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广东站 > 广东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广州背包党为何能盘踞火车站10余年

http://gd.news.sina.com.cn 2005-09-15 11:32 南方都市报

  不管陈涛究竟因何动机向媒体揭露“背包党”的黑幕,也不论陈涛是否如此前数十名“背包党”成员所言,有抢劫前科,是个劣迹斑斑的“背包党”。关于陈涛的故事,一切尚未明朗。但继相关报道连续见报后,有关部门加大了打击力度,警方积极研究打击背包党的对策,昔日野鸡车站点目前已暂难寻觅野鸡车踪影,但市民企盼的是长治久安——有关部门能够采取有效措施将“背包党”彻底铲除。

  本报讯广州“背包党”调查连续报道以来,有关部门加大了打击力度,居住在白云区的一些“背包党”休业期间外出打工,但未退租房,伺机重头再来。昨日记者调查发现,不少野鸡车已离开原来的停车场,也有转运受骗乘客的中巴忙于涂改车身颜色,以逃避打击。

  野鸡车歇业换色避风头

  昨日记者再次走访了多个野鸡车接客点,但并未发现野鸡车的踪影。石潭路白云石井钢材购销部旁一块空地原是野鸡车上客点。据周边群众反映,以往每天凌晨5时到上午10时,大批从火车站骗来的民工被拉到此处,安排坐上野鸡车。但昨天下午,记者在该空地处看不到任何野鸡车的踪影。但在附近一停车场内,记者却看到四台大巴,车窗上印着“广州-东莞-深圳”等字样,车场工作人员称这4台大巴是野鸡车。

  停车场前有一间小汽车修配档口,一名男子正忙着将一辆黄色车身的中巴涂成白色。据一自称熟悉野鸡车接客点的人士称,这辆面包车原来是用于转运火车站受骗乘客的,现在警方打击得厉害,他们赶紧给车身换颜色,以逃避打击。

  据群众举报,有数十辆野鸡车通常停靠在白云区石井镇凰岗内一家停车场内。昨日记者前往该停车场并未发现野鸡车的踪影,但该处保安证实,野鸡车在此停靠已有多年,大多为豪华大巴和一些面包车,高峰时期有十七八辆,20天前,这里还有一辆面包车被盗了,“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同伙干的?”该名保安说,现在风声紧,他们都把车开走了,“藏起来了”。

  纷纷收包袱进工厂打工

  昨日下午,记者再次前往火车站广场,广场上仍是一派清爽,并未发现大量“背包党”,而与之相对应的是,以往“背包党”聚居的许多城中村出租屋也空了出来,但有房东称这些租客走了但并未退租。

  原住在黄石马务村的“背包党”成员陈某前日一大早就赶往省汽车总站,他说他们那一片住了60多名“背包党”,陈涛揭黑见报后,超半数的人已按老板的吩咐回家了,估计两个月以后才回来。其他人则各自入厂打工,“我是比较晚走的”,他想到深圳朋友那住下,再找一份工。

  人走不退房请人代照看

  而在另一个“背包党”聚居地——新市棠涌,一名读者说这里谢家1巷到12巷分布了数百名“背包党”,以前每天凌晨3时多常见他们成群结队出村打的,近几日凌晨安静不少。前日中午,在谢家12巷,一名刘姓“背包党”成员仍在出租屋内收拾。他说,9月8日前该巷附近住了近200名同行,“现在都走了”。“我们这些‘背包’的,赚个手续费,没有钱”,因此绝大多数人都找工作去了。据记者现场统计,当日中午,留在该巷的“背包党”成员还有30名左右。他们都称已在东莞或广州找到工作,大多都是去一些玩具厂或制衣厂。当日下午4时,记者再次来到该巷,原本留在这里的30多人已不见踪影,出租屋门口一铁锁把门。附近士多老板称,下午2时前,所有人都离开了出租屋,“他们还是怕,都提早出发了”。昨日下午多名住在谢家巷的“背包党”成员致电记者,称已找到工作,地点多在珠三角几个比较富庶的城市。

  “背包党”离开出租屋,是不是真的走了呢?记者找到几名房东,对方称,这些租客并未退房,而是暂时出门,房子则由他们的朋友代为照看。一名“背包党”成员告诉记者,“不知道这次是真是假,也许几个月后,又有机会回来了。”

  四“背包党”成员被批捕

  本报讯(通讯员白研李永济)近日,广州铁路运输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何某华等4名“背包党”成员批准逮捕。据了解,何某华等人以火车出轨了帮忙买票的手段,一天就得手7万多元。

  据疑犯交代,他们分工明确,专门在广州火车站诈骗旅客钱财。何某华、唐某蓉假扮旅客、假扮旅客负责“调客”(物色对象),张某茂假扮军人负责“接客”,王某林、王某娟、何某玲等人“放风接应”。张某茂、唐某蓉制造已购买到军人家属票的假象,骗得旅客银行卡和密码后疯狂提取现金然后分赃。用这样的手段,该团伙从今年年初以来在广州火车站和省汽车站多次诈骗其他旅客。

  近日,广州铁路运输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何某华等四人批准逮捕。据悉,公安机关正在对该“背包党”团伙案进一步深挖中。

  警员勾结“背包党”查实将严惩

  新任市公安局长吴沙部署打击“背包党”,越秀警方改变火车站出站口管理模式

  本报讯连日来,警方内部不停召开会议,研究打击“背包党”的对策。目前,市刑警支队联手越秀、白云等地的警方已开展了综合性行动。警方表示,若中间查出有民警和“背包党”、野鸡车勾结,将予以严惩。

  据了解,省公安厅有关部门已派人到广州火车站等地调查。广州市公安局新任局长吴沙等主要领导近日也相继就打击工作做了具体部署,并收集了民警打击过程中出现的难题。

  越秀区区委领导明确提出,政府各职能部门要与公安机关密切配合,加大对流花地区的整治力度。目前,越秀警方已在火车站广场特别是西广场增派巡逻警力,加强防控力度;同时也加派了大批便衣民警,随时打击火车站周边违法情况。下一步,除市公安局统一行动外,越秀巡警、刑侦和治安、交警等部门将继续出动,对火车站广场及周边地区进行地毯式清查整治。

  同时,越秀警方也改变了对火车站出站口的管理模式。目前,已用护栏将出站口围住,狭窄的出口处有保安把守,只许出不许入。护栏外面设专门接亲友区。这样,长时间在护栏附近、该区之外逗留的人便有很大可能涉嫌非法,易于管理。

  针对网上流传的“警方内部人员和‘背包党’、野鸡车头目勾结”的问题,市公安局有关方面表示,目前已看到相关信息,正在查证,如果属实,将严惩相关人员,并追究其法律责任。

  对此,火车站执勤民警表示,其实不管此传言为真还是假,火车站附近几个派出所的领导、民警一定要常轮岗。因为附近除了有火车站之外,还有数个批发市场等大型经济场所,市公安局应尽快想办法从制度上防止腐败现象的发生。同时,目前火车站民警缺乏,建议新民警或要提拔的领导多来火车站执勤,在了解实情的同时,也可监督火车站民警。

  “背包党”为何能盘踞火车站10余年

  “以前火车进站时,出站口就是人浪啊,一群群‘背包党’像刘翔跨栏一样刷刷就跨过护栏,拦都拦不住。那场面,壮观啊!”一火车站民警称,本报报道前,长期在火车站活动的“背包党”约有两三千人,寒暑运期间,人数可能更多。

  令人不解的是,“背包党”的行骗方式很简单,10余年来都是老乡骗老乡。火车站执勤民警也是经常增援。为何“背包党”屡禁不绝,反而增多?

  警方表示,除去其他因素,对民警来说,最困难的不是取证,而是无法可依。“我们怕自己本事不够,就找了市公安局法制办,结果他们查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所有法条,最后发现对付‘背包党’只有用‘传唤’。”

  “传唤只是以时间换空间。”10余年来,警方一般都在列车进站高峰期前便开始对背包党、出售假币等相关嫌疑人进行传唤,使其错过骗人的高峰期。本月10日前后,越秀警方3天内就在流花地区治安传唤600多人。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规定,传唤时间一般不得超过24小时,24小时后,“背包党”就可继续行动。

  “其实,我们更愿意看到他(‘背包党’)骗了人,又抢别人东西。这样我们就可以拘留他。治安拘留两次,就能送劳教,关上3年。”入夏以来,越秀警方已对210人送劳教。“可是送劳教,我们也有自己的考量。毕竟现在劳教争议很大。”

  《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自1987年一直实施到现在。让民警觉得可惜的是,明年3月1日实施的《治安管理处罚法》对“背包党”等问题的规定也很少。

  火车站民警表示,广州火车站的“背包党”有一天也可能出现在其他地方,在无法可依的情况下,希望相关部门尽快研究合法的对策,更欢迎人大代表到一线去调研并给予可行的指导意见。

  陈母落泪诉说广州受骗经过

  昨天下午,中央电视台记者在陈涛的老家找到了陈母。提及“背包党”们声称陈母没有到过广州更没上当受骗,老人表示她确实到过广州,并且因为被骗险些丧命。回想起伤心往事,年过七旬的老人当场哭了。

  据描述,陈母头发灰白,身材偏矮,看上去与普通农妇无异。老人说起在广州的惨痛经历时非常激动,提及被骗后流浪的六天七夜更是伤心不已,老泪纵横,并表示如果不是及时被找到,她很可能会丧命。至于“背包党”们的说法,她一口咬定那是造谣,而此前村支书不了解情况,说她没到过广州是错的。对此,村支书昨日表态,他真的不知道陈母曾去过广州。陈涛的父亲则言语不多,他教训儿子说,“你不想干就回来,干吗得罪那么多人?”

  至于陈涛本人,目前仍处于安全状态。据转述,听到“背包党”说他是黑老大帮派斗争的利用工具和牺牲品时很生气,他说自己本来打算豁出去到广州报警,但冷静下来还是犹豫不决,因为“背包党”的问题延续了十几年都没有解决。

  昨晚本报记者拨通陈涛电话,对方坚持声称其以前所述情况是真实的。

  猜测动机没意义揭黑行为应肯定

  在陈涛揭黑动机的问题上,很多人有着不同的看法。但我认为,他的动机究竟如何,这样凭空去猜测没有意义。不过,陈涛的揭黑行为值得肯定,因为给社会带来了积极的效果,且不说是良心发现而行动,就算真的是因为帮派斗争或者利益分配,其目的都是为了让心理的内在环境恢复平衡,揭黑事件对他也许有个促进作用,也许会成为一个转折点。

  陈涛向媒体隐瞒了包括有犯罪前科等一些事实,从心理学上来说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他把以前的过错说出来,人们往往容易按照思维定式,因其犯过罪而对其存疑心,认为他的动机不纯而否定全盘,用他过去的行为去否定他现在的揭黑举报行为,这样他的揭黑行为也很难得到支持。他当时隐瞒了姓名籍贯等翔实资料,则应该是出于保护自己的目的。

  ——晴朗天心理咨询中心主任袁荣亲

  盼推进报道找出黑老大

  连日来,本报推出的“背包党”黑幕调查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极大反响,新浪等多家知名网站全文转载了此次报道,也引发了大量网友的热论。截至目前,网易的网友评论已经达到6000多条。昨天下午,应广大网友邀请,本报记者做客新浪,回答了陈涛目前状况如何,以及记者是否受到人身威胁等网友关心的问题。

  记者目前一直安全

  网友:陈涛现在安全吗?近况如何?

  记者:陈涛现在很安全,在老家和家人在一起。

  网友:请问记者报道这件事是抱着什么心理?会不会觉得有个新闻炒作特别高兴?

  记者:刚接到这个料,感觉是个好料。“背包党”以前报道过不少,但其成员自爆黑幕还是第一次。这次报道一直是本着客观真实的原则进行的,并不是炒作,而是事件本身有极大的关注度。

  网友:你自己有没接到恐吓电话或者是威胁什么的?

  记者:谢谢关心,到目前为止没有。

  网友:请问黑老大的势力这么大,你们自己的安全如何保障?你们以后还会报道大家更关心的黑老大的消息吗?

  记者:揭黑当然需要自我保护,我们的连续报道都没有署名,谢谢关心。如果有更多的线索,我们很希望报道能够继续推进下去,将黑老大揪出来,所以也欢迎各位尽量提供线索。

  “背包党”老大收买了记者?

  网友:现在老百姓有啥事都会想到给媒体报道,请问记者对这种现象有何看法?

  记者:老百姓都相信媒体,这点我在平时的采访中深有体会。在很多事件中,他们作为弱者,往往寄希望于媒体舆论的力量来帮忙解决问题。其中包含了长期以来老百姓对有些部门的误解,当然也存在有些部门不作为的因素在内,久而久之就形成一种思维惯式,有困难找媒体。

  当然,也有网友对本报的报道有所误解而提出不同看法。一名网友就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看来陈涛说的是对的,黑老大确实神通广大,连《南方都市报》的记者都把揭黑幕者陈涛又报道成坏人了。看来《南方都市报》的记者被黑老大收买了!请问《南方都市报》的记者:‘收了黑老大多少钱?’”

  提问过后,立即有网友表示“记者的报道是对事不对人”。对于此种误解,记者解释:“您的看法是错误的。我们的后续报道并不是将陈涛从一个好人转变成一个坏人,而是根据后期采访的情况,尽量展现新闻事件和人物的本真,被黑老大收买更是子虚乌有的说法。本人的观点很明确,不管陈涛揭黑是良心未泯还是帮派斗争,他敢于冒着人身伤害的风险去揭黑,就是值得肯定的。”

  做蛇仔起家六年成队长

  昨日,读者阿文(化名)致电本报,称熟知“背包党”团伙中的头目军哥(花名)的情况,因他们之间有纠纷,愿意向本报揭黑,并希望能与警方合作,一举端掉“背包党”。

  据阿文介绍,军哥是“背包党”团伙中负责装运受骗乘客的车队队长,负责在车上敲诈、勒索、抢劫乘客财物。

  军哥是湖南冷水滩人,在家乡以屠宰为生,六七年前在东莞大岭山跟着野鸡车老板做蛇仔(跟车)起家,因其头脑灵活,心狠手辣,很快就有了“积蓄”,买了几辆报废车,做起为“背包党”转客的行当。4年前,军哥在大岭山地区与另一野鸡车老板争夺生意,“干了一大架”,之后军哥带着三四十名蛇仔和几辆报废车来到广州“闯荡”。

  初到广州,军哥一行没什么钱,在白云区石井镇谭村落脚,租了一栋房子作为大本营,几辆“野鸡车”在石井西槎路周边几个上客点上客。半年后,军哥一行与人发生矛盾,搬到凰岗,重新租了一幢房子,扎根至今。

  阿文称,军哥初期的“野鸡车”都是在湖天客运站上客、停放,后来该站专营货运,加上军哥与其他野鸡车老板争抢地盘失败,就转移到石井西槎路一带的货运场。在此过程中,军哥找到了好靠山——“老四”、“老五”,生意慢慢就做稳了。

  通过两年“经营”,军哥为把生意做大,获得暴利,决定购置新车。阿文解释,新豪华大巴能降低被查风险,而且更容易欺骗旅客。军哥不断拉拢一些有钱有势的人参股购置新车,先后买入10辆金杯面包车往返火车站和石井接客,又花巨资买来十七八辆豪华大巴作野鸡车。生意做大了,军哥手下就有了1000多人,野鸡车也达几十台。

  昨日阿文带着记者前往军哥的“大本营”暗访,发现一楼防盗门紧闭,没人出入。周围群众证实,该屋曾住了上百人,近日全走了。阿文说,报纸报道后,蛇仔们全放假走了,军哥估计回了湖南老家休息。

  赚到数百万转行搞物业

  阿毅(化名)昨日也致电本报称,他从1995年至今一直在广州火车站一带谋生。他称自己目睹了两个“背包党”头目的发家史。

  阿军(花名),湖北人,妻子是湖南衡阳人,现在站西广场开档口,炒物业,有好几百万元。8年前,阿军刚来时很穷,专门在火车站一带偷抢包,生活逐渐有所好转。后来大家防范意识强了,带项链、耳环的人少了,阿军就靠偷手机为生。

  阿军渐渐觉得这样来钱比较慢,就网罗了一批人,安排他们去偷抢,他则负责低价收购手机、金器,高价出售。去年,阿军已赚得好几百万元,就收手不干了。他用黑钱买了个档口,搞物业。

  还有一个四川人,也是个头目,从1996年到现在,仍干着“背包党”的勾当。1996年起,这个四川人以招工为名,骗外来工办理各种证件,一直把钱骗光为止。外来工的钱被骗完了,又被卖到水泥厂、砖厂做工,干苦力,只管吃饭,没有工钱,周边有狗和打手看着,一些外来工爬院墙逃跑,摔死的就有几个。后来,招工这招不灵了,这个四川人又带着同伙专门骗女人,然后卖出去赚钱,卖价高的有四五千元,便宜的也有上千元。目前该名四川人身家也有几百万元。

评论】 【 】【打印】【关闭

广州有个好"玩"科技馆 番禺惊现最大"蝴蝶" 虎狮交配 广佛新干线昨破土动工
温家宝在深圳主持座谈会 在大学城与周笔畅握手 (2005-09-15 星期四)
广深港将建第二条高速铁路 1小时内穿梭广深港 (2005-09-15 星期四)
背包党男子述行骗生涯:19岁第一次流泪骗老乡 (2005-09-15 星期四)
广州街头不雅行为随处可见 男子当众撒尿(组图) (2005-09-15 星期四)
深圳发展可依托香港 为何珠海无法依托澳门? (2005-09-15 星期四)
生活质量排行受质疑 深圳东莞排名前两位引争议 (2005-09-15 星期四)
广州维修基金第一案最终或提交全国人大裁决 (2005-09-15 星期四)
深圳停车费调整今日进行听证 10焦点浮出水面 (2005-09-15 星期四)
油费涨管理费居高不下 广州半数受访的哥欲转行 (2005-09-15 星期四)
广州“四方钱”个性化个人理财业务被质疑(图) (2005-09-15 星期四)
副热带高压控制华南 今日沿海阵雨其余地区多云 (2005-09-15 星期四)
工地施工输油管被挖破 广石化裂油管漏油6公里 (2005-09-15 星期四)
八款新上市豪华女包 王子山公园10月迎客 另类面具怪异内衣秀 星级赏月好去处
·广州背包党黑幕:揭黑者被指是最坏背包党 ·女大学生无端"诊"出性病 53元小病叫价三千多
·卧底记者暗查同济门诊敛财黑幕(图) ·广州市某区科协主席暴打保安还逼其下跪道歉
·香港迪士尼开放首日牢骚满园 给人冷嘲热讽 ·誓铲背包党 警方在行(图)
·某区科协主席暴打保安追踪:科协主席鞠躬道歉 ·夫成植物人妻要离婚 法院判不安排好丈夫不准离
·广东河源发生特大交通事故 6人死亡(图) ·追踪:广州东站也有背包党在坑人

关键词一

卧底记者踢爆无良医院敛财黑幕
踢爆无良医院黑幕:同济门诊免费检测 带出天价账单
8点半上学的馅饼
迪士尼冲击广东主题公园
全城加油站大巡查
“背包党”10万元买凶追杀王峰
职业电子竞技堵不如疏
精 彩 推 荐
与梁咏琪情变疑云 郑伊健今天举行记者会交代(组图)
改变台庆重表演习惯 无线今年大搞颁奖礼
组图:容祖儿终极性感造型曝光 玉体极尽诱惑
寻找广州购物精
娱乐频道全新亮相
2005年国庆你会下手买房吗?
广州房产看房团活动第六期专题
家居 设计 专题荟萃
一弯明月照渔村 吃个好心境(图)
探究广州平民法国菜的定义(图)
广东公共频道《广东报道》留言板
广东电视台珠江频道《今日关注》
女性哑忍“咸猪手”横行公交专家呼吁自我保护
南方电视台《今日一线》
关注:广州背包党黑幕大起底
广州机场实施交通整治 蓝牌车禁入机场到达区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25周年
“姐弟恋”难成正果大龄女择偶困难
关注:母亲割腕写血书乞讨救女
卧底记者踢爆无良医院敛财黑幕
关注:广州“背包党”黑幕大起
揭秘医改不成功之看病贵 看病难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25周年
关注:母亲割腕乞讨救女
深圳控制外来人口
广州江南大道一工地发生坍塌事故
广州机场实施交通整治
· 透视少年阿星杀人事件
· 关注:谁来救救15岁少女妈妈?
· 关注:广东医疗服务价格改革
· 暴雨肆虐广东局部地区
· 记者卧底揭开穗餐饮黑幕
· 广州行政区划大调整
· 关注广州公交车现状区
· 洛溪大桥收费问题
· 广州“老字号”在何方?
· 防贼招术起底
· 为下一代负责 自觉婚检
· 关注广州城市环境管理


新浪简介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