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广东站 > 广东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办了暂住证 “背包党”难清查?(组图)

http://gd.news.sina.com.cn 2005-09-16 09:42 南方都市报

  作者:本报记者

 

  专题:广州“背包党”行骗揭秘

  办了暂住证 “背包党”难清查

  “背包党”聚居火车站西北面城中村,极少在该处犯案,有关部门难找证据对其清查

  天刚蒙蒙亮,棠涌、马务、瑶台、沙涌北、王圣堂……火车站西北面那些城中村里就会成群结队地走出这样的队伍:或背着包,或拉着箱子,如同行色匆匆的旅人,几十人、上百人聚集到各自的村口或是公交站,或搭乘公交车或一起打的,向同一个目标前进。若将此时的城市摊成一幅战略地图,可以清晰看见十多个代表行进队伍的箭头,从火车站周边的城中村向火车站广场、省汽车站、市汽车站汇集。每天凌晨3时到清晨7时,那里就是这群人的战场。

  他们是“背包党”,三五十人甚至数百人以老乡关系或是帮派的关系聚居在一起。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这样聚居,环境如何,为什么长年无人对其有效管理,日前本报记者对多个“背包党”聚居地展开了调查。

  【棠涌】

  合伙打车 到火车站每人两元

  在棠涌谢家巷一带长年居住着大批“背包党”,据一名自称熟知内情人士估算,1巷到12巷中分布来自四川和湖南的“背包党”成员不下600人。而就在谢家巷对面,曾被媒体暗访曝光的南社多条街巷则聚居了近300名“背包党”成员。附近居住的“背包党”成员称,并不能说这附近有900多名背包党,因为他们流动性大,他们自己只能泛泛地估算出有数百人,其中陈涛一伙,来自四川、重庆一带的有近200人。

  棠涌谢家巷1至12巷和南社多条街巷的共同特点在于巷口就位于该村村道旁,交通非常方便。记者走过一条条巷子,发现最深的也不超过100米。而从这些巷口步行到附近新市的大公路也只要几分钟,可谓出行方便。自称有7年背包经验的小刘说,他们一般凌晨三四时出发,“背包的”会一起打的,5人共出10元钱就可到达火车站。

  “近,虽然贵一点,我们还是愿意住”,附近一名湖南籍中年男性“背包党”成员说。在棠涌,一室一厅的出租屋每月约要500元,陈涛的原房东谢先生即证实陈涛所租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就是这个价格。而一般城中村同条件的房子租金在300-400元之间。

  与马务村、瑶台、沙涌北、王圣堂、鹅掌坦、田心村等地相比棠涌已经算离火车站较远的地方,这些地方附近也都是或邻近大马路或公交便利。

  人员复杂 同行聚居不怕被抢

  与棠涌相似,各处聚居“背包党”的城中村里大都是成片成片低矮的楼房紧挨一起,楼与楼之间几乎没有间隔,抬头望不见天,横七竖八的巷道阴暗潮湿,走进巷子如进迷宫。以谢家12巷为例,几十栋六七层高的楼房连在巷子两边,巷子宽度不过1.5米左右。就在这条40米左右的巷子里,据附近住户估计,就住了数十名背包党。“还住了很多干其他的”,巷内士多老板说,“附近工厂的打工仔、那些抢的、偷的、收旧货的”。

  资料显示,在棠涌村2.4平方公里的面积内,当地原有居民5200多人,而外来人口据说已超过5万人!该地住户叫苦不迭,人多房挤,人员复杂,几乎每天都有偷鸡摸狗的事情发生。一名女档主埋怨自家的衣服哪怕晾在屋内也常被人“挑走”,钱包证件被盗几次。

  而附近的村民看到出租业旺盛,仍在不断地建造出租屋。一名房东说,如果没有发生陈涛揭“背包党”内幕的事,这里房屋出租生意一片大好,“只是这几天突然不行了,都搬走了”。

  “背包党”就聚居在这样的环境里。“有老乡一般人不敢进来抢”,有“背包党”这样描述,他们认为这样人多复杂的环境只要有大批老乡同行聚居根本不用怕,反而便于隐蔽。而且由于他们不会在聚居地犯罪,并不容易成为治安员的目标。记者在该村治安办里看到该治安队所辖3个片区棠涌、大埔、黄沙中棠涌案发率最高,一张案发情况表显示棠涌有个月案发34起。有部分治安员说法与“背包党”相似,他们认为这些“背包党”成员极少在聚居地闹事,往往只是和老乡交往,平时反复进行的诸如暂住证检查等管理对这些人并没有什么约束力。

  

  图:马务村密集的出租屋一度是“背包党”的“避难所”

  【马务村】

  交通便利 多路公交通“工作地”

  一名名四川籍男女背着各色行李包从出租屋里走出来,为了不惹人注意,他们分批沿着狭窄的村道陆续走向村外车站。这样的场景,对于在马务村开档口的黄女士来说已是习以为常,“他们一般都是到了公交车站后,再集中一起前往火车站的”。

  黄女士所说的公交车站,就在黄石路马务村牌坊对面的马务站。在这里,“背包党”们只需要花2元钱,就可乘坐254路公交车前往广州火车站总站,尽管中间相隔有10个站,但实际距离并不算远。在一般的交通情况下,半个小时内就可以到达,耗费在路上的时间不会太长。

  记者还发现,马务公交站除了通往广州火车站外,还有其它多条公交线路可通往市内多个汽车客运站点。其中,126路公交车可直达天河客运站,280路可到广州火车东站,556路及夜班26路则可前往芳村客运站。而上述这些客运站点,也是“背包党”长期活动的“热门”场所。

  房租低廉 房东租屋不问身份

  昨日上午,记者在马务村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发现村里楼房林立,当中很多都是用来出租的五六层高的楼房,楼下墙壁上挂着“单房出租”、“两房一厅求租”等招牌。而类似的招牌,记者看到的至少有数十个。当地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表示,村里共有多少出租屋自己不太清楚,实际上很难统计出具体数量,因为目前村里还有不少在建楼房,建成后房东或许也会拿来放租。

  记者按照一块招租招牌上的房东电话打过去,房东在电话中表示单间的价格为每月150元,而一房一厅要稍微贵一些,要300元。

  “听说这里要查暂住证,可我什么都没有办”,记者佯装初到广州不知行情询问对方,房东回答说,“没人会到房间里查的,查暂住证的只会在路口处拦,就算被抓到了,补办一个也就是了,没什么好担心的”。此后,房东表示可以立即看房,如果满意也可立即入住,什么手续都不用办。谈话的整个过程,房东都没有问及记者是何身份,也不管房子一共租给几个人住。

  城中村里的房租比起市内的小区或是普通楼房来说,低廉了许多,甚至是几倍的数目。“背包党”选择这些城中村作为居住地,房租的低廉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

  ■ 管理难题

  外来人口多 管理人手不足

  “背包党”聚集在城中村,早已不是鲜为人知的事情了,有关部门也并非毫不知情,但很多时候却因各种因素难以清查。

  外来人口较多难登记

  黄石路出租屋外来暂住人员管理服务中心马务办证点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村里外来人口多,有些是刚刚租房新搬进来的,有些的确是来探望亲朋好友的,而且部分房东将房子租出后并未与办证点通气,其中很大一部分外来租客都是工作人员获悉情况后上门登记的,这给出租屋的管理工作增加了一定难度。

  关于“背包党”在村里居住的事情,该工作人员称并非不知情,此前也曾有过行动将一批“背包党”清走,但这样的清理行动实在很难。有些“背包党”虽然住在本村,可招摇撞骗行为所发生的地点是在村外的广州火车站等地,一方面,他们在外面做了什么,村里的人不是太清楚;另一方面,就算对他们的行径有所耳闻,但没有抓到现行,没有明显证据,也不能随便将人清走。况且,针对出租屋管理这块,主要是查暂住证,“背包党”如果按照规定办理了暂住证,很多时候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出租屋管理人手不足

  “本村村民才2000多人,外来人口却有三四万,管理上更是一个以少管多的局面”,马务村村委一名工作人员说,“背包党”住在城中村,与该处出租屋管理人力不足有关。

  该工作人员称,相比邻近的城中村,马务村的外来人口数量已经算少了。有些房东将房子出租但没有进行信息反馈,有关部门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进行调查,但首先是人力不足,也没有多余的资金聘请人手来帮忙。按照目前情况,一名管理人员平均要管理至少200名外来人,可能还不止,其中自然就存在管理上的空缺。这种情况有关部门也十分无奈。

  ■典型案例

  这是两个已经过去很久的案例,是在本报等多家媒体对“背包案”进行大规模报道之后,最近才浮出水面的“旧闻”。在这两个案例中,按受害者亲人的叙述,“背包党”的行骗和暴力导致了两个生命的消亡。

  虽然我们通过约一周的连续报道,已对“背包党”的伎俩、组织、危害都有了一定了解,但生命的消亡使这两起“旧闻”仍有重新叙述和审视的必要。

  这两个案例只是冰山一角。截至昨日,已有上百名读者致电本报,讲述自己或者亲人被骗的经历,谴责“背包党”的恶劣行径。

  

  图:老万拿着儿子的遗照,来到当年发现孩子的地方。他一直认为,儿子2003年是被“背包党”拐骗殴打后扔在这里致死的。

  是“背包党”害死了我的儿子,毁了我们一家的幸福……我一定要找他们报仇,甚至是同归于尽。

                    ——痛失爱子的老万

  医生万先生:

  儿子获救时血染荒郊

  站在罗冲围金沙街一家藤厂附近的小路边,来自湖北的老万黯然神伤。“我没想到广州火车站这么复杂”,儿子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留给老万锥心的疼痛和最深刻的仇恨。

  老万的儿子名叫万思高。2003年,读大三的万思高坐火车来到广州,数日后被发现躺在荒郊,后送院不治身亡。老万根据情形判断,儿子应当是下了火车被人所骗,这才丢财丧命。他把矛头指向长期在火车站一带拉客行骗的“背包党”——“是他们害死了我的儿子,毁了我们一家的幸福”。

  大三学生患病来穗

  万思高是西安工程科技学院人文学院法律系的学生。据该学院院长助理何教授介绍,万思高身高1.8米左右,长得很灵气。2003年5月,他通过了英语六级考试,正准备报考中山大学管理系研究生。

  不幸起始于非典期间。当时,万思高心情烦躁,睡眠不好,食欲不振,并出现持续性头疼、胃痛,经校医诊断患有胃病、神经官能症,不能参加考试。因无法在校坚持学习,万思高请求到广州市找当医生的父亲,并向学校写了书面申请,办理了缓考手续。

  万思高的同宿舍男生在一份书面材料中叙述:“他(万思高)总是说回家感觉很好,回到家可以吃到妈妈做的好吃的菜,他也总有个愿望,就是以后工作结婚,也跟爸妈住在一起,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感觉很好。”

  咽喉有掐过的指印

  2003年6月26日,本该是万思高从西安抵达广州的日子。但直到当晚,老万仍然没有得到儿子的音讯。他忙向学校和湖北老家打电话打听,却无人知道万思高的行踪。

  获悉儿子的下落已是5天之后。老万清楚地记得,2003年7月1日晚10时许,110打来电话告知,万思高被人发现躺在罗冲围金沙街的荒郊小路边。老万心急如焚地赶到现场,儿子昏倒在草丛里已奄奄一息不省人事,白色的校服上到处都是血迹,下身穿着一条短裤,随身携带的商务通、手机等全都不见踪影,脚上穿着的耐克凉鞋变成了一双破皮鞋。老万大声呼唤,儿子轻轻呻吟了几声。“还活着!”老万赶紧把儿子送到医院治疗。

  藤厂的两名保安称,最早有人发现受伤的万思高是在6月28日,当时还以为是一具尸体。附近菜地的一名菜农则称,万思高在草丛里躺了两三天,身上除了学生证别无它物。

  经医生检查,万思高咽喉处有被掐过的深指印,肩部、膝部和腿部多处都有伤痕。2003年8月3日9时23分,23岁的万思高呼吸心跳停止,永远离开了人世。

  “我要报仇,甚至同归于尽”

  从儿子受伤昏迷到死亡,老万记得儿子一共只说过断断续续的3句话:“爸爸,是警察救了我”,“爸爸,我想不到广州火车站会有那么复杂”,“这些坏人浑水摸鱼,一定要惩处他们”。

  老万觉得自己找到了线索,“年轻人刚下火车,肯定是被‘背包党’骗了,搜光钱财殴打一顿后抛在荒郊野岭”。他对此非常懊恼,他说事情其实有过前车之鉴——以前,他有个湖北老家的亲戚,在广州火车站被一伙人骗到新市,后来逃跑出来才躲过一劫。老万还经常拿这件事提醒儿子,结果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仇恨,我现在内心只有仇恨。”老万握紧了拳头,一遍又一遍地跟记者叙述他对“背包党”的仇恨。

  事隔两年,万思高死前究竟遭遇了什么,迄今为止仍是个谜。老万一直把凶手锁定为长期在广州火车站一带骗人害人的“背包党”,他恨得咬牙切齿,“我一定要找他们报仇,甚至是同归于尽”。

  父亲留下来了,但从来不笑,经常偷偷流泪,住了半个月就走了。老人临走时说,“儿子,我把你这条路竖起来了(方言:指永远不来广州了)。”

                     ——失去父亲的朱先生
  

  湖北朱先生:

  遭脱光搜钱老父自杀

  “5年前,父亲被“背包党”抢劫,脱光衣服,遭受很大的羞辱,1年后抑郁自杀了。”前天,广州军区军官朱先生向本报投诉。

  电话那头老父在哭

  2000年夏天的一个上午,朱先生突然接到了一个本地电话,电话那头,他的父亲朱德松正在哭泣。“住在湖北农村的父亲怎么突然就来了?”朱先生很疑惑,但来不及多问,赶紧去接父亲。

  “父亲想给小孙子一个惊喜!”朱德松的三儿子朱三郎说。1999年,广州的大哥生了儿子,父亲就在老家忙开了,按照农村的习惯,找人打制长命锁等银器。一切准备好后,老人未打招呼就坐火车来广州。

  朱先生称,以前父亲也来过广州,但都是白天到的,这次火车提速了,夜里抵达。他赶到荔湾小学旁边时,看见父亲坐在地上,头部有淤血,衬衫也烂了,掀起衣服,只见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父亲见到儿子,失声痛哭,说出了事情原委。

  那天凌晨4点多,老人朱德松刚下火车,天空下起了雨,旁边停有一辆残旧的中巴,3名操着湖北口音的男子在车上喊着,“老乡,快上车躲躲雨”。朱德松没想太多就上了车,随后又上来几名旅客,基本上都是老弱妇孺。

  大概凌晨5点,天还没亮,车门突然关上开车了。朱德松开始担心,问怎么回事,车上那些男子突然变脸,不让大家出声。车开到一个高架桥底(后经寻找在彩虹桥附近)停下来了,七八名男子命令车上的十几名乘客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大家明白进了贼窝,都不敢反抗。朱德松不愿交出给孙子的礼物,动作稍慢了一点,对方立刻冲上来拳打脚踢。

  被脱光搜钱后赶下车

  后来歹徒怀疑有人将钱藏在衣服里面,又命令全部人不分男女都把衣服脱光,连裤衩都要脱掉。朱德松不愿脱,又遭到毒打。财物都刮光后,歹徒强行将光着身子的乘客赶下车。有些被抢的人身无分文又不熟路,死活不肯下车,歹徒就强行拽下车,连娃娃大的婴儿也扔下车。乘客全部赶下车后,歹徒才把衣服扔下车。

  朱德松穿上衣服,在彩虹桥附近流浪,后来走到荔湾路荔湾小学附近,被一个晨运的好心老伯发现,上前询问他的情况,然后通知其儿子前来。

  朱先生说,他见到父亲时非常心痛,也很着急,一开始还埋怨父亲,“怎么一声不响就来了,说一声我去接你,不就什么事都没了”。父亲听后哭得更伤心了,当即就说要马上坐车回老家,再也不想呆在广州了。朱先生劝不住,忙说求父亲回家看一看小孙子。

  朱先生说,父亲虽然留下来了,但从来不笑,经常偷偷流泪,住了半个月就走了。老人临走时说:“儿子,我把你这条路竖起来了(方言:指永远不来广州了)。”

  父亲原本活得“骄傲”

  朱先生说,父亲在当地农村做过会计,书法也很好,是当地的名人。母亲虽然早逝,但父亲的生活并不是很封闭,天天有人聊天。老家邻居魏某称,朱德松在村里活得非常“骄傲”,3个儿子有本事,全部在外面,还有个在广州当了官,老人经常在众人面前谈论儿子的好。朱德松去广州时,整个村的人都知道,可回来后,老人就很少说话,从来不提在广州的情况。三儿子朱三郎解释,父亲很在乎自己的名声,被歹徒脱光衣服的经历令他受了很大侮辱。

  朱三郎说,父亲一直很开朗,他经常和父亲开玩笑,好像是兄弟般相处,反正就是开心,可这件事以后,父亲就变了,每天就关在家里,不理睬人,原本硬朗的身子骨也差多了。1年后,儿子们突然接到噩耗,“父亲喝农药自杀了”。

  邻居魏某说,朱德松为什么自杀,他们也想不通,只知道他从广州回来后就变了一个人似的。朱德松的儿子们则认为,父亲是因为在广州遭抢,受到侮辱,最后因为抑郁而喝农药自杀的。

评论】 【 】【打印】【关闭

广州有个好"玩"科技馆 番禺惊现最大"蝴蝶" 虎狮交配 广佛新干线昨破土动工
深圳车费提价听证会昨举行 24名听证代表激辩 (2005-09-16 星期五)
广州自来水价改革听证将举行 水费最高涨0.4元 (2005-09-16 星期五)
穗新区本月产生1正6副区长 招450名交通协管员 (2005-09-16 星期五)
广州社区医疗出最高限价 急救出诊收费15元(图) (2005-09-16 星期五)
办了暂住证 广州背包党难清查?(组图) 专题 (2005-09-16 星期五)
广州“MTV维权风暴”有果 华纳赢加州红获赔3千 (2005-09-16 星期五)
外地车进珠海超三天按日收费 明年初可能实行 (2005-09-16 星期五)
京珠南高速扩建两车道 广州韶关通行能力将提高 (2005-09-16 星期五)
广深港将建第二条高速铁路 1小时内可穿梭三地 (2005-09-16 星期五)
穗港沪6巨头逐鹿广州第一高楼西塔 投资约60亿 (2005-09-16 星期五)
华南上空的副热带高压将离去 晴热天气周日暂停 (2005-09-16 星期五)
中秋月7年最大 广州最佳赏月时间19日00时54分 (2005-09-16 星期五)
八款新上市豪华女包 王子山公园10月迎客 另类面具怪异内衣秀 星级赏月好去处
·知情者再爆“背包党”惊人内幕(图) ·粤健门诊邋遢房炮制“纳米基因秘方药”(组图)
·深圳生活质量全国第一 东莞广州分列第二和第九 ·广州一学校初三学生持刀在校外捅伤两同学(图)
·广州将模拟全市大面积停电 应急预案月底出台 ·女童被车撞司机找家长 胸卡有电话拨去是空号
·钟南山发出警告:全球大范围流感随时爆发(图) ·深夜巡厂遭歹徒袭击连砍5刀 原是保安报复
·国内首个电子机场将落户广州 旅客可上网买票 ·拒绝记者带走处方白衣大夫顿变武夫(图)

关键词一

专题:卧底记者踢爆无良医院敛财黑幕
踢爆无良医院内幕:粤健门诊部 这里治病能健康吗?
8点半上学的馅饼
迪士尼冲击广东主题公园
全城加油站大巡查
“背包党”为何大行其道?
职业电子竞技堵不如疏
精 彩 推 荐
与梁咏琪情变疑云 郑伊健今天举行记者会交代(组图)
改变台庆重表演习惯 无线今年大搞颁奖礼
组图:容祖儿终极性感造型曝光 玉体极尽诱惑
寻找广州购物精
娱乐频道全新亮相
取消预售广州成试点可能性大
广州房产看房团活动第六期专题
家居 设计 专题荟萃
一弯明月照渔村 吃个好心境(图)
探究广州平民法国菜的定义(图)
广东公共频道《广东报道》留言板
广东电视台珠江频道《今日关注》
女性哑忍“咸猪手”横行公交专家呼吁自我保护
南方电视台《今日一线》
关注:广州背包党黑幕大起底
广州机场实施交通整治 蓝牌车禁入机场到达区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25周年
“姐弟恋”难成正果大龄女择偶困难
关注:母亲割腕写血书乞讨救女
卧底记者踢爆无良医院敛财黑幕
关注:广州“背包党”黑幕大起
揭秘医改不成功之看病贵 看病难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25周年
关注:母亲割腕乞讨救女
深圳控制外来人口
广州江南大道一工地发生坍塌事故
广州机场实施交通整治
· 透视少年阿星杀人事件
· 关注:谁来救救15岁少女妈妈?
· 关注:广东医疗服务价格改革
· 暴雨肆虐广东局部地区
· 记者卧底揭开穗餐饮黑幕
· 广州行政区划大调整
· 关注广州公交车现状区
· 洛溪大桥收费问题
· 广州“老字号”在何方?
· 防贼招术起底
· 为下一代负责 自觉婚检
· 关注广州城市环境管理


新浪简介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