

从事疏捞工作这么多年,金帮红见证了一批又一批的疏捞工来了又走,为了做好工作,他还发挥想象力,发明了许多新鲜的疏捞工具,他常常笑称,那都是一些土办法。例如一些小管道,可以用竹签加橡皮疏通,很简单也很实用;当管道下面有坚硬的混泥土、小石头等材料时,就用自制的小锚先进去把它勾刨;把小刺丝扎成靶子,当管道里有胶带等赃物时,就能顺利的搅出来。

金帮红已经五十多岁了,很少有人在这个年纪还从事疏捞的工作,他的妻子也常常劝他换个工作,“我很反对,我还到哪里去呢,我本身就没有什么文化,我不能走上领导岗位,我实在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我想继续干下去”其实机会是很多的,摆在金帮红面前的,曾经有材料、机修等等,但是他考虑到一线工作的重要性,打消了这些念头。他对这个工作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舍不得离开。“打个不正规的比方吧,我就像一个领导人似的,走到哪里,老百姓都认得我,走在街上都有人跟我打招呼,甚至我不认识的,别人都跟我打招呼,有这么多人关注我,说实话,我喜欢这个工作。”

作为一个丈夫,金帮红是不称职的,这么多年只顾着埋头工作,妻子病重,可他陪伴妻子的时间却少之又少。

“没有几个月的光阴了,癌症晚期……去放疗化疗,我都没有时间陪……我知道,我是永远亏欠这个家……我跟她是姐弟恋,她今年57了……后悔有什么用呢,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只有挺着往前走,也没有退出的余地。”

金帮红深知没有文化对一个人的成长有多么大的障碍,所以对于儿子的学习,他总是要求很严格,他儿子已经是医学院的一名在读研究生。“谈起小孩子我也真是不好意思,欠他的太多了,他上初中的那一年,我没有钱,正在负债,我拿不出八千元给他读最好的学校,后来他读高中的时候,我卯足了劲,拼了命也要让他上最好的学校。嗯当然,道路和人生是自己的,靠父母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但我还是觉得亏钱了他……”

35年来,金帮红的工作得到了一致肯定,他们的感激是对金帮红工作的最大动力,只要打通了金师傅的电话,问题就能解决。社区群众提起金帮红,都得意地像提起自家亲人一样,他的手机号码成了汉阳112个社区的疏捞专线,每天24小时开机,居民家中管道堵塞本不属于水务部门管理范围,但只要有人开口,他从不拒绝。

“我们都不打什么110,都直接找他,他不怕脏不怕累,每次都看得我们很感动。”社区居民们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可以那样说,他是实实在在的,就是我们的公仆。”

疏捞工人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习惯了”。金帮红长期在下水道工作,患上了一身疾病,双手长满老茧不说,皮肤病、风湿病、关节炎常常困扰着他,但每当提起这些病痛时,金帮红也说“习惯了就好了”。

甘肃卫视《坚持》栏目组现正面向广大观众征集坚持人物故事,任何坚持了三十年以上的人和事都有可能做为选材,《坚持》将邀请当事人来讲述自己的故事,真实体现小人物的“大生活”,以人物三十年的坚守,透过岁月,讲述人生。

微博推荐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